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建交50年在即 中国各地频传“文化抗战”反日事件

0

 资料照片:2012年9月14日,示威者在日本驻华大使馆附近举行反日抗议活动。

2022年8月3日 18:04 文东

台北 —

日本和中国即将于9月建交届满50年,两国正在磋商,在8月上旬于柬埔寨举行的东盟(ASEAN)外长会议期间举行两国外长会谈。不过,中国各地近日反日情结再度高涨,网民纷纷痛斥日本“文化入侵”。对此,部分分析人士表示,中共此次操控民情反日,是为了向在中国经商的日本企业施压,希望能间接影响日本政府带有抗中意味的对台决策和修宪等相关立场。

北京地铁黄厂站一幅大型壁画《集市童趣》近日在微博等社媒平台成为众矢之的。部分北京网民反映,画作描绘的是老北京风情,但画中的孩童却有着吊梢眼、宽眼距的日本人特征,而画中的男子不仅拎着女用皮包,还以兰花指滑手机,被评为“画风怪异、毫无美感。”

北京地铁壁画 遭斥“倭风十足”

更敏感的是,不少网民指控该壁画“倭风十足”,因为画中人物留着武士头,孩童则手举日本标志的鲤鱼旗,整体画风偏向日本的浮世绘。

面对中国网民恶评不断,北京地铁公司备感压力,7月29日对外宣称,已开始展开调查。

资料照片:2012年8月19日,深圳的抗议人士掀翻了数辆日本牌子的汽车

资料照片:2012年8月19日,深圳的抗议人士掀翻了数辆日本牌子的汽车

这只是近期中国各地引爆的多起反日事件中,波澜最小的一桩。最早掀起中国网民反日怒火的是7月21日的网络爆料称,位于南京的玄奘寺竟供奉有4名在二战中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战犯牌位。

南京玄奘寺供俸日本战犯惹众怒

消息一出,网民挞伐声四起。有网民在微博留言写道:“不敢相信发生在南京,这就是灯下黑吧?”另有网民质疑:“在南京搞靖国神社分社吗?”

针对网民的愤怒,官媒随即跟进报道。《央视网评》隔天发文高呼“勿忘国耻”,并称供俸战犯的行径令人发指。

而共青团中央则在微博发文痛斥,此行为“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另外,《人民日报》跟《北京日报》也同声要求官方彻查。

当天,南京市公安局迅速逮捕并侦讯供奉牌位的女子吴啊萍,且以寻衅滋事罪名对其进行刑拘。根据官媒揭露的侦讯内容,具有居士身分的吴啊萍称其并无政治动机,只因读过南京大屠杀相关历史后,长期恶梦不断,为求“解冤释结”,她才想到依宗教礼俗供俸日本战犯的牌位,且自2017年底至今,供俸近5年。

但她过于单纯的说法无法平息众怒。随后,玄奘寺住持不仅遭撤职,就连南京市多名宗教局官员也遭惩处。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演觉法师7月27日更在一场致词中直指,供奉战犯为损害国家利益、伤害民族感情的恶劣事件,“令佛门蒙羞,为全国佛教界敲响警钟。”他呼吁,佛教界要以刮骨疗毒的决心,落实“全面从严治教要求。”

动漫平台“夏日祭”遭围剿

供奉战犯争议余波未平,数日后,又有网民接连举报,网络视频平台嗶哩嗶哩(BliBli,简称B站)正在筹备充满日本风情的“夏日祭”活动,从山东荷泽到云南,共计20个站点21场,再度引发民意沸腾。尽管业者澄清,该活动实为动漫(二次元)同好的聚会,跟日本无关,但由于各地酒店先后表态并取消租借场地,B站只好在7月中旬改办中国风活动。

中国全国少工委平台“未来网”指出,“全国多地取消夏日祭活动”跃上微博热搜话题,并获得逾1600万次点阅,而且留言讨论区,高达78%的网友认为,夏日祭伤害中国民族感情,仅有11%的网民认为,这活动只是单纯的动漫展。

看似各自独立的几起反日事件,密集发生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之后的敏感时机。另外,即将争取第三任连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可能在11月举行的G20峰会中,首次与日本现任首相岸田文雄面对面会晤。

对此,位于高雄的当代日本研究学会会长郭育仁判断,这些民间反日事件背后有中共刻意操控民族主义的影子,要为开展中日新局作铺垫。

台湾高雄的当代日本研究学会会长郭育仁(照片提供:郭育仁)

台湾高雄的当代日本研究学会会长郭育仁(照片提供:郭育仁)

他说,安倍晋三过世后,中国明显减缓对日的军事和外交对峙,以避免在敏感时刻触怒日本的右派势力,但转由操作民意,来间接释放信号。

郭育仁告诉美国之音:“等于有一点点也在对日本企业做示警:如果日本现行的政策,包括挺台也好、要对中国发言强硬,甚至于要跟中国作竞争和对抗,这对在中国的日本企业是极其不利的,对日本企业施压,让他们可以间接地去影响岸田文雄。”

反日新口号“文化抗战”

在此动机下,中共所采取的手段是另一个观察重点。从玄奘寺牌位、夏日祭到地铁惹议的壁画,引导舆论走向的共同引线是民间对日本“文化入侵”的质疑。

部分中国媒体评论指控,日本动漫所表达的日本神道文化正在慢慢侵蚀中国青少年的心智,其程度比传销洗脑还可怕,让年轻人不知不觉就接受了日本文化。除了传媒的推波助澜,各地近几年修建的日本风情街,以及B站近期的夏日祭活动,都在洗脑中国人,防不胜防。

部分网民积极发文,呼吁“文化抗战”,还有网民在地图上标注出夏日祭活动的所有地点,讥讽其串连起来的轮廓,就像一幅日本地图。

对此,位于美国波士顿的时事评论员王剑认为,最新一波反日情结的共同特征是中共的“仇恨教育”。他说,这对于成长在文革年代的他来说,并不陌生。

位于美国加州的独立媒体人王剑

位于美国加州的独立媒体人王剑

王剑告诉美国之音:“你可以看到,中国官方的一些媒体,主要是中宣部,就会把这个舆论宣传推向一个比较极端的状态,这是中共整个的洗脑工程的冰山一角。在我们成长时代,文化入侵是一个洪水猛兽。当然,如果你把很多事件串在一起,你可以进行各种各样的解读。”

王剑说,在互动媒体时代,中国网民看到的讯息,都是经过官方宣传机构,也就是中宣部推送而来,目的在操控民意。但令人遗憾的是,近年类似仇日情绪中的受害者往往不只有在华的日本人,也有中国人。

回顾2012年9月中旬,日本政府从民间持有人手中买回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决定引发中国多地反日游行并演变成骚乱,导致游行周边的日本料理店、服装店、到相机卖场与日系汽车全都遭殃被砸。

当年在一片混乱中,一名丰田汽车车主与抗议人士发生冲突,遭人以U型锁攻击,导致四级伤残,打人的男子直到今年4月才刚出狱。但类似的暴行随着中国仇日情绪的升温,10年后的今天再度一一上演。

日系动漫扮演者遭攻击

吴啊萍供奉战犯争议后,一名南京市民7月25日在玄奘寺门口撒尿泄愤,引发网络关注。另外,据中国网媒报导,夏日祭惹议后,各地的动漫展接连传出有民众派人殴打妆扮成日系动漫人物的Coser(角色扮演者),甚至投喂给Coser的食物中发现刀片和针,虽然相关讯息并未见诸官媒报道。

对此,位于中台湾台中的东海大学日本区域研究中心主任陈永峰告诉美国之音,尽管事隔10年且事发细节不同,但背后同样看到官方默许的影子。

台湾台中的东海大学日本区域研究中心主任陈永峰(照片提供:陈永峰)

台湾台中的东海大学日本区域研究中心主任陈永峰(照片提供:陈永峰)

陈永峰说: “中国民间要办事情的话,官方没有答应或许可的话,很难嘛!像之前的不管烧日本车或是反日的游行,基本上后来都知道了是官方的许可之下。可以说,如果在中国要反日的话,没有共产党或官方的认可的话,很难做得起来了。”

网络民情沸腾 阻碍中共运作中日关系

不过,位于日本东京、长期专注日中关系的专栏作家野岛刚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长期对台友好并呼吁对中国警戒的安倍晋三身亡后,日本政府内再也没有人有像他一样的号召力,因此,深知个中道理的中国政府,现在正积极布局拉拢日本,而非横生事端。

日本东京的专栏作家野岛刚(Takeshi Nojima)(照片提供:野岛刚)

日本东京的专栏作家野岛刚(Takeshi Nojima)(照片提供:野岛刚)

他说,过去中国官方控管群众舆情效率极高,但进入手机简讯和社媒的快速传播时代,管控的难度加大。

尤其中国的“小粉红”们深知,攻击失控可能惹来官方惩处,唯独骂日本或台湾的民进党政府是最万无一失的发泄管道,因此尽管在美中关系恶化的前提下,中国政府主观上打算跟日本发展稳定的关系,但网络民情却可能偏离正轨发展。

野岛刚告诉美国之音:“网络的民意,年轻人都不在意这种共产党的想法,因为他们对政治外交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想要攻击就攻击,想要骂就骂,(对)日本(来说),当然我们舆论是不高兴。所以,岸田政府改善中日关系的正当性,空间越来越小。”

台湾辅仁大学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照片提供: 何思慎)

台湾辅仁大学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照片提供: 何思慎)

位于台湾新北市的辅仁大学日本语文学系特聘教授何思慎也同意,中国官方对于未来的中日关系仍抱有期待,从安倍晋三遇刺后,中共高层高调吊唁及哀悼,可以判断出,中共并不想把两国关系弄僵。

何思慎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大陆在利用这样的爱国心的时候,基本上它也是小心翼翼,为什么?这里面除了有中日关系的一个思考之外,更重要的还有一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中国大陆当然也会以维稳作为一个考量。”

各界对北京如何操弄反日民情或有不同分析,但时事评论员王剑提醒,网络科技促成中国民智渐开,不少中国年轻人现已变得成熟且见多识广,因此,未来中国政府控管及操弄舆情的效力可望逐渐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