印闲生:普京为何坚信他会赢

0
11
riginal 印闲生 江宁知府 2022-07-31 08:00 Posted on 山东

1、战事

7月份以来,赫尔松的战事取代乌东顿巴斯地区成为俄乌冲突的焦点。

当下各方舆论已经不太关心俄军在乌东的下一步计划与进展,而是将赫尔松争夺战视作最具象征意义的风向标。

简而言之,如果俄军能够在未来三个月间守住该城,则乌克兰近期放出的漫天豪言将沦为笑柄。

这对其背后的西方世界、尤其是立场没那么坚定的法德等国,会造成信心上的重创,有助于普京以“优势姿态”启动冬天来临之际的和谈。

可一旦乌军击败俄军收复赫尔松,那形势将大不相同。

乌克兰不仅于军事层面直接威胁到克里米亚,政治层面也会大大提振西方世界的士气,一举终结“战争疲惫期”。

某种程度上甚至会影响到11月份的美国中期选举,可以作为拜登政府外交领域的重点加分项。

Image
交锋战线最西侧的Kherson即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蓝色区域为乌军反攻地区

 

回顾2月24日战争爆发以来的进程,除了最初“四面开花”的打法外,俄军与乌军始终是一段时间交锋一个城市——从马里乌波尔、北顿涅茨克,到如今的赫尔松。

相对前两次俄军局面上的明显优势,目前进行中的赫尔松争夺战显然悬念更大、意义更深远。

赫尔松之战的爆发一方面是因为各种西式重型装备逐渐就位,乌军具备了一定的实力与底气。

另一方面,泽连斯基也是被时间节点倒逼的。

因为俄占赫尔松政府近期成立了一个选举委员会,计划在9月11日举行全民公投。

对莫斯科来说,顺利办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在顿巴斯地区的军事推进。

而换到基辅的角度看,赶在全民公投日之前光复失地则是战略上的首选。

假设俄罗斯铁了心要吃掉当下的占领区,那全民公投一结束便会开启法律程序上的“入俄”。

普京签几个字、俄罗斯杜马走个流程,按照俄国法律这就是它的领土了——一旦遭遇攻击可以启动核反击。

虽说核反击这件事情唬人的成分居多,但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普京大脑里的认知想法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猜测到的。

Image
2、媒体
笔者不是军事专家,只能从军事专家们的评论分析中去拾人牙慧。

 

抠牙缝得来的东西不比从自己脑子输出那般行云流水,因此写上面第一段六七百字的文稿已经感到相当吃力。

 

接下来抛开赫尔松战局本身,聊一点更宏观的话题。

 

为什么大家关于俄乌战争的意见如此分裂呢?

 

因为现实战争不比历史中的战争,前者的信息情报真真假假,宛如“盲盒”一般。

你愿意听“胜利走向胜利”,那便有胜利的消息等着你;愿意听“一败再败”,便有失败的消息铺天而来。
乌克兰战争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或者经验:

一旦战争爆发,除极少数高层人士外,普通民众很难了解到真实的战场情况。

哪怕是当事国的国民,战争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静待打开的盲盒。

想通过看电视、看报纸和刷手机去了解战局,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有标志性事件发生,比如某座大城市陷落、某艘重要军舰沉没等等,否则新闻媒体报道中的一切都可以被视作是舆论战的一部分。

Image
回到俄乌话题。

作为第三方的普通中国民众,目前大家了解乌克兰战事的信息来源主要有俩:一个是中文官媒的报道,另一个是部分互联网媒体取自西方渠道的报道。

 

按照笔者的理解,实际局面或俄乌两国的真实处境,应大致介于中文媒体报道与西方媒体报道之间。

常年关心军事话题的朋友们或许会有感受,中文官方媒体对于俄军的实力、武器装备性能等,多少会有些夸大。

这一方面源自立场上的倾向,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宣传策略。

自九十年代初小平同志定下“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的外交战略以来,低调的中国人非常喜欢将俄罗斯推到身前去承受西方国家的火力,稍微带一点“捧杀”的意味。

恰好俄罗斯对于重振帝国雄风、维系世界大国的尊严等问题十分在意,很喜欢类似的舆论风格。

站在中国角度,通过单纯的宣传途径卖朋友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大家对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可以辨证着听。

东方的打个八折,西方的打个六折,综合起来大概会离真实情况更接近一些。

3、战场之外

7月份,俄罗斯外交层面发生了两件值得关注的事情:

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起去了伊朗;

俄罗斯策动朝鲜突然宣布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小“国家”。

Image
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土耳其)、波斯帝国(伊朗),这三个历史上的风云国家千百年来始终与欧洲格格不入,共同语言颇多。

早些时候,三国彼此间其实存在着许多矛盾与冲突:

俄罗斯和伊朗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土耳其反对;俄罗斯与伊朗都是天然气生产大户,竞争态势明显。
而普京此时与伊朗、土耳其靠近,显然有地缘及经济层面让利的考量。

比如拉着伊朗与土耳其谈一谈在叙利亚的势力范围分配,再比如与伊朗签下一份400亿美元的油气合作协议(帮伊朗开采炼化)。

其实呢,俄罗斯对伊朗等国家始终有一个“摆不上台面的筹码”,这一点从朝鲜的异常举动中很容易体会到。

7月13日,朝鲜外务相分别向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致函,通报朝鲜政府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决定。

乌克兰方面随即宣布与朝鲜断交。

该事件可谓云里雾里,要知道目前世界上承认乌东两“国”主权的只有俄罗斯和叙利亚(外加非主流国家南奥塞梯),连白俄罗斯都没有承认。

万里之外的朝鲜突然冒出来干什么呢?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普京给了筹码。

那普京会给金正恩什么,什么又是金正恩无法拒绝的东西呢?

外界不由得萌生诸多猜测。

Image
尾声

尾声部分聊一篇最近很火的文章——《普京为何坚信他会赢》。

该文出自俄罗斯著名智库学者Stanovaya之手,她曾连续二十多年密切关注普京的言行与决策。
文章可以在中文互联网上搜到,比如下面的链接: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22466860876235279/

感谢这位头条号主,他将文章中译稿原汁原味搬运了过来,还标了个原创。

Image
普京为什么坚信他会赢呢?

Stanovaya认为关键的一点,是普京赌“好西方”势力会最终上台。

普京认知中的西方并不是统一的整体,而是一个坏,一个好。

“坏西方”的代表是目前统治西方国家的传统政治精英,比如:民主党、约翰逊、马克龙等人。

“好西方”则包括希望与俄罗斯保持正常关系的普通欧洲人和美国人,代表政治人物是特朗普、勒庞等西方世界右翼领袖——他们正准备打破旧秩序,打造新秩序。

特朗普不用说了,已经入主过白宫。

勒庞女士在前不久结束的法国大选中拿下了41.8%的票,一度与马克龙杀得难解难分,惊出美国和欧盟一身冷汗。

普京认为,对乌克兰的战争及其所有后果(如高通胀和飙升的能源价格),将滋养“好西方”,帮助人们站起来反对传统的政治体制。

基于以上的考量,普京的战略可以用一句话来简单概括:

短期挺到今冬,长期挺到共和党/欧洲右翼上台。

Image

回顾往事,不禁让人感慨唏嘘。

曾几何时普京以年轻硬汉的形象登上莫斯科舞台,骑马游泳、射雕弯弓。

而如今,他多少已显得有些苍老。

正所谓“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至于乌克兰战争决策与《普京的身后事》,留待若干年后历史去评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