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斐洛西抵台前后个人判断

0

一:不会有实质的军事碰撞,但是双方会把电子战(侦察、干扰)用到极限,测试对方的电子能力极限;

二:习绝不会在此时因此事启战端,因为有可能演变成延长对峙,那样许多军人就得守住岗位,无法出席二十大,影响他的得票;

三:不管是预谋还是无意,实质对美俄、美共、习/反习大棋盘的影响巨大。

四:最终白宫与北京会有重大交易,只是现在不知道与白宫做交易的,是习阵营还是反习阵营。这得视接下来的两阵营斗争态势而定。

七月25日所撰文:

范畴:裴洛西风向球 – 去普保欧?切习保共?

华盛顿与中南海的战略博弈,已经碰到最敏感、最柔软的一根神经;从现在到年底,大概不会再有比这更诡异的时刻了。这场博弈,表面上看起来只牵涉到台北的总统府,但华盛顿不会肤浅到只把台湾的作用单单视为美中关系的棋子;世局已经进入到一个地步:蜘蛛网上的每一条丝的节点震动都会传导到蛛网上的其他节点。触到台北总统府,当然直接就传导到北京中南海,但别忘了,北京中南海传导到的第一个节点就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

不管最终她来不来,「裴洛西到台湾」这个消息的本身,就是一个足以一鱼两吃的讯号。一吃中南海的习近平,二吃克里姆林宫的普丁。无论裴洛西的座机是否落地松山机场,只要她的飞机飞向亚洲,至少可以吃到一次鱼,习近平鱼或是普丁鱼。或者,两吃也不一定。

华盛顿、北京、莫斯科、台北之间,此时此刻形成的四角关系,必须先看以下事件的时序:
6月19日,俄军宣布使用去年才问世的代号「305」的高精准导引空对地飞弹对付乌军,稍后美国军情判断,这代表俄军军火库内的传统火力已经开始缺货。

7月12日,香港的中共喉舌报「明报」刊出重磅文:《。 。 。习近平获「领袖」称号,加上此前确立的「核心」,将来即使不担任国家主席、总书记的职务,仍能如同创造「核心」一词的「普通党员」邓小平般,对国家和党的事务拥有最后拍板权。 。 。 》。对此文有两种南辕北辙的解读:一种认为是习派放风稳盘,另一种认为是反习派的高级黑、见光死的小动作。无论哪种解读,都指向同一方向- 习对控权还没有百分百把握,习派与反习派还在北戴河会议之前做生死谈判,结果未知。

7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报导,美国众院议长裴洛西订于8月访问台湾。
7月19日,新闻见报后,北京外交部说:“中方必将采取坚决有力措施,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必须完全由美方负责“。
7月20日,被记者追问裴洛西访台计画时,拜登总统说:“军方认为那不是个好主意”,然后拜登又补了一句:“我十天内会和习近平通视讯”。
7月21日,裴洛西办公室说 “不会证实或否认行程,那是国家安全事项“。
7月21日,拜登总统宣布测试阳性染疫,进行自我隔离。
7月22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致电」慰问拜登,未说是「电讯」还是「电话」,也未说讯息内容或通话时长;白宫则在新闻报导后未搭腔。

7月23日,俄国通过土耳其与乌克兰达成协议,俄乌双方均可出口粮食及肥料。有新闻解读,这是普丁在为下一步铺垫下台阶,此外,俄方出口的粮食40%被中共收购,中共在大举搜购全球粮食,显示不是为了粮荒,就是为了备战。

看完了这一连串事件及其时序,让我们来问几个问题:
1. 俄乌战争,无论如何收场、何时结束,都会改变全球势力格局,这已是全球共识。全球格局如何改变,其中一个关键要素是俄中关系,而俄中关系的要素,系于普丁/习近平两个人的关系。以上这个认识,拜登的白宫知道、国会的裴洛西知道、普丁知道、习近平知道、共产党内反习势力知道、台北总统府也知道。如果你是拜登,或裴洛西,或习近平,或反习派,你在掂量大局时,脑子里会不会闪出「台湾」这颗棋?

  1. 拜登已经在俄乌战争前期,至少两次公开他的意图:普丁这个人必须移除。意思就是「去普保欧」- 只有移除了普丁,欧洲才有长久的安全可言。那么,俄乌形势走到今天,拜登还这样认为吗?裴洛西知道拜登在这件事上的看法吗?

  2. 若要「去普」,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割断「普习关系」。要达到这目标,有两步棋可走:A)与习近平等价交换;B)致使习近平在今年年底中共20大时不得连任,或至少不能指挥军队。要做到这一步,目前弱势的反习派必须加持给力,也就是反习派必须先给美国一个等值的「投名状」,才能换取美国的「切习保共」。好,问题来了:如果是A),美国能给习近平什么样的「等价交换物」?如果是B),反习派能给美国什么样的「投名状」?

  3. 不管是A还是B,普丁会做出什么超前部署的动作?

裴洛西访台这件事,不管是白宫/国会事前构思好的,还是出于裴洛西单方面的不识大体(或单方面的认清大局),情况发展到这一步,原因已经无关紧要了。

如果裴洛西放出的信息是今年十一月访台,那就一点也不敏感,因为那时普丁处境如何无法判断,习近平是否续掌军权也已明朗。说出8月,被打脸的不是中共,而是习近平这一个人。美国打脸,习近平无力反击美国,效果在上述A、B两种情况下各有不同。在A情况下,习近平心中的「等价交换」条件会降低;在B情况下,加持给力了反习阵营。

裴洛西8月(或9月)访台,从美国的国家全球战略利益来看,乃是一件稳赚不赔的生意,除非情报判定习近平已经不惜中美开战,或习近平抢先亮底牌、示出大幅稀释过的、美国认为值得的「对价」。

裴洛西的座机若降落松山机场,事情之后,反习阵营若那时还有底气,对美国开出的投名状也将是很大一张。

四月份裴洛西染疫,台湾总统蔡英文旋即密接隔离,访台计画因而嘎然中止。拜登原已有7月底之前和习近平视讯通话的计画,却在被追问裴洛西访台问题之次日染疫,视讯通话是否因隔离而挪后或取消?那是一个可进可退的决策。

裴洛西在北戴河会议期间访台这件事,其牵动的美、中、俄、台四方形势,在我看来,敏感程度不亚于1962年「古巴飞弹危机」时的十三天。华盛顿和中南海之间的密使,普丁布置在北京和华盛顿的探子,这几周非常忙。台湾呢,老神在在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
(本文原刊于 苹果日报 2022-07-24)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