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说:骗子横行靠什么振兴中国科技?

0
 慎说sk 十四望远镜 2022-08-02 01:44 Posted on 湖南

Image

随着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违纪违法落马,芯片业的腐败黑幕逐渐被揭开。过去一个月,已有六名芯片业领军科技大佬被捕,包括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国家晶片大基金管理公司原总裁路军、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裁丁文武、紫光集团总裁张亚东、紫光集团联席总裁齐联。

2014年,工信部宣布成立国家大基金,将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製造业,包括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去年有媒体估计,政府为此至少投入了上千亿美元,来资助扶持国产芯片企业跟西方芯片企业竞争。然而几年过去了,中国的芯片产业依旧没有出现质的飞跃,不仅这些巨额补贴花得精光,芯片企业还出现了一系列的破产、债务违约和烂尾项目。

Image

虽然有报道说中芯国际将其生产技术提高了两代,然而行业专家们认为,其开发的芯片仍然远远落后于台积电和三星公司。实际上,不仅芯片行业骗子横行,大凡熟稔潜规则的人都知道,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在骗取经费,申请到经费的学者,可谓一夜之间就发了,只不过芯片领域大水漫灌,打着芯片研发的旗号骗到的钱更多。

去年3月5日,对武汉弘芯半导体的许多员工来说是与这座曾经号称“千亿芯片工程”告别的日子。弘芯项目烂尾搁浅一年多后,去年2月26日,弘芯高层下发员工遣散通知,称“公司无复工复产计划”,要求全体人员提出离职申请,在3月5日下班前完成离职手续办理。

Image

弘芯项目瘫痪凸显科技产业扶植政策下投资狂热带来的灾难。不仅仅是弘芯,还有更多地方因监督机制缺失要为类似的骗局买单。近年来,由于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重重设限,对芯片实施出口限制令,迫使官方重走自力更生之路,一时间从中央到地方,半导体芯片产业成为投资热点,热到发烫。

然而半导体产业入门门槛高,成熟企业的投入成本往往在5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之间。武汉弘芯半导体是号称投资上千亿的重点科技项目,武汉市发改委2019年1月转载的《湖北日报》的报道说:“弘芯半导体投资1300亿元建设芯片研发制造基地,采用全球最先进的制程工艺生产10纳米芯片,二期将研发功耗更低、性能更高的7纳米芯片生产工艺,跻身全球集成电路产业第一方阵。”

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遭到许多业界人士质疑。代表中国集成电路研发最先进水平的中芯国际能够量产的工艺也只有14纳米制程。

Image

从2017年开始,民间就出现了针对半导体政府基金的圈钱行骗集团。纷纷注册空壳公司,吹嘘资金和技术背景,将投资风险转嫁给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工程承包方。

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就在这样的骗局中支持设立了弘芯半导体。弘芯最初的几个全无半导体从业背景的攒局人将武汉政府、前台积电技术领军人蒋尚义,以及众多合作公司悉数骗进“千亿骗局”。

弘芯的操盘者之一曹山(真名为鲍恩保)2017年成立一家名为“北京光量蓝图”的公司,同年与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共同成立弘芯。武汉市发改委的文件显示,到2019年3月份,弘芯先后从政府骗走了80亿元人民币。武汉市发改委的文件显示,弘芯截至2019年12月31日获得的政府投资额达到153亿元人民币。2020年7月,武汉市官方承认弘芯资金断裂,10月,国家发改委称,要按照“谁支持、谁负责”的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芯片烂尾项目不予救助。

Image

类似弘芯的骗局还有很多。空壳公司“光量蓝图”的发起人曹山还从2018年开始先后成立了珠海“逸芯”、“云芯”、湖北“天芯”与济南“泉芯”,2019年成立海佑集成电路(山东)有限公司与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济南)有限公司。其中,“泉芯”作为山东省重点引进工程,号称投资额590亿元。据报道,济南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已经为这一骗局项目投入5.1亿元。媒体去年10月的统计显示,在一年多时间里,至少有6个百亿级以上的半导体项目停摆。除了武汉弘芯,还有南京德科码、成都格芯、陕西坤同、江苏淮安德淮半导体和贵州华芯通。

实际上在这之前,科技行业就是骗子横行,比如轰动一时的红芯浏览器,有好事网民对红芯浏览器安装包解压后发现,这款宣称拥有完全自主核心知识产权的国产浏览器“只是谷歌浏览器换了层皮”。这帮科技骗子一开始回应称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是巨人并没有同意侵权抄袭啊!于是很快又发出了《红芯致歉信》,表示夸大宣传,不应强调是自主国产。

Image

声明称,红芯浏览器内核是基于通用的浏览器内核架构(即Chromium开源项目,但不是Chrome浏览器)的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的;区别于传统的浏览器,红芯浏览器是专门针对党政机关国内企业办公场景而设计的。其用户大多是看重国产自主的党政机关和少量国内企业。

在这个过程中,红芯创始人陈本峰还被曝出履历造假。公开资料显示,创办红芯前,他曾在科大讯飞和微软工作多年。还有说法称,陈本峰是科大讯飞初创团队成员,并担任核心研发工程师,参与了中文智能分词技术的研发。但科大讯飞董事长出来说话了:“不存在,充其量就是在科大讯飞的实习生”,而陈本峰在领英招聘平台上的资料显示,2000年-2003年其在科大讯飞任职。

红芯另一位联合创始人、COO高婧此前称“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红芯浏览器事件后,高婧的介绍改为了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而哈佛大学被移至介绍的下方,用小字标注为(交流学生)。

Image

资料显示,2013年11月,红芯获得科大讯飞3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3月,获得天创资本和虎童基金的A轮融资;2015年6月,获得IDG资本、晨兴资本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2016年11月,获得达晨创投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2018年1月,获得晨兴资本等的C轮融资。丑闻曝光后,创始团队完全没有了获得巨额C轮融资的喜悦。

山东常林集团是一家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山东省重点实验室”的科技企业,多次名列”中国机械工业百强”榜单,相继获得各级科研经费补贴高达15亿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花完15亿元的补贴资金后,最终还是破产了。

Image

据媒体报道,常林集团将日本川崎公司生产的泵,用油漆涂掉川崎公司的品牌标识,然后换上自己公司的标牌,就通过了国家研发鉴定审核,以达到骗补的目的。买产品,换标牌,然后获取补贴,多么耳熟的故事,“汉芯”造假的手法就是这个模式。

2003年,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汉芯一号”,实则为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雇人把从美国买来的芯片原标志磨掉,贴上自己的标识而成。“汉芯”诞生后,陈进借此荣耀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原本该给国人带来自豪感的”汉芯一号”,最终变成一桩让人瞠目结舌的重大科研造假丑闻。

Image

2021年全球半导体行业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5559亿美元,同比增长26.2%。根据相关部门统计,中国对进口芯片的需求依然不减,2021年进口集成电路6355亿个,同比增长16.9%,进口集成电路的金额高达44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6%左右。比同年中国进口的石油和大豆加起来都多,是石油的两倍多!全球77%的手机是中国制造,只有不到3%的手机芯片是国产的。由此可见,中国的高科技产业更像是纸糊的风筝徒有其表,稍有风雨便直线坠落。

国家审计署曾对知名大学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问题进行审计,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茂强、邹华等人承担的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组织实施的“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重大专项课题名列其中,这样的丑闻,发生在汉芯造假之后,显示“自主科技产业”纯粹是自欺欺人。

Image

科技创新自主研发已经喊了N多年,但科技实力以及科技创新之路仍然走得十分艰难。当知识产权得不到充分尊重和保护,山寨仿制造假伪劣大行其道,科研经费更多被挪用被挥霍被吞噬时,谁愿意去搞科研搞科技创新呢?当财富主要来自房地产、地下资源、垄断行业等等这些毫无科技含量的产业时,科技研发抑或科技创新的前途何在?

频频曝光的造假行骗丑闻对中国科技发展来说是严重的警讯,造假行骗迟早要露馅!经济实力的比拼,从来不靠GDP,而是靠技术话语权和产业链掌控力。当一国经济无法再靠生产假冒的山寨廉价产品推动时,创新就应该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上。不仅仅是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和科技创新,还应该更加倚重企业创新、管理创新以及制度创新。中国科技还有很远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