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习近平为何专门与自己过不去

0

本文早在6月14日就想写了。那天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宣称,中国对台湾海峡享有“主权权利”。他说,“国际海洋法上根本没有国际水域一说,有关国家声称台湾海峡是国际水域,意在为其操弄涉台问题、威胁中国主权安全制造借口,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却说我这位忠党爱国的老同志看了这庄严宣告,不禁顿足长叹:唉,习近平这白痴咋就那么爱把自己架在炉火上烤呢?既然是中国领海,外国军机军舰一旦未经批准进入,就是入侵,就只能武力驱离,驱离不成,就只能击落或击沉。此乃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权利,也是政府的守土之责。台湾海峡是重要的国际水道之一。你把它划入内海,要他国的军舰军机不通过是不可能的,这不是邀请人家来侵犯自己的神圣领海领空么?人家真的来了,你该怎么办?有那胆量破坏保障航行自由的国际法,毅然拦截么?如果拦截,激起战争怎么办?如果不拦,颜面何存?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果然,汪文斌话音刚落,6月24日,一架美军P-8A反潜巡逻机就飞越台湾海峡。共军飞机试图驱离。双方在空中对峙20分钟后,共军不得不让美机通过。事后美军印太司令部声明,该机是“飞越国际空域的台湾海峡”。美国根据国际法在台湾海峡开展行动,维护各国航行权利和自由,“这架飞机通过台湾海峡展示了美国对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的承诺”。

空中穿越了,海上也得来一次。7月19日,美第七舰队的“本福德”号导弹驱逐舰通过了台湾海峡。这次共军比较知趣,并未作出拦截姿态。过后美军声明,该舰以符合国际法的方式通过国际水域,在台湾海峡进行了一次例行通行。此举是为了捍卫“国际法规定的海洋权利、海洋自由与海洋的合法使用。”
所以,平白无故的,习近平同志就在短期内接连制造了两次美帝入侵中国领海领空的重大事件。两次都忍气吞声,唾面自干,在全世界面前蒙羞受辱。你说这人咋就那么热爱抓屎抹脸呢?

我在旧作中反复指出,愚蠢比邪恶更可怕。毛泽东给中国带来史无前例的深重灾难,主要是出自愚蠢而非邪恶。习近平也一样。这两次主动受辱,完全是他的无知造成的。

众所周知,该同志只上过小学,而那阵的小学不教世界地理(初二才教)。所以,他根本没听说过“直布罗陀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达达尼尔海峡”、“马六甲海峡”等著名海峡,估计这辈子连世界地图都没仔细看过。

如果他学过世界地理,那就应该知道,直布罗陀海峡扼住地中海出大西洋的唯一通道,最窄处仅有14公里,而国际法规定领海为12海里。所以,该海峡绝对是英国的领海(直布罗陀为英国海外领地),顶多只能由直布罗陀与对岸的摩洛哥瓜分。可直到如今,也没谁昏聩到出来声称,直布罗陀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军舰军机要通过,必须经由直布罗陀与摩洛哥的批准。

马六甲海峡又何尝不如此?该海峡东南部最窄处只有2.8公里,其内水域铁定在北岸的马来西亚与南岸的印尼的领海内。然而这两个国家迄未宣称对该海峡拥有主权。

按照汪文斌的逻辑(也就是习近平的逻辑),博斯普鲁斯海峡与达达尼尔海峡就更不是国际水域了。这两个海峡最宽处也就只有6公里,两侧都是土耳其的领土,海峡之间的马尔马拉海完全是土耳其的内海。然而土耳其根本就不能自主控制海峡内的船只通行,它是由《蒙特勒海峡制度公约》规定的。按照该公约,无论战时还是平时,各国商船及黑海沿岸诸国的军舰均可自由通行。战时若土耳其若为中立国,则各国军舰不得通过那两个海峡。只有土耳其参战时,才有权决定是否允许别国的军舰通过。侵乌战争爆发后不久,乌克兰政府就援引该公约,要求土耳其政府禁止俄国军舰通过那两个海峡进入黑海,而土耳其政府也只能应命。

光是缺乏地理知识与国际法知识,似乎还不足以解释习近平这一昏招,智力低下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否则他怎么会把津轻海峡忘得一干二净呢?该海峡位于日本的北海道与本州之间,最窄处不到19公里,其内水域绝对属于日本领海。然而6月16日,也就是汪文斌作出严正声明的两天后,中国海军一艘情报收集舰和一艘补给舰就穿越了津轻海峡。此前中国军舰曾多次通过该海峡。去年中俄联合海上军演,中俄军舰也曾大规模通过该海峡。习近平不是军委主席吗?他怎么连麾下的舰队走过哪些水路都两眼一抹黑?

没文化与智力低下也倒罢了,更可怕的是他接受的“负教育”。习近平于1966年小学毕业。同年,文革爆发,习近平接受了两年多的“街头痞子教育”,在与“胡同串子”们的群殴中茁壮成长(当时北京的高干子弟拉帮结伙,经常与被他们贬称为“胡同串子”的平民子弟大规模群殴),曾被抓到少管所的“黑帮子弟学习班”中深造过。因为有案底,他为了避祸,于1969年1月到陕西插队。在那儿混了将近7年后,走后门当上清华大学化工系的工农兵学员,用当时的党话语来说,其专业就是“上管改”(“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不知道“工农兵学员”这一历史奇葩的青年读者请参考老电影《决裂》,其中上“大学”的资格表面上是手掌上老茧的厚度或是会写“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老电影《决裂》(1975年版)全剧 – 西瓜视频 (ixigua.com)],其实全靠走后门)。毕业后,习近平没有按当时“社来社去”的规定回到梁家河,却走后门当上了耿飚的秘书,从此从政。

从以上简介可知,习近平真正接受过的教育只有两种:青少年时代学会的痞子打斗术,以及成年后终身操练的官场权术。两者都是厚黑教育。前者为其执政风格打上了无比鲜明的个人印记,尤其是其主导下的痞子外交,构成了他与其前任的最突出的区别。

习主席光辉的外交思想我已经撰文阐述过了(喜见习主席外交思想硕果累累 – 万维读者网博客 (creaders.net))。其第一个要点,就是摒弃资产阶级虚伪的“外交礼仪”与“外交辞令”,把用痞子烂话放肆侮辱所驻国,规定为中国大使们的第一要务,而外交部发言人则肩起了“虽远必辱”一切敢于冒犯大汉天威的西方国家的全面职责,把外交部门卓有成效地改造为劣质中文网上论坛。

的确,人类自有外交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首席外交官杨洁篪使用“中国人不吃这一套!”这类黑社会语言回敬对方;外交部长王毅用“抱着美国的粗腿不放”的下流烂话侮辱蔡英文;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戳瞎“五只眼,十只眼”的血淋淋的恫吓。至于央视用密集的污言秽语辱骂蓬佩奥是“人渣”和“搅屎棍”,说他“像赌红了眼的流氓赌徒”等等就更不用说了。如今的朝廷,与黑社会的流氓打手们究竟有何区别?难怪有小粉红要多次在网上兴奋地欢呼:“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哪怕是动辄自称“老娘”的江青同志复生,恐怕也看不下去吧?文革中“砸烂刘少奇的狗头”的大标语风行一时,江青同志还特地下令禁了此类口号。可惜习近平同志没能听到、遑论记住她的指示,光记得“砸烂狗头”了。这也难怪,他的文化学习主要就是通过看大字报完成的。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习主席竟然把痞子打斗中使用的虚声恫吓伎俩当成国际间的折冲樽俎。他竟然会蠢到开动全部宣传机器,全力炒作佩洛西“窜访”(我一见到这字样就忍不住发笑)台湾,做张做致,恐吓威胁,无所不用其极。胡锡进甚至给美国下了最后通牒,扬言要击落佩洛西座机,击沉美军航母打击群。赵立坚更为这些疯话作官方背书,声称关于佩洛西的访问,军方不会坐视不管,中方严阵以待,“必将采取坚决应对和有力的反制措施,捍卫自身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至于是什么措施,如果她敢去,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实在的,看到这些表演,我简直要怀疑这些人其实都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高级黑”:你们把话说得这么满,这么绝,一点回旋空间都不给自己留下,完全就是“你敢来我就宣战”的架势——真要击落了佩洛西的座机不就等于宣战么?就连白痴都会想到,万一做不到,你们将何以下台?习近平就是再蠢,也蠢不到这个份上吧?何况他正值谋求连任的关键时刻,怎么还会希望挑起大战?唯一合乎理性的解释就是,这些人都是传说中的“反习势力”,故意把他放在火炉上烤,成心看他的笑话。

事实上,早在7月19日,欧洲议会副议长妮可拉-比尔就率团“窜访”过台湾了。落地后,她不但特地声明自己是以官方身份“窜来”的,说的话还句句掷地有声: 欧洲和台湾岛同属一个“民主国家的大家庭”,台湾的发展和欧洲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正在目睹欧洲的战争,我们不希望看到亚洲的战争”,“现在是坚决捍卫台湾利益的时候了”,“我们不会对中国对台湾造成的威胁视而不见”,“欧洲对香港来说已经晚了,但我们对台湾将不会晚”。“中国将没有侵略的空间”。这些话,随便哪一句,中共都没法咽下去。然而那次北京并没有像这次这样,进入完全彻底的歇斯底里状态。习近平为何就不能用类似的方式,低调处理佩洛西的“窜访”?莫非真有所谓“反习势力”巴不得与美国擦枪走火,引起战争?
然而以上推理的前提,是假定习近平有正常的心智。可惜自习执政以来,由他主导的内政外交无一不是与自己过不去。内政上摧残互联网、房地产和教培等企业,铁腕清零害得百业凋敝等丰功伟绩就不提了,所谓“战狼外交”也是他上台后才出现的。杨洁篪、王毅等人此前的表现还算正常,其獠牙是在他上台后才长出来的。如果这些人真是反习势力,他怎么还会提拔重用他们?就算这些人树大根深他动不了,难道连胡锡进那种小爬虫(文革语言)他都奈何不得?他管制舆论的铁腕之狠辣,自改革开放以来见所未见。胡锡进之流的言论真要不符合他的心意,难道他竟然没法让他们住嘴么?

所以,看来习近平的心智真的不正常,文革中的经历,让他将污言秽语当成了豪言壮语,把辱骂和恐吓当成了英勇战斗。楚王好细腰,而野有饿殍。在他颠倒的耻荣观的引导下,一大批以侮辱欺凌外国为能事的“战狼外交官”应运而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孜孜不倦地败坏国家形象,结怨于万国,而在他的放纵下,无数家生或野生的国师们或是在约翰逊染上新冠的消息下狂热点赞,或是以“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嘲笑印度人民的苦难(15001635-3664-41b3-a9a8-b3ca3135020f.jpeg (620×463) (rfa.org)),或是欢呼“绍伊古一战封神”,或是欢庆安倍晋三逝世……。种种彻底突破人伦底线的丧心病狂的表演,不能不让每个正派人恶心,使得中国自绝于文明世界。

国师们的表演,不但败坏国家人民的形象,更授人以柄。金灿荣的“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如今已脍炙人口,成了西方媒体人抨击中国违反公平贸易规则必然引用的金句。可笑的是,当海外华人把国内网民那些恶心言论翻译成各国文字后,官媒居然有脸指责“大翻译运动”的参加者们是“恶意抹黑中国”!难道那些烂话是翻译者们编出来的?!如果习近平麾下的大大小小官员们不带头用烂话败坏中国的国际形象,煽动中国人民的仇外心理,网上又怎么会出现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实际上,胡锡进已经招认了,“我们是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一支特种部队”。他对美国放狠话乃是国家下的那盘大棋,这战略曾经成功过:“去年初,媒体传蓬佩奥计划在离职前窜访台湾,我主笔重磅社评,警告蓬佩奥如果在离职前访台,有可能引发战争。台湾陆委会当晚对社评作出很紧张的回应,第二天美国国务院针对社评回答提问,表示蓬佩奥没有离任前访问亚洲的计划。”

这次也几乎奏效了:

“这次打佩洛西,我的话说得最重,我的那些话成为了推特上的热帖,在英语世界里广泛报道,成为了白宫和国防部劝佩洛西不要此时访台的主要依据之一,也成了美国部分主流舆论和战略学者反对佩洛西访问的理由之一。这就是老胡那些重话的价值。”

从这些话不难看出习近平的大战略:用胡锡进这种“特殊部队”“说重话”,指望吓得美国人不敢来。至于万一美国人没给吓住该怎么办,他是不会考虑的。当年流氓们在北京街头斗殴时,从来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撒丫子时就撒丫子”,别的是不会去多想的。

走笔至此,不禁为习近平当年太年轻,未能学习周恩来的指示而扼腕不已。

1967年5月,香港发生了左派暴动。8月间,造反派在中央文革的煽动下,夺了外交部的权。8月17日,港英政府勒令煽动暴乱的三家左派报纸停刊。8月20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向英国政府提出最后通牒,勒令港英当局48小时内取消对三家香港报纸的出版禁令,释放十九名被关押的驻港记者,否则一切后果由英国政府负责。8月22日通牒到期后,港英政府不予理睬。大批红卫兵革命小将冲入英国代办处,殴打英国驻华参赞和其他人员,放火烧毁了代办处。次日凌晨,周恩来紧急召见外事口造反派组织代表,愤怒斥责了这次“革命行动”。记得他说:最后通牒不是能随便乱下的。建国以来我们就只给印度政府下过一次,要他们立刻撤走在中国与锡金边界中方境内建立的哨所(当时锡金还没被印度吞并)。结果期限还没到他们就撤走了。如果他们不撤,我们是做了打的准备的。如果只是空头警告,不能言出法随,就会在国际上丢脸,损害我们的国际形象。此后周恩来向英方正式道歉,中国外交部出资修复了代办处。
两年后,在地下读书运动中,我读了基辛格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当看到他说:威胁只有在自己有决心和能力实施、而且对方也相信自己会实施时才会奏效,立刻就想起了周恩来关于下最后通牒的那番话。很明显,当年才14岁的小习没能看到、或是看懂那番话,这才会指望靠胡锡进那种特种部队的虚声恫吓去吓退美帝。

问题是,连清醒的国人都在网上评论说,“红二代都还在美国呢,打什么仗?”习近平是怎么认定美帝会相信共军敢击落佩洛西的座机的?你说这人的智力是不是有问题?至少,他总该听说过珍珠港吧?不知道珍珠港事变中有哪位阵亡人士级别有佩洛西那么高?

当然,根据华春莹8月3日的发言,中国这次并未出丑,自取其辱的其实是美帝。虽然“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被美帝侵犯了,但“我们说到做到。至于具体反制措施,……,该有的都会有,有关措施将是坚决、有力、有效,美方和‘台独’势力会持续感受到的”。

所以,中国的狠招还在后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只是拜托以后别再把“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弄得那么容易被人侵犯,好不好?你们不嫌丢人,我还为你们臊得慌呢!

早在二十年前,我就一再劝告过我党,少用民族主义煽动愚民仇外,对外更要少说狠话,剥夺自家的转圜余地,以致在不得不退让时,在愚民心目中造出“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的错觉,玩火自焚。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看来,蠢党真是不可救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