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意:全域赋码与铁丝绕门

0
 顾意 Z史地观察 2022-08-04 11:07 Posted on 上海
没能想到,疫情防控近三年来,防控方案进化到了第九版,我们还能看到一个县对全域人员赋红黄码。
据《商丘日报》官方微博8月3日深夜消息,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经民权县疫情防控指挥部研究决定,现对民权县全域人员赋码管理。

Image

具体来说,当地只有两种颜色:绿洲街道、南华街道、北关镇、王桥镇、老颜集乡、白云寺镇、野岗镇等7个高风险区人员赋红码,伯党乡、花园乡、胡集乡、人和镇、双塔镇、孙六镇、王庄寨镇、林七乡、褚庙乡、庄子镇、程庄镇、龙塘镇等12个中风险区人员赋黄码。
我查了下,民权县辖2街道、11镇、6乡,正好是19个。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民权县常住人口为746389人。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是全域,那么包括县政府等一干公职单位吗?再具体一点说,县里的领导们是否被赋了红码黄码?
如果县领导没有被赋红黄码,那么为什么、凭什么,他们站立的地方不属于民权县吗?如果他们也被赋了,是如何有效开展工作的?全部居家办公,或者集中隔离办公吗?但是,总要有工作人员出外勤吧?
只要是一刀切,我们总该问问这些问题。
有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疑似当地住户的大门被拧上了铁丝,配音称,“这一根根铁丝,凝聚着无数党员干部的智慧和汗水。”不知道这些被铁丝上锁的住户,都属于怎样的风险区?

Image

Image

我查了下民权最新的疫情信息:8月3日0—24时,商丘市民权县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35例。时间线拉长一点看,民权10天224例,确实不少。但全域赋码的影响,也必然是不小的。
要知道,一个70多万人口的大县,形形色色的人当中,必然有一些人有着各种特殊的、紧急的、重要的需求。
比如,房屋内的居民突发疾病怎么办?不可能每个门口都站个剪铁丝的大白吧?这会不会耽误治疗?类似的悲剧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我原以为,怎么着也该吸取教训了。
现在,面对热搜榜单上的“民权”,面对各种质疑,我觉得民权县的领导们,不妨就亮一亮自己的健康码,让民权县的民众看看,然后心平气静地配合防疫工作,也让外界看看:我们绝对一视同仁,不搞特殊。
另外,这个政策,如果师出有名,依法依规,那么当地不妨拿出具体的法律法规依据。
按照防控方案第九版,高风险区实行“足不出户、上门服务”,中风险区实行“足不出区、错峰取物”,从民权县的通报来看,当地除了7个高风险区,是有12个中风险区的,中风险区应实行“足不出区、错峰取物”,这个“区”的意思,就是具体所在的中风险区。
不知道,民权的这些中风险地区的居民,是一概不准出门,还是可以“错峰取物”。
另外,关于风险区的划分,也是有着明确标准的。
防控方案第九版在“风险区域划定及防控”中指出,将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居住地,以及活动频繁且疫情传播风险较高的工作地和活动地等区域,划为高风险区。
这也就是说,一个地方被划高风险的前提,是有确诊的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实际活动过,且要么是居住地,要么是“活动频繁”的地方,条件是十分严格的。
而中风险,是将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停留和活动一定时间,且可能具有疫情传播风险的工作地和活动地等区域,划为中风险区。不知道民权县的风险区划分,是否严格依照了国家层面的方案进行。
很多人总是说,我们小地方不一样,不能跟大城市比,但是国家制定防控方案的时候,必然综合考虑了不同地区,这一再改进的第九版方案,不可能是只给大城市制定的吧?一句“我们是小地方的”就可以不遵守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全域静止、所有小区封闭管理、全域足不出小区、全域足不出户盛行的话,那么这些地区的人,手机里的健康码究竟是什么颜色,又有什么意义呢?也只不过是个象征意义罢了。此时此刻的健康码,也就是个做核酸的工具而已。
我所恐惧的是,就今年以来的疫情发展来看,疫情的“此起彼伏”,恐怕还将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动态。没有人知道自己所在的省市县什么时候会有疫情,会有多严重,生计和生活将受到怎样的影响,自己一旦出门能否全身而回,等等。
这种未知和不确定性,依然紧紧伴随。就像民权县的民众,一个月前的他们,哪想过这阵仗?
不夸张地说,一个阳性落到一座县城,就是一座大山,每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