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雄:纪实过去经历片段

0

异议人士陈剑雄 自由亚洲电台

经历过遭受严惩的那噩梦般十五天后,我其实偶尔都有想过 ,如果它们再来一次叫我俯首去认罪,我想我一定就低头了,能让我屈服的条件其实太简单,多给我几个馒头,让我能饱吃一顿就可以了..

固执的理想信念在日复一日的饥寒交迫折磨中,

我不知道真正有几人能坚守?我在同一家看守所,曾经先后熬过近六年时间,却从来没有表示过屈服的态度而坚持了下去。但在进入服刑的监狱长时间遭受各种刑罚的严惩中,我固执的意识中却不时产生了思想的动摇。

执坚决的意志可以经受住肉体的严刑拷打,可是我却难受来自饥饿与寒冷的惩罚。

印象中那段抱受煎熬的日子里,每日都是凄风冷雨不停在下,只一件着身保暖的蓝色囚袄,早已被雨水浸湿透了,每日穿在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暖意,能感受到的只有潮气湿气和囚袄发霉发臭的气味。

人如木偶一般,触感都是麻木的,日复一日饥寒交迫的折磨处罚中,昏沉沉的脑海中灌注的最多都是一切可以吃的食物,至于别的。那时已经再也引不起一点兴趣让我去关注!

本能的羞辱让我至今想来,感觉都是一种奇耻大辱,士可杀,不可辱,但是辱之又奈何。

或者只有亲身经历过了的人才有切身的体会吧。我那时也才明白那座吃人不吐骨头的黑狱里,为什么不时就有人莫名奇妙的去了。是同一座监狱里,那里面去了的人,其中更包括我们许多人都知道的彭 明

领受了原来还有一种更折磨人的刑罚,是总故意让你长期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中。让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也只能饱受饿的折磨逆着冷风在那里苦站熬。

看到有人站着实在忍受不了就那么晕过去了,看到有人承受到要崩溃的状态发出了凄厉的哭嚎,还看到有人坚持不住了两腿一软跪下在狂乱的磕头求饶…但是一切只能继续苦熬,这里也没人会同情你,一个人承受不了而嚎哭或跪下求饶,换来的只能是围观的囚犯们的嘲笑或者幸灾乐祸。人心向好,人性归善的一面,尤其在戒备森严人情冷漠的监狱里。能发现其实就是奇迹。

很感念我身边的这位兄弟

记得那天早上开餐时,在定量只有一个馒头也难以饱的情况下,趁人不备偷偷撕下了小半个馒头扔给面壁而站的我,虽然于饥饿感总有太浓烈的冲动,每个人定量的食物也都难抵饥饿。但袁奉初在那天那时冒着受到处罚的风险,偷偷分给我的小半个馒头的感念,却让我至今留存在心底!…

熬过了那有生之年遭受过的最饥饿寒冷更饱受屈辱刑罚的二十天,后一段时间里我并没有让一直紧绷的精神状态放缓过来。睡着常常半夜就从虚无的恶梦中突然惊醒,可以整日整日的一言不发,如行尸走肉般活着,只在那段时间,我分明感受到自己就体验到了,人处于即将死去时,又是一种什么感觉。

在那不久后,入监队流转期满。我们就分别被下放到了不同的监区,我被分到了咸宁监狱二监区。

其时已是2020年二月初了,作为新投犯下放是依旧要被严管两个月的,而我的患难兄弟袁奉初,更加不幸被发配到了管教最严的六监区,余刑已经不到一年的他却被关押到了最多关押重犯的地方,这会是什么结果?又为什么会分配到那个监区?而他又将会遭受到怎样的待遇?

二零二零年的二月中,记忆中那些天一直都是阴雨连绵的冷天气,每个早中晚两三千名穿着雨衣的囚犯们,吼唱着红歌浩浩荡荡的来去车间劳动就如浪滔纷纷涌,人海滔浪中几个显然没有雨衣的囚犯就那样木然随流或抱头遮雨混杂在人潮中。如果留意去看时,可以看到其中还有一个沉默寡言一脸冷漠的我,御寒的棉衣一直就是潮而湿的,但是感觉实在冷吗,也没有什么人会关注同情你的。

凄风冷雨每一天都在下,又一天早上出工沐雨在滚滚囚潮中时,在雨中我看到二三十米外大路边,正跌跌撞撞的走着一个人,那人头上戴着被网格封住了口的红头盔 ,两手戴着狱中专用的手铐,两脚也都连着专用的脚链。身后就紧随着几个穿着雨衣的互监组囚犯。不时回头观察时,看到的是后面那几个押送的囚犯,在不住斥骂中推搡着前面那个带着头盔的人往前走,可是因为带着手铐脚镣行走的不便,前面的人在蹒跚前行中,不断的跌倒又被粗暴的拉起来往劳作车间里去…

默然匆匆远扫过几眼中 ,我根本无力能去帮扶到一些什么。只是当时我却不知。原来那个遭受严酷手段折磨的囚犯,其实就是我的同案患难兄弟袁奉初。而就在那一段时日,他被送到专门关押重犯的监区,每日所遭受的种种非人折磨,我居然是在过了好些日子,才在一个那边监区调入我们监区的同改那里,才知道那个遭受酷刑折磨的人是袁奉初!

多次被捕入狱中,经历的各种磨难过去的那些年实在有不少,但是曾经遭受的隐痛创伤回首忆记又如何?往事何苦再提,虽困惑于当下,未来前进可期,更必要的应该是振作和奋勇吧!

周成柱:剑雄又失踪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一点不诧异!

几次进进出出、小监狱对他而言、似乎再也不陌生!让他感到陌生的、仿佛是大监狱!

每次出来、我都担心他还能否适应大监狱的生活、但是他似乎还好!

剑雄是执着的、傻傻的、他甘愿做炮灰、做铺路石、没有太多算计!

为了推动社会变革、他愿意飞蛾扑火、以卵击石、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剑雄很少指责人民、他总是埋怨自己做的不够好、不够多、他时常在不断的反省与检讨、因此有时显得愤懑!

有人批评、剑雄对自己的家人孩子照顾不够、这是事实。但是我却不忍心批评他、因为在公域、剑雄付出太多!

面对剑雄、我是很惭愧的、因为在他失去自由的时候、我没有尽力去照顾他的两个孩子、而这、本应是我作为朋友的责任!

批评剑雄、我是没有资格的、作为友人、我只有惭愧!他做了我不敢做的事、而我却不能为他做点什么!

困难总会过去的、孩子们以后会明白剑雄的付出与牺牲的价值与意义、会以他为荣为傲!

为了明天、为了下一代、必须有人站出来!身为剑雄的孩子、他们必然要承受更多。

不清楚剑雄有没有信仰、但是我知道、和许多人相比、他是离神更近的人!

他早已不将生命视为己有、他把一切交托给了主、在主的指引下、他愿做世上的光和盐、驱逐黑暗、追寻光明!

朋友说、剑雄又失踪了、许多人还不知道、他是你们湖北人、你应该为他发声。我说好的。

我的环境并不宽松、发声也是有风险的。可是和剑雄的付出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或许我们做不了什么、但是起码应该知道——那个执着的、傻傻的、两进两出的剑雄、又失踪了!

2022.8.1

—林生亮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