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姐:芯片没搞出来,腐败却搞起来了!

0

Original 梳子姐 晚情楼 2022-08-04 16:30 Posted on 四川

Image

作者 | 梳子姐

提起芯片就让人捉急,这是一个卡脖子行业。

目前,国际芯片制造顶尖水平是4nm,并且马上进入3nm,而我们国家掌握的才14nm,差了4代以上。
有人不服气,说原子弹都造出来了,难道造不出芯片?

还别说,造芯片真比造原子弹难多了。

南开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刘亚东教授说,造原子弹只要把铀提炼出来就好办,可芯片是一个产业链,涉及到机械、电子、冶金、化工、材料等多个领域。

制造芯片的EUV光刻机,需要世界2000多家供应商供应元件,哪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

不蒸馒头争口气,砸锅卖铁也要把芯片造出来。

最近几年全国上下掀起了浩浩荡荡的芯片热潮,经过许多科技工作者埋头苦干,芯片制造业取得了突出进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权力的地方就有腐败。

一边是芯片制造的艰难进步,另一边是匪夷所思的贪污腐败。

7月28日,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丁文武被调查。

丁文武曾任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2014年底开始出任刚成立的大基金总裁。

2014年9月,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作为发起人,共同签署协议成立大基金。

大基金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一期募资1387亿元,二期募资2041.5亿元。

在此之前,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副主任路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

路军曾长期在大基金下辖的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任职,这个华芯投资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唯一管理机构,重点投向为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设计、设备、材料、封装测试等产业环节。

去年底,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高松涛也出了问题。

高松涛同样是工信部出身,后担任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7月份,华芯投资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被带走调查,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前总裁刁石京等纷纷被调查。

一场围绕芯片投资制造,涉及工信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紫光集团等部门和企业的反腐大幕悄然拉开。

7月2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将这场科技领域反腐推向高潮。
虽然肖亚庆还被称为“同志”,虽然没有通报他的具体问题情形,可是从工信部及其管理基金纷纷出问题来看,他与芯片恐怕也有言说不清的瓜葛。

以前总认为我们国家造不出芯片是技术问题,现在看凡是技术上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当制造芯片的钱掌握在一堆腐败分子手里时,那些科学家、科研工作者埋头苦干还有什么意义。

想想都感到不寒而栗,究竟什么是卡脖子工程,什么是颠覆性技术,什么是国之重器?

1985年邓稼先因核辐射病倒住院,杨振宁探望时,曾问他“两弹”研制成功国家发了多少奖金。

邓稼先如实告诉了他,“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

现在这帮人手里掌握着数千亿的钱,给了他们显赫的地位和待遇,却仍不满足,还动坏心思,打歪主意,真是人民的罪人。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芯片没搞出来,腐败却搞起来了。

与佩洛西窜访相比,这才是最大的民族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