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怡忠:有关后二十大台海和战问题的讨论

0

赖怡忠 / 思想坦克 2022 年 8 月 3 日

从裴洛西议长此时是否合适访台的争论谈起

千呼万唤下,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已经落地展开访台行程。自从七月十九日《金融时报》主动帮裴洛西宣布其访台消息后,先是美国内部就吵成一团。拜登总统说美国军方不认为裴洛西访台之举是合适的,不少智库学者也撰文指出裴洛西议长此举只会增加台海紧张,瞬间裴洛西的举措被认为是可能带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灾难性访问。

但等到美国时间七月二十八日拜习视讯会议结束后,拜登政府似乎也开始改变口径,不再说军方不乐见此次访问,而是强调须对此次访问的可能后果有所因应,军方也已做好万全准备确保裴洛西议长亚洲行的安全。

有趣的是,在中国还没对裴姨可能访台一事做出评论前,美国的媒体讨论就开始疯狂假设中国可能的因应,多强调中国不可能坐视不理,主动开始帮中国设想其可能的对应剧本,好像不惊涛骇浪都不行。等到中国如这些外媒的「期待」开始反应后,说话也越趋凶狠,一副以裴姨访台就代表台海要开战的味道。 「来自」中国的发言也引发美国政界反应。搞到变成裴姨如果不去台湾就是向中国屈服,而中国如果不对此反应就是孬种一枚。变成让美中困顿在「弱鸡赛局」(games of chicken)中,比赛还没开始彼此就在失分。这是当时放话给《金融时报》的那位仁兄始料未及的吧。

其实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复杂,裴姨在今年四月就表明她有意访台,我国政府也公开表示欢迎,当时拜登政府的态度也没那么否定,中国的反应则一如往常表示坚决反对,但连当时的胡锡进等人也没提到会以解放军的军机伴飞等恫吓。因此要问的问题是,从四月到七月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决定完成其政治承诺的裴姨访台行,现在会变得那么「地动山摇」?

一方面说习为维稳将不轻启战端,另一方面又说裴洛西访台会逼习出手

裴洛西议长是美国领导继承就任顺序第三位,其访台行自然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但本质上裴姨访台就只是将她在四月未完成的承诺完成,而时点也只能是利用八月初国会休会期出访,裴姨的做法就是将台湾放在其亚洲行之中。有人说裴姨应该等到中共二十大后再访台,因为习近平届时就没有那样可能会逼其出手的政治压力。但如果采取这个建议,岂不意味着美国议长访台必须先迁就中共的政治议程,而不是裴姨与台湾到底方不方便。采用这个建议就是在向国际送出一个美台关系必须迁就与从属中共政治议程的信号。严重伤害美国的政治信用。从另一个角度看,习近平何时会因美国的政治议程而改变自己的施政作为与顺序的?

此外,裴姨如果访台是在十月当中共结束二十大后,以目前习近平极可能「于右任」的状况,裴姨届时访台就相当于美国给刚正式展开习三任的一个「见面礼」。请问这是否是直接对习近平打巴掌?而习近平届时在已经三任所以没有任何顾忌下,对于这个巴掌礼的反应肯定会更大。这表示裴姨为了中共二十大而延迟其访台到十月的后果,可能比现在访台会更严重。不知道出延迟访台主意的「专家」们,会如何应对这几点质疑?

而从近几个礼拜的讨论,可以看到反对裴姨访台的主要理由,在于主张现在是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习近平为了确保连任势必对任何外在压力十分敏感,也因容易受到攻击而必须有重量回应,因此这个访台行程只会带来台海紧张与美中关系的恶化。

这个看似言之成理的推论有个问题。过去的判断共识是,因为习近平为了确保连三任,所以无意在二十大前于台海开战,因为这只是徒增事端增加习近平连任的变数。这是对中分析家多会同意的论点。但主张裴姨会迫使习近平开战的逻辑,则是认为裴姨来台对习近平压力大到他必须要甘冒大不讳对台动武,否则其政权正当性会受到挑战。这个主张与前者完全矛盾,唯一有可能者,是习近平的统治基础与政治统治力已经大幅削弱,导致其连三任的问题很多,因此无法抵挡政敌利用这个议题的责难,而迫使他必须对台动武。

因此要嘛是有人故意夸大中方的反应,目的是不希望裴姨来台一事会影响美中关系的可能发展。或者是习近平的统治基础已经大幅弱化,因此会使习倾向铤而走险,或是习无法抵挡政敌的问责而必须采取极端措施。前者更多与美国内部的争论有关,后者牵涉到对中国高层权斗与势力消长的政治判断。因此才会出现以上与多数对中分析家大相径庭的结论。

这些分析都与台海和战的判断有关,而随着习近平在二十大连三任的日期日益趋近,二十大后台海的状态的辩论也更白热化。以下从五个角度来看这个议题,并讨论其在国际战略社区辩论所呈现的特征。

一、将并台议题连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对美竞争,台海议题不再是两岸关系

过去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战略主流派,认为台海紧张主要是统独争议,认为台湾民主化后走向拒统,甚至是倾独的政治发展,导致中国必须以军事手段回应,是这个动力关系导致了台海的紧张。基本上这个认知是认为台湾的民主化以及随之出现的脱一中化,是导致现状出现变化的主因,意即认为台湾更需为改变现状负责任,中国则因为其军事作为是防卫性的,因此责任相对较轻。

延续这个逻辑,开始出现新版的「双重吓阻」(五十年代艾森豪的「双重吓阻」策略是阻止中国侵犯台湾,也阻止台湾反攻大陆),新「双重吓阻」是「吓阻中国犯台,并吓阻台湾宣布独立」,但因只要中国没有军事侵略,维持台海和平的点就在于吓阻台湾宣布独立。之后的操作更转向防止台湾出现任何政治上「朝向台独」的作为,因此即便台湾没有宣布独立,但是公投、修宪、国土范围的主张等,因为担心中国的反弹,就对台湾多所约制,并成为过去与台湾出现争议的重要来源之一。过去二十年对台湾的强力压制与这个发展直接相关。

可是当习近平上任后将统一台湾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任务结合起来,基本上改变了过去沿袭统独框架的台海安全方程式。当习近平认为没有统一台湾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表示未来政策不会停留在反独,而是进一步的促统,同时在万一和平统一无法达到,会使用军事手段。这个改变意味着即使台湾没有宣布独立,持续使用「九二共识」,但只要对九二共识的理解不是趋于统一,或者在统一没有显著进展,在台湾没有宣布独立时,中国依然会使用军事力量达到统一目标。

现在使用军事手段不是为了反独,而是理解和平方式不可能统一后,就要用军力打下台湾以完成完全统一。当不宣布独立也可能会被攻击后,导致台海紧张的动力关系就不再是「台湾是否倾向独立」了,而是只要台湾无意统一,就意味台海必将一战。

二、习对台政策是促统高于反独,但2027前台海必有一战的判断从何而来?

美国拜登政府现在认为中国迟早会对台湾发动攻击,因此不是会不会打,而是中国会在什么时候打。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新判断。

但美国战略社区现在对于中国「何时」攻台的判断正出现激烈辩论。主要的争议在于中国通们,认为现实主义派的战略家们在过度炒作中国六年攻台论。基本上中国通们对于去年前后任印太司令提到的2027年前攻台说,多不表同意。基本上他们认为中国不会因为外在原因,而是根据内部的政治需要,决定何时攻台。他们也认为中国不会订出公台时间表,因为出现时间表反而会绑住自己,失去对台的政策弹性。

根据同样的逻辑,这些人也认为侵乌战争对中国攻台决定的影响不大。一方面两者的战场环境完全不同,但更主要的是「统一台湾」对中国是这么重要的历史任务,中国不会因为外界因素的改变而影响其攻台的决定与作为。根据同样的逻辑,他们也不认同中国会为了转移内部注意力而发动对台战争,因为他们认为对台战争是个相当刻意的与细思的作为。

但吊诡的是,同样的这批人却认为裴姨此时访台,会让台海陷入紧张并增加擦枪走火的风险。如果中国统台作为是这个要精心设计与缜密的筹画,不会被外界的「窜访打闹」而改变,那认为裴姨来台会迫使习近平倾向于挑起战端的判断,又是从何而来呢?

三、习一旦发动台海战争,几乎就面临世界大战核子战争

此外,台海战争一旦爆发,根据俄乌战争的经验,可能会很快升级到核战边缘,也很快会形成世界大战。这是因为习近平这个人的做事习性。

根据习近平过去的作为,包括他会主张中国需要自给自足,不惜与全球化对着干,提出以内循环为主的经济发展战略;不惜葬送整个香港与赶跑外资,也要完全控制香港,对反送中运动采取全面歼灭态度;不管对上海与中国整体的经济代价,坚持对武汉肺炎的清零政策等,可看出习近平遇到困难的直觉反应不是去解决或面对问题,而是在既有的方向上,意图以更坚决的意志与不惜耗用物资,也要以辗压对手的方式完成。因此习近平只有两种对手,要被辗压的对手与已经投降的对手。习的字典没有妥协与共存,只有贯彻意志坚决斗争。

因此这样的领导者在面对问题时,其决策倾向于加码推进意图辗压,而不会认赔杀出或见好就收。当习近平在其对台战事不如意时,只会投入更多资源意图取胜,当看到台湾有帮手时北京会想要找其他帮手以对抗之,而不是见势不行走下阶梯。当谋受战损无法取胜时,更不能排除习近平意图运用核武一次歼灭台湾的有生反抗力量,并以此震慑其他剩余的反抗势力。特别是当俄罗斯成功以核武吓阻北约对乌克兰的进一步协助后,中国也可能会依样画葫芦,积极使用核威胁以吓阻日澳等盟友协助台湾,甚至会丢核弹到台湾,以显示中国有不惜运用核武的决心。台海防卫战届时不能排除中国使用核武的可能性。

四、不能自动假设中国久攻不下台湾就自动会导致共党被颠覆

关于台湾保卫战的另一个需要重新检视的假设,是我们不能认为当中国久攻不下台湾后,就会对中共内政造成很大影响,甚至会严重弱化习近平的领导权威。过去台湾保卫战认为以拖待变的一个重点,是认为久攻不下会让像习近平这样的领导者严重失去领导威信,进而危及他的统治正当性,甚至会导致他,或是中国共产党的垮台。

但如果看到普丁攻乌的发展,即便俄罗斯军队表现不佳,至今没取得重大战果,还让俄罗斯蒙受严重的西方制裁,且俄罗斯年轻人无意为普丁个人的政治豪赌牺牲生命,但普丁至今为止依旧牢牢掌握俄罗斯的统治威信,其权力的巩固反而较侵乌前更甚。普丁不仅没受到真正的挑战,反而利用侵乌战争掀起一波反西方热潮,将西方对俄制裁描绘成是俄罗斯被西方逼入墙角,而不是普丁个人作为所导致。

过去中国有对外动武的经验。中国在韩战牺牲数十万军人,但此举让中共藉由美军弹药之助,顺势帮其歼灭了残留在中国的国民党军势力。中国在惩越战争牺牲巨大,甚至多位军事专家认为中国实际上是输家,但此举反让邓小平进一步巩固威望,大大消耗军队力量反让其推四个现代化时,没有来自军方的阻力,使其可以将军队现代化的优先顺序放到最后。因此我们不能自动认定习近平在对台战事不顺,可能进入长期化后,其统治威权就会大幅丧失,甚至共党的领导威信就因此会受到重创。

五、乌克兰战争教训之一,不输不是赢,须在战场上重击对手才能阻止对方
乌克兰早期阻止俄罗斯进攻基辅的经验相当可贵,也被美方认为这是不对称防卫的最佳典范。但随着战事进入第二阶段以及俄罗斯的调整,不对称防御的限制也跟着被显现。战场上的小而多等种种单兵的不对称武器的好处是可以逸代劳,于防务地点透过游击方式重创对手,打乱对手的战斗节奏与指管通情补给等。但第二阶段则发现不对称性武器面对传统大火力、长射程等武器还是有限制。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乌克兰第一阶段的不输并未带来第二阶段防卫战的优势。俄罗斯在第一阶段固然损失不赀,但基本上是军队的损失,一般老百姓对此毫无感受。普丁只要能够将前方与后方区别清楚,俄罗斯一般来说不会去思考战争的伤害,要能感受到问题也起码要过几年之后才会有感。但作为战略纵深有限的国家如台湾,我们能用几年的时间来撑过战争吗?特别是当台湾在第一阶段防卫获得成功,击溃了入侵台湾的中共军队,让老共三天亡台,或一周灭台等论调没有成功。但台湾随即要面对的可能是战争的长期化。特别是当长期化的结果是以台湾为主战场,届时一定是台湾百姓的牺牲会是最大,即便解放军无法越雷池一步,但中国百姓可能依旧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不知道台海前线战事的惨状。

在这个状况下,期待习近平的统治权威被挑战是缘木求鱼,除非中国百姓真实感受到战争的不便,甚至是痛苦,才会进而对政治领导施压。如果战争局限在台湾岛上,届时只是台湾人民受害,中国人民则是毫不知情,更反而会强化其对攻台战争的支持。

此外,台湾纵深有限,台湾防卫战不可能期待将纵深放在台湾而我们还可以赢的。毕竟中国能够持续从期基地派遣军队过来,讨论的只是派遣多少的问题。乌克兰战争显示将防卫战的火力局限在乌克兰境内无助于乌克兰的防卫,我们必须有对敌地攻击能力的飞弹、火箭或飞机等武器,藉由攻击对方军事措施,降低对方发动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的能力,甚至可以扰乱对方的作战部署。闷着头在自己的土地上挨打无法取得决定性战果,只是让对方感觉享有一个不担心后果的攻击态势。

这就牵涉到一个观念,到底台湾防卫战是要「不输」(让中共军队上不了岸),还是要能「打胜」,让中国连进攻的本都被消灭殆尽,尝到失败的滋味后退兵。如果预期台湾防卫战的结果是要透过和平协议以完成,谈判前的状态是不上不下,处于相互僵持的「不输」,还是有清楚的「战场胜利」,会严重影响谈判的过程与结果。

中国对裴姨来台照讲是有可大可小的弹性,台湾也非常克制的没有对外高调欢迎,连朝向宣布独立的动作都没有,但中国选择说狠话,强调要让台湾在没有宣布任何政治主张时就要因此受苦。裴姨来当天,不管是傍晚对总统府网站的网攻、或是稍晚对外交部的阻断性攻击,以及宣布自1996以来最挑衅的台湾周边实弹军演,实际演练对台湾的三天封锁战。

不仅这些动作将台海紧张推升到新的局面,也显示中国在二十大后对台作为会更为挑衅与具侵略性,显示大家对二十大习近平成功连三任后,会进一步考虑对台湾发动军事攻击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战是必须,那么如何备战,以及战争发生后如何积小胜而取得整体胜利,取得台湾的长治久安,有志者就必须要赶快有对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