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宏:别让共产党替我们划红线

0

民主才是台灣的保障,紅線不是。(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民主才是台湾的保障,红线不是。 (图片摘自总统府网站)

共产党宣称要在台海周边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其动作之大超出许多观察家的预期,但也令人莫名其妙。一方面,美国众议院议长来台有前例可循,同为中共邦交国的捷克议长也曾来台访问,都不见中共大动作反弹。另方面,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行政立法分立,总统根本管不到议长,加上美国的柔性政党制,即使俩人为同一政党,也改变不了上述的事实。某个程度来说,裴洛西之于拜登政府的代表性,甚至不如两年前来台的时任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儿之于川普政府。

对于裴洛西访台,中共国无论「形式」或「实质」,本就可以一纸反对谴责声明带过。但它反对的调子拉得太高,高到全世界瞩目,数十万人争睹裴洛西航班飞行轨迹,国际各大媒体全天候以头条报导,不仅将裴洛西此行赋予前所未有的象征意义,也让国际社会重新认识台湾的处境与中共国的蛮横。

这件事也再次地显示,共产党的恫吓发怒永远是选择性的,它会依着国际局势的转变、自身实力的不同,以及共产党内部的政治需要而有不同的标准。所以,当我们看到两天以来,中共国的国台办、外交部、国防部气急败坏地抨击裴洛西与台湾之后,都应该理解,真正的问题不是裴洛西访台或台湾想「倚美谋独」,而在于中共的内部局势。特别是中国经济衰退、清零政策惹来怨声载道,以及习近平即将于今年秋天面对的20大延任问题,导致这个政权必须在此时此刻做出如此出格的反应。

在中共国宣布大规模实弹军演,以及禁止台湾百家食品厂输入之后,台湾内部照例一定会有「为什么要惹怒共产党」、「裴洛西为什么要来」的耳语与讨论,而这正是中共想要的。这个政权不仅要借此威慑台湾民心,还想分裂台湾的团结,最好让台湾人陷入互相指责的窘境;当越来越多人自问:「红线在哪里?」「为什么美国人要来?」「怎么做才能不触怒共产党?」就表示它的威慑手段越成功。

一样是射飞弹,已故的史学思想家余英时在1996年写下一篇〈海峡危机今昔谈-一个民族主义的解读〉(收自《余英时评政治现实》),对中共国极为睿智的观察,他当时说道:

「共产党人的喜不一定是真喜,怒也未必是真怒,喜和怒的背后都经过冷酷的精密计算。他们在有求于人或自觉力量还不够克敌制胜的时候便『笑靥迎人』,但一旦估计自己的实力可以压服对方的时候便一变而为『横眉怒目』。但无论是『笑靥迎人』或『横眉怒目』,这都是出自于共产党人的一种『求生的本能。』」

「(中共)对于『台独』一词的解释则完全由它作片面的、任意的裁决。这样一来,台湾从官方到民间,势必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任何人的任何一句话或行动都可能成为中共动武的借口。依照它的估计,在摆出动武的姿态时,台湾内部必然互相指责,好像『错误』永远出在台湾这边,而中共那边反而是『被迫动武』,以维护『民族大义』。」

26年了,共产党再次军演的手法、心性以及目的依旧如出一辙。只是,台湾人应该自忖:能否看穿这些笑里藏刀、假面威逼的统战手段?又是否从历史的经验里长出智慧?

这一次,民进党政府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位贵客来访,就连在野的国民党主要领导人朱立伦、马英九也没有理会中共的无理叫嚣,适切地对这位美国反共友人表达欢迎之意。这种朝野的共识、宽容与一致,才是台湾面对中共威胁最大的保障。

民主台湾,自信前行,一如裴洛西投书《华邮》说的:「台美双方共享的价值是自决、自治、民主,还有自由、人性尊严和人权。」台湾人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别让共产党替我们划红线。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