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外长会议在俄乌战争背景下重启,中印关系持续僵局

0

2022年7月29日,上海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举行。

2022年8月1日 02:28江真

华盛顿 —

7月29日,去年刚度过20周年的上海合作组织在乌兹别克斯坦如期召开外交部长会议。之前中印媒体和学者预期的中印外长会谈并未发生,双方关系自2020年边境冲突后仍持续僵局。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大背景下,中俄印以及和美国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同为俄罗斯盟友的中国和印度关系暂时看不到破冰的迹象,外交政策一直倾向于不结盟的印度开始不得不“选边站”,中印双方的微妙角力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后疫情时代和俄乌战争下的上合组织会议

7月28日至2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出席在乌兹别克斯坦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会议。

上合组织20年前正式在上海宣布成立,其前身是上海五国会晤机制,即从1996年开始,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以及塔吉克斯坦等国为解决苏联解体后的边境线划分问题而发展起来的定期会晤机制。

上合组织目前有八个成员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四个观察员国: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和蒙古;六个对话伙伴: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土耳其。

2017年,巴基斯坦和印度这两个宿怨已久的重量级南亚邻国同时正式加入上合组织。至此,上合组织一共有八个成员国,占了全世界GDP的大约25%,人口的大约45%,国土面积的23%,其中,中、印、俄、巴均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Wesley A. Hil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候表示,上合组织一直都形式比较松散。他说:“上合组织不像北约或者冷战时代的华约一样,由传统的联盟国家组成。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在地缘政治上有不同的利益,在国际事务中也位置迥异,而且他们之间往往并不互相合作。”

俄罗斯从2011年开始力邀盟友印度加入上合组织,淡化中国的主导地位。中国最初坚决反对印度加入,但之后邀请铁杆盟友巴基斯坦加入,算是和俄罗斯打了平手。印度素来不喜欢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尤其中国和巴基斯坦共建的中巴经济走廊要经过印属巴控克什米尔地区。2018年,在青岛举行的上合组织会议上,印度是唯一一个不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上合成员国。

2017年6月,就在印度加入上合一周之后,中印因为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引发冲突,双方分别增兵,为2020年的中印冲突埋下伏笔。2020年5月,中印两国部队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多地发生对峙和冲突,并造成双方人员伤亡。

边境冲突后的中印关系僵局

此次上合组织外长会议之前,中印两国的一些学者预期王毅和印度外长苏杰生会举行双边会晤,讨论双方自2020年边境冲突之后面临的僵局。

“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照片由本人提供)

“国际税务和投资中心”国际项目部主任何伟龙。(照片由本人提供)

何伟龙表示,即使中印双方能够解决问题,也和上合组织没有太大关系,“这些会议之后如果有任何进展,那也不会是上合组织的功劳,而是因为这些国家一直以来都在谈判。”

他说:“我认为,双方会取得一些最低限度的进展,但是不会改变大局。这个进展我指的是,双方可能会把军队调得稍微远一些,或者不部署大规模的边哨,这样彼此可以有更强的安全感,避免擦枪走火甚至闹大事件的发生。我相信这该是一个共识,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处理方法一样。”

他补充说,尽管微小的进展有积极意义,并不意味着这一定会带来边境问题的最终解决。“我不认为这个矛盾会消失,因为中国和印度都拿这个问题为己所用。解决边境问题不是说双方在领土上你分一块我分一块就能解决了,中印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立场。”

印度学者玛诺吉·科瓦拉马尼(Manoj Kewalramani)目前在位于印度的塔克拉夏研究所(Takshashila Institution)担任中国研究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从中印关系和边境问题的解决上,他不抱太高的预期。

印度学者玛诺吉·科瓦拉马尼.(照片由本人提供)

印度学者玛诺吉·科瓦拉马尼.(照片由本人提供)

他说:“我觉得重点不在于是否一定要有重大进展。重点在于,除了这个,双方还有很多其他的可以讨论的事情,比如能源安全,食品安全,中印之间是有很多共同利益点的。不一定非要是政府层面的,也可以是民间层面,只要双方保持通话那就是积极的。”

然而,中印双方外长并没有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有任何交流。在社交媒体活跃的印度外长苏杰生会议结束后发的推特里只字未提中国。中国外交部在会议后发布的新闻中说,王毅分别和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外长以及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外长举行了双边会谈,但是完全没有提到王毅和苏杰生有任何交流。

科瓦拉马尼表示,在上合组织这个框架下,印度总的来说还是个“外人”。他举例说,2021年上合外长会议期间,曾经有一个专门关于阿富汗的会议,所有成员国的外长甚至包括观察员国的伊朗外长都参加了,唯独印度没有被邀请参加。“这个会议说是只邀请阿富汗的邻国参加。所以印度不被邀请,因为印度不和阿富汗接壤。但是他们却邀请了印度尼西亚,因为印尼是穆斯林大国。可是印度也有很多穆斯林啊。”

俄乌战争后中俄印三方关系变得更为复杂

2020年5月中印爆发边境冲突后,印度作为报复手段开始大力打击中国的科技企业。2020年6月底和9月初,印度以涉及损害印度主权和国家安全为理由,分别封杀59款和118款中国开发的应用程序,包括腾讯运营的百度和微信、蚂蚁金服运营的支付宝以及知名社交软件抖音等等。这些被封杀的中国程序至今尚未得到解封。

2022年3月25日,王毅访问印度,并和外长苏杰生进行了3个小时的对话。这是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中国外长首次访印。

访问结束后,王毅对记者表示,中国和印度“作为成熟理性的两大邻国,我们应把边界问题置于双边关系适当位置,不应用边界问题定义甚至阻碍双边关系的整体发展”。

苏杰生在会后立刻表示,在中方继续在边境部署军队和武器的情况下,印度无法和中国保持正常的外交关系。他在记者会上说:“现在中国和印度的关系正常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边境情况不正常,那两国关系也不会正常。”

何伟龙表示,很多时候边境冲突的重要性不在于领土之争,而是出于双方的政治考量。“很多时候这些问题来自本国国内的政治权衡和更大的战略布局。也许北京和新德里都不愿意在国内让自己在边境之争上看来很弱。”

2022年7月,王毅在巴厘岛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期间再次与苏杰生碰面。苏杰生再次呼吁中印“尽早解决拉卡东部地区实际控制线的突出问题”。在苏杰生的推特页面,很多印度读者留下不满的留言,抱怨苏杰生和印度政府对中国在边境冲突上不够强硬,而且依然没有解决印度留学生因疫情管控无法回到中国的问题。

中方则采取了一贯模糊的官方表态:“今年3月以来,中印双方保持沟通交流,有效管控分歧,双边关系总体呈现恢复势头”;“我们要以实际行动将两国领导人‘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发展机遇’的重要共识落到实处,推动双边关系早日重归正轨”。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中印俄三方的关系在战争的阴云下变得更加吊诡复杂。

印度学者玛诺吉·科瓦拉马尼认为,虽然中国和印度都没有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是两国对俄罗斯的态度还是有所区别的。

“区别在于,印度没有支持俄罗斯的入侵,但是中国支持了”,他说:“举例说,当4月份俄罗斯被逐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时候,中国投了反对票,但是印度弃权了。投票前,俄罗斯威胁如果投弃权票会被视为敌对行动,但印度还是选择了投弃权票。”

科瓦拉马尼告诉美国之音,在当今世界日益分化的背景下,印度往往不愿意选边站。但是这个问题上,印度被迫要表明立场,这可能将印度的长期盟友俄罗斯更加推向中国。“是的,印度确实也还在进口俄罗斯的石油,但更多的石油是被中国买走了。”

另外,科瓦拉马尼还认为,尽管传统上印度的外交政策是不结盟,尽量不选边站,保持外交的灵活性。然而,现在也做不到完全“不结盟”了。“总的来说,印度认为,以美国和西方为首的世界秩序,基本上是符合印度的利益的。”

“在当今世界格局中,有很多博弈的力量,有美国,有欧洲,有俄罗斯,有中国。从长远来看,印度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国际博弈力量中强大的另一股。”

科瓦拉马尼说,面对强大又具备敌意的邻国中国,印度会希望和能够制衡中国的力量站在一起,所以选择和美国主导的联盟站在一起,比如和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一起加入四方安全对话。“这对于印度来说,不管是安全还是经济角度,都是有道理的。美国现在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并且在其他方面的合作也在扩大。”

最后,他强调,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说,印度也更倾向于西方国家。“印度是个民主国家,尽管国内也存在很多问题。但是一个自由,开放,多党制的政治制度,跟集权制度相比还是更符合印度的基本价值观。印度更强调个人主义而非集体主义。这和以党为本的中国和以国为本的俄罗斯大相径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