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女领袖的「服装政治学」

0

BY 陶杰 CUP新闻回带 2022年8月5日

佩洛西访台第二天,穿着天蓝色衣服,刚好配合了「特种大绶卿云勋章」绶带的颜色。 图片来源:路透社

由穿衣的角度解读一个女性领袖的话,生活会多一重姿彩。

许多人不明白:同样是元首,若一样是女人,什么时候应该穿裙子、什么时候应该着裤子?

以美国为例:第一夫人无论出席任何公众场合,都应该穿裙子。列根夫人、罗斯福夫人皆是。但议长佩洛西可以穿裤子。英女王必须穿裙子于公众,一刻也不可以被看见着裤,除非骑马。英国的女首相,戴卓尔夫人从来不穿裤子现世,因为她延续的是某种维多利亚传统价值观,但到了文翠珊入主唐宁街,受希拉莉影响,女首相愈来愈多著裤子现身于公众。

佩洛西 Auntie 在台的「服装政治学」十分精致:继闯台之夜故意穿粉红色,貌似串爆中港大小粉红。第二天,粉红色由台湾官员用领呔接力,佩姨改穿蓝色衣鞋,又似乎隔海向香港的爱国蓝 C 示威。

穿衣服要显示教养,在外国生活更加。在欧洲的城市,又比英美更严格。在这方面,有品味的妇女,衣服、鞋、项链、耳环,必懂得恰到好处,遥相呼应。

佩洛西已经 82 岁,身材保持基本窈窕,与一般美国平民平均可目测之痴肥,划清界线。严格来说,美国只有两个阶级:肥与瘦。杜林普偏肥,与拜登的瘦,令自由派在潜意识之中,增加了对前者的厌恶。

当然,若超越此中港的「华人区域视野」,佩洛西的「红白蓝」三色,更是美国国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三原色,源自法国大革命。在这个层面,若以什么小粉红蓝 C 白衣人诠释,麻雀安知鸿鹄之志,又未免小眉小眼,太小看这位全球首席女政治家了。

近年粉红色另有典故:2007 年,加拿大 Nova Scotia 省一个九年级的男中学生,穿一件粉红色外套,在校内受欺凌。同校两个高年级学生发起全校穿粉红色运动,蔓延全国,将这一天定为「校园反欺凌日」(Anti-Bullying Day )。粉红色成为锄强扶弱、捍卫善良的反欺凌象征。

佩洛西配合白宫唱双簧,代表美国选民在远东显示君临天下之势,操盘于大局,微调于细节。

而东道主蔡英文,穿深色的衣裤,低调衬托主人家气势。身为总统,为佩洛西颁授的「特种大绶卿云勋章」(这个名称富有中国传统文化品味),也是一条浅蓝色的绶带,刚刚好与佩洛西这一天的衣着相配,画面和谐而美好。外交无小事,女领袖办外交,更见一份心思与温柔。


戴卓尔夫人从来不穿裤子现世。 图片来源:Express/Getty Images

以此对照巴黎 Shopping 与街头歌舞油大妈型的艳红闹绿、喧噪于城市,品味的高级与低端立判。

东方人着欧洲的品牌,最大的挑战,是头发的颜色和身形。西方人一旦金发,穿衣服无论什么颜色都占便宜。在蒙地卡罗穿白衬衣、衬一条短黄裤子、凉鞋,与一个在油麻地的广东麻甩佬,即使着同一套颜色,就是多了一层街坊味。

同样,越南河内的一个亚洲男人,身高五呎四,即使着了一件 Versace 衬衫,在视觉上还是相当的不堪。在这方面,我相信东西文化不能相容,这位小男人最好改穿胡志明由延安窑洞里的毛泽东学来的皱皱的一件半毛装半中山服,对人类整体的美学贡献会大一些。

穿衣是一种艺术,要与环境和季节紧密结合。不论在法国海边的尼斯,还是意大利翡冷翠,著成一个喧红闹绿的河南大妈,对自从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文明世界,不可饶恕地,都是一种犯罪。前者对于天地,后者对艺术。这种冒犯,早在新约圣经里耶稣在庙堂愤怒驱逐摆地摊的小贩,已经种植在西方人遗传的文化品味意识里。

在这方面,在文革中长大的那一代中国人,做了纽约华尔街上市公司的合伙人之后,即使穿上一套亚曼尼的黑西装,在意识中永远不可能明白:为什么整个巴黎的 CHANEL 和老佛爷,都已经由中国大妈、女同胞的金钱包涵,中国人在西方还是遭到骨子里含蓄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