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北京检查站拦查 退役老兵成中共重点维稳对象

0

老兵身穿迷彩服集体维权资料图。(视频截图)

近日,一段老兵在北京检查站被拦查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引发关注。有证据显示,中共已把老兵纳入综合治理电子系统,严加防范。有分析认为,老兵群体的武力抗暴等能力让中共害怕。

视频中,一名老兵在检查站被北京公安拦查,并被带到某处,原因是他“当过兵,就这么简单”。对话中,北京警察让他问当地,老兵说他问过当地没问题,所以管北京公安局要解释,他表示,“我当兵是保家卫国,不是来当窦娥冤的。”

近年来,退役老兵已经成了中共维稳的重点对象。重庆市的丰都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今年5月在官网上发布了《2021年度退役军人信访维稳工作整体绩效自评报告》,显示了当地政府对退役军人的维稳情况。

文件显示,全县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共2.1万余人,当年县级财政预算退役军人信访维稳工作专项经费30万元。绩效目标是确保全县涉退役军人领域2021年重要时间节点,重点人员到市进京零集访和非访。

丰都县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共2.1万余人。2021年维稳工作专项经费30万元,实际完成维稳指标321人。(网页截图)

该局自评得分100分,达到预期目标。存在的问题是各类退役军人诉求群体多,诉求高,化解难度大,还需县级财政加大专项经费保障。

在一份资金使用填报表中,记录了全县涉退役军人领域重点人员有321人,30万经费主要用于稳控进京到市重点信访人员,化解历史遗留信访问题,和重要敏感时间节点走访慰问等。

丰都县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共2.1万余人。2021年维稳工作专项经费30万元,实际完成维稳指标321人。(网页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共电子政务、数字化政府的推动,近年来各级政府已开发出多套电子维稳系统。有知情人告诉大纪元,他曾接触到一个综合治理系统。这只是北方一个镇,总人口5.9万,就有800多个维稳对象,约占了0.13%。

“当真实看到内容的时候,我不敢想像什么(人)都可以做为维稳对象。不管是当兵卖过命的,还是因为民师(民办教师)待遇,强拆,被拐卖的,精神病的,信仰的。”他说。

知情人提供的图片显示,该维稳系统中明确有退役士兵一类,与不稳定人员同列,疫情防控也被纳入其中。有一条信息显示有人反映“89平暴”人员待遇问题,被划为不稳定人员,其稳控措施为电话联系。

在一个北方某镇综合治理维稳系统中,退役士兵与不稳定人员同列。(知情人提供)

据知情人介绍,对象不一样,维稳方式不一样,有的重点人员要24小时盯着,有的一天三见面,有的直接没收身份证。

在另一个综治系统里,在“平安建设”一栏,显示由网格员上报重点人员动态。信访事项里则细分为扬言越级上访人员信息、串联上访人员信息和重点信访人员动态三类。

来自深圳的异议人士林天亮向大纪元分析表示,中共防范那些当过兵的人,因为他们接受过军事训练,懂得很多军事知识,只要给他枪,他就随时可以反抗,用武力抗暴。而且老兵的群体比较团结。

他举例说,2017年2月份的时候,曾经有3万个退伍军人把中纪委包围。最终导致十九大后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

“他们的组织、协调能力,是让当局害怕的,他们在一夜之间就可以把所有的人召集起来进北京城,而且还穿着统一服装。”

他介绍说,一些老兵在裁军中被直接买断的,没有退休金、养老金,这么多年过后物价上涨,他们已经丧失了谋生的能力,无法得到最基本的生活、养老、治病的保障。这些人是很庞大的一个群体。

包围中纪委事件之后,老兵待遇稍微改善,但只是杯水车薪。还有很多老兵,在每年重要的日子、“七一”或者“八一”到信访局、省政府、市政府去游行抗议的。

“这就是中国目前的一种情况,根本上没有社会保障的话,像这些军人,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给他们安置,又产生新的一些问题,那些警察学校毕业的人又接收不了了,造成新的内卷。”林生亮说。

他表示,其实这些退伍军人也被中共当枪使。前几年深圳搞抵制日货的时候,政府就雇用这些人去砸日本车,一天500块钱。“现在已经草木皆兵了,它用完这些人之后,同时又担心这些人会去上访、破坏社会稳定。”

对上述老兵在北京火车站被查事件,林生亮认为,他说当兵的就要带到“那边去”,这是事实。“这应该是公安部下的一个通知,把他们(老兵)也当作维稳对象。维稳分好多类,不发通知的这种就是内部的,不会让人看到的。”

“就像在审讯室里头,每个人到了派出所都要接受他们的生物提取一样,它是公安部的规定,在网上不一定能查得到。”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