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谢 :从单极到多极的国际体系:佩洛西访台或将留下哪些政治遗产?

0
 王谢 王谢堂前的燕子 2022-08-04 21:44 Posted on 四川

1997年美国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访台的背景及影响,对理解佩洛西访台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Image

2022年8月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拜会台湾立法机构并发表讲话。

自从基辛格与尼克松决定联中制苏开始,美国的重要官员就开始鲜少来台访问,在这漫长的50年中,最知名的政治人物,除了2日访台的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外,乃是众议院议长但是共和党籍的金里奇于1997访台。

 

若要进一步要了解,力排众议、坚持访问台湾的佩洛西将对美、中、台之双边、多边关系造成什么影响,理解金里奇的来访背景与后续影响,显有重要参考价值。

金里奇1997年访台,北京虽不愿意但也接受

​金里奇访台有两个主要背景。第一,1990年代国际格局是属於单极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建构阶段,赢得冷战胜利的美国国力正达巅峰,民主党的总统克林顿刚连任不久。换句话说,美国在全球领导力正如日中天,而当时中国的GDP为9616亿美元,约莫是美国的九分之一,而且正积极寻求美国的协助,加入WTO以提升中国经济发展。

第二,1996年台湾领导人李登辉竞选连任时期发生台海飞弹危机,肇因于北京不满他于1995年以访美活动凸显台湾主体性,遂于该年10月与翌年3月以军事演习向台湾外海发射飞弹,借此阻挠李登辉连任。对此,五角大厦则调动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台湾海峡,用以威慑北京的军事力量。在此背景下,金里奇访台行程并没有遭遇北京太大的反弹,他在结束北京行程后,象征性转往东京再接续前往台北,但在台只停留3小时。

值得注意的是,出身美国乔治亚大学历史及地理学教授的金里奇,是当时广泛受到美国选民欢迎的共和党政治人物,带领共和党在1994年期中选举重新入主睽违40年的众议院,成为未来代表共和党角逐总统大位的热门人选,北京自然对他礼遇有加,希望他的访华行程能够缓解海峡飞弹危机后美中间的紧张关系,对他坚持北京之后前往台北支持李登辉,虽不愿意也只能接受。

更重要的是,由于金里奇有问鼎总统的企图,与当时克林顿政府完全不同调的发言,也颇为能北京所接受,如金里奇在北京严词警告“若中国动武,美国会防卫台湾”,不但没有恶化美中关系,反而隔年(1998)克林顿展开中国访问,成为其8年总统任内唯一一次的访华之行。

事实上,金里奇旋风式访台无法改变美中合作的议程设定,以贸易自由化为诉求展开全球化布局,即便2000年由共和党籍小布什入主白宫,虽然上台之初将中国定调为战略竞争者(不同于克林顿政府将中国视为战略伙伴),但因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导致反恐成为美国外交政策中心,中国又转变为安全的合作者。

另一方面,当时美国政学界都普遍相信,加入WTO后的中国将拥抱市场经济,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后会逐渐改变专制政体,因此大举将投资、技术转移到中国。相对的,台湾第一次实现民主化的政党轮替,华府担心过去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成为麻烦制造者。陈水扁政府就任之初即提出“四不一没有”化解北京对他台独主张的疑虑。但是中国并不愿意与民进党合作。

面对两岸僵局的持续,陈水扁政府则更加强调台湾的主体意识,并于2003年11月27日由“立法院”通过《公投法》,3天后陈水扁以中国在东南沿海部署近500枚飞弹瞄准台湾为由,举办“防御性公投”防卫台湾。然而此举引来小布什总统致信陈水扁,明确反对台湾推动具有挑衅意味的公投。这即是被称之为美中联合共管台湾,防止台湾改变两岸现状的任何作为。

随着美中关系不断提升,即便2012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出“重返亚洲”策略,把外交重心从中东、欧洲移往亚洲,却也因爆发全球金融风暴而无力对中国采取对抗作为。直到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之后,美中关系才迅速恶化,不过原因并不在川普是民粹总统,而是他认为美中贸易极度失衡必须改变,他因个人对贸易本质的诠释而改变世人对中国看法,也堪称历史的偶然。

Image1997年4月2日,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听取台湾领导人李登辉的欢

​从单极到多极的国际体系转变

两位议长时隔25年前后访台,如今世界局势有了天翻地覆的差异,美国独霸世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美国经济结构逐步转变,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已低于服务业,除了对其他国家经济影响力下滑、且被中国取而代之外,美国业已无力维系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此即说明单极时代的结束,多极体系呈现在美欧中俄之间,彼此错综复杂的政治对立与贸易能源互赖,完全改变过去政治经济连动的现象。易言之,各国与中国政治关系益发紧张的同时,与中国的贸易额度也节节高升。

当“中国威胁”已成美国朝野唯一共识时,中国也已经蜕变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强国,GDP从过去只有美国的九分之一,成长到接近美国的77%(22.9 vs. 17.7兆美元),在许多国际组织的投票动员能力也已超越美国,开始挑战西方所称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中国模式,来打造新版、更为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国际秩序。

在此竞争对立的格局之下,佩洛西与金里奇的访台有着根本性的不同。尽管两岸关系是一样处于高度的敌对与不信任的状况,中国也已是一个军事大国,两岸各自的经济成长同时也都带来民族主义的兴起;而一方想统一,一方则想维持现状,彼此毫无让步的空间,这就让台湾成为美中对峙的冲突点。

不像北京经常高调宣称,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且拥有主权,将统一台湾视为执政正当性与合法性的来源,美国对台湾的作法则非常不同。从协助国民党在台澎金马延续“中华民国”的生存开始,华府早已将台湾视为是美国利益的延伸,并且不能够妨碍美国的利益。

正因如此,原本意欲放弃蒋介石政府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因为1950年韩战爆发而看见台湾的价值,需要台湾作为不沉的航空母舰防范共产势力往东南亚延伸,从而让仅有台澎金马的台湾能在联合国代表整个中国。但是随著苏联强势的在国际扩张,美国反过来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抗苏联时,就以《台湾关系法》继续以国内法、非官方的方式,延续美国在台湾的利益。而当已经崛起的中国威胁到美国在亚洲主导地位之时,美国又怎可能将台湾拱手送给中国?

Image

2022年8月3日,台湾领导人蔡英文接见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佩洛西或将留下什么样的政治遗产?

​美国严重的通膨打击民主党的支持度,虽然佩洛西年初已经宣布参选年底期中选举,但很可能无法续任议长。在可能最后的议长任期之内,发挥国会外交的自主权彰显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与价值,应该是她为什么82岁高龄仍然活力十足的原因。人们想问的是,没有要竞逐总统大位的佩洛西,为何不顾部分媒体、学界警告战争凶险而坚持访台?检视佩洛西过去的作为,较符合逻辑且足供解释的因素大致有二:

第一,出自对日益能左右国际秩序的中国进行批判。1991年访问北京之际,因触犯中国法律被中国警方暂时拘捕后被驱逐出境。此后,她不断利用各种机会,抗议中国人权问题,并声援西藏与香港社会运动。简言之,对中国人权的批判是她一贯的政治主张,并非跟随风潮或是呼应选举需求。

第二,很可能不再是美国第三号政治人物的佩洛西,要留下什么政治遗产给美国人民,或让国际社会记得她?那就是对于自由台湾的支持。当佩洛西证明,当中国以各种方式严正警告她不得访问台湾后,如果能引领西方民主国家正视台湾的存在——一如她访台声明“中国无法阻止世界领袖造访台湾”——打破北京以“一中原则”将台湾排除于国际社会之外,而造成中国对台湾主权的主张渐失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的支持,佩洛西将成创造历史的政治人物。

当然,佩洛西的造访并没有达成上述目的,反而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诸多媒体、学者如是分析。特别是,中国不能直接与美国发生冲突,诸如北京宣布将以一连3日的军事演训,在台湾周遭海域划设演训区域并进行实弹射击;多架战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并飞越台海中线;以贸易手段制裁台湾部分食品水产产业,影响层面广泛。不过,这类作为通常属于暂时性,随著议题热度不再,或有可能朝悄然落幕的结局发展。

即便拜登政府早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但是就两国发生灾难性战争之风险加以管理仍然重要,否则因众议院议长访台而导致两个核武大国大动干戈显属不智。惯用“战狼式”放话威胁方式来进行宣传的媒体,忽略当前中国最重要的是经济议题而非两岸议题。尽管欧美各国对中国制造业仍然依赖,但是由于疫情使房地产持续低迷、复苏艰难,使得中国经济情势前景不容乐观,而以武力报复美国议长访台亦非解决中国内部问题的有效方式。

进一步来看,台湾的和平与繁荣与两岸和平与繁荣划上等号,俄乌战争的例子告诉双方领导人,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更何况,五角大厦也发现,只要将源源不绝的武器送入台湾,根本不需要送美国士兵亲上战场。

佩洛西停留台湾时间比金里奇象征性的停留3小时多的多,她也符合一贯关切人权的精神造访台湾景美人权博物馆,并与一系列不受中国待见的人士见面。其实北京之所以警告佩洛西不准来台,在于她为北京眼中最具指标性的“反华代表”,然而大多数人却忘了,华府官员一旦被北京威胁而改变心意不来台湾,不就是接受中国在亚洲的霸主地位?

Image

2022年8月3日,在台湾监察院长陈菊的陪同下,佩洛西访问台湾新北市景美人权园区。

台美全面性合作已成常态

​佩洛西访台的确使台美双边关系迈向一个新的里程碑,但实际上台美的全面性合作已属常态性。美国为了台湾无法参与国际社会,甚至量身定做了“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让台湾能与美、日、澳共同运用国际研习营方式,与世界各国官员进行交流。尽管短期内台湾还无法参与印太经济架构,考虑到该架构并未涉及美国国内市场开放,政治意涵还是大于经贸价值。

而对重中之重的美中关系而言,拜登政府就任之初已说明,该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必须对抗时就对抗,这样的基调在俄乌战争后仍然适用。不愿谴责俄罗斯的中国,依然是美、欧、日、韩、澳、纽与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显见各国需要彼此,没有与先进国家的贸易往来,中国的经济也无以支撑。尽管如此,西方国家一再强调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内容明显与中国所称有所不同,疫情的肆虐与战争的持续,一再突显出国际组织的无能,以及通货膨胀导致的经济衰退等种种迹象表明,各国之间合作的基础非常薄弱。

面对美国整队传统盟友进行围堵,中国也正在建构“全球安全倡议”,来对抗美国“不友善”的吓阻,努力对象包含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以及沙乌地阿拉伯与阿联酋等,甚至北约国家土耳其也表示有兴趣参与。然而更多时候,这些国家的作为更像是避险策略,或是让自己保持选择的余地。如印度极为典型的代表,不因双边有巨大的地缘冲突就放弃合作可能。

在佩洛西结束19小时访台行程后,很显然地,根深蒂固不愿相信民进党政府的北京,持续让华府得到关键杠杆力量。北京拒绝跟民进党政府任何往来的政策,使得蔡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保握美国需要台湾的时机全力深化台美关系。

事实上,两岸已经处于不对称的权力结构中,可预见的是,如果后续制裁继续扩大,两岸将会越行越远。

Modified on 2022-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