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室:台海危机再临?两次台海危机比较

0

.因為中國強化軍事威脅,現有國防與後備動員改革須加速進行,原本制定的長遠建軍計畫,要有進入應急戰備的思考。(圖片擷取自中國央視影片)
.因为中国强化军事威胁,现有国防与后备动员改革须加速进行,原本制定的长远建军计画,要有进入应急战备的思考。 (图片撷取自中国央视影片)

中国受到美国众议院院长裴洛西访台的刺激,在短时间内策画大型的实弹演习,因为六个演习区环绕台湾划设,划设范围进入台湾领海,部分媒体形容这是「第四次台海危机」。在学术上,危机有其传统定义,主要强调当正常运作产生断裂,且事端扩大难以弥补时,当然可以称为危机。但是在中国演习才刚刚开始,实际行动内容、范围及影响还未确立前,就界定危机,恐言之过早。为避免对中国行动的扩大解读与误判,本文特别将1995年、1996年台海危机与此次军事行动加以比较,以了解中国实质军事意图。

行动目的

1995年及1996年的军事演习主要因为李登辉前总统接受美国国会邀请到康乃尔大学访问,并发表演说,使中国鹰派将领张万年等人要求下,江泽民同意对台举行军演。当时1995年两次军事演习在台湾北部海域,1996年则有四次演习,最受注目的是针对台湾南北海域的飞弹试射。在飞弹试射之后,则在福建东山岛附近的举行万人联合两栖登陆演习。但因为「哑弹」事件发生后,演习效用递减,遂无疾而终。但是中国仍将此次演习视为「反独斗争」的重大胜利。此次针对美国众议院议长访台的军事行动,台湾也无任何挑衅语言,只不过正值中国北戴河会议,在美中外交事件敏感下,中国必须展现强硬态度,强化对台威慑。因为时机敏感及胜负后果难料,中国并没有要发动战争的意图。

行动方法

上次台海危机的演习主要是飞弹试射、联合两栖登陆及对海面火力实弹射击。 1995年7月及8月各一次,在台湾北部区域的演习;1996年3月则分别举行飞弹试射及两栖登陆演习。从这次演习区的划分及中国公布讯息来说,可能聚焦在火箭军飞弹射击、海空联合火力打击、轰炸机远程奔袭、潜舰、航母执行反介入作战等。上一次演习具备明显的威慑意涵,但是当时美国派出两个航母战斗群,台湾国军提升战备,强化外岛驻军作战准备,还将防空飞弹改装为地对地飞弹,针对危机完成周密的军事部署,危机才逐渐化解。这次演习除了军事演习科目外,演习前有假讯息的传播、网路与骇客攻击,接着就是联合火力打击的演练。将演习区划入台湾领海之内,且环绕台湾重要港口,及经过台湾的国际航线与主要机场起降航道,等于验证对台湾的封锁作战。为了避免引起国际争端,演习只有三天,虽然不至于造成台湾能源及天然气输送阻碍,但影响了国际航班的调整及海运航线的进出港,亦不排除中国以此次演习为范本,当作未来攻台的参考。

行动手段

上次台海危机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主导下,成立南京战区,策画所有军事行动。主要动用二炮部队、海军、空军及陆军两栖摩步师及陆战队等,而从媒体讯息看起来,演习范围虽然经过《新华社》公布,动用演习部队仍以东部战区为主。此次的军事行动策画,因为美国裴洛西访问行程不确定,而有仓促应急现象。中国虽在事前公布,浙江地区装甲车机动、东风17射击等影片,然皆非此次实际的演训状况。但演习区划分及媒体报导,显示可能使用远程火箭炮、空射巡弋飞弹的海空联合实弹射击等,反介入作战必须运用航母战斗群及核潜舰等。执行封锁作战任务则需要大型驱逐舰等大型船舰,但是如何具体拦查船舰,则需要更多海上资源投入。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演习开始,中国战略支援部队网路系统部发动网军对台湾政府单位关键基础设施(电力)及民间单位发动网路攻击,虽为低阶的网路攻击,但是不排除未来使用更针对性的高阶网路攻击方式。

如何看待此次中国军事演习

1.此次军事行动并非发动战争前奏,不排除有利时机将演习转为战争,但中国需要更多时间动员与集结部署其他战区及军种的部队。

2.中国对台作战节奏及程序初步形成,明显受到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战争的影响,未来不排除在重要时机点,对台湾采取更进一步行动。

3.此次演习系仅仅因为美国高阶官员来台访问,因20大前时机敏感使中国暴怒而升高冲突,台湾并无挑衅行为,凸显中国行动的合法性及正当性不足。

4.台湾对此次演习都能预先研判情势;掌握状况;适时调动;配置兵力及能量,应处威胁;后续可将此次演习当作测试国家韧性与防卫作战准备的契机,因为作战程序类同于未来中国对台军事行动,不论是网军攻击或封锁作战,都可提供国军及有关单位借鉴,改进现有标准作业程序及作战计画。

5.因为中国强化军事威胁,现有国防与后备动员改革须加速进行,原本制定的长远建军计画,要有进入应急战备的思考。

6.中国演习之前对台湾军民设施发动网路攻击,幸赖之前政府对于网路韧性的努力都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但民间企业委托资讯公司建置网页,反应能力不足,未来须纳入建构国家韧性的一环。

※作者为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本文授权转载,原文出处。

(本评析内容及建议,属作者意见,不代表财团法人国防安全研究院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