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普京的教训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8-06 Posted on 安徽

当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下旬作出对乌开战的决定时,他满脑子想的是按照其2014年曾试验过的、针对克里米亚的”剧本”行事,俄军透过由其耕耘多年的乌东地区,对乌克兰战略要地全面展开”闪电战”,并指望克里姆林宫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乌国内的亲俄势力闻风而动,里应外合联手接管基辅当局,并扶持亲俄势力组建新的政权,一举掌控乌克兰。然而,这次他全盘失算了,产生了致命的误判,从而犯下其政治生涯中迄今为数不多且关键的战略错误,征服乌克兰的计划在”闪电战”失败后始终不顺,在过去五个多月后,不仅无法占领乌克兰的首都基辅及京畿要地,而且在已经有限占领的地区中除了个别地方尚称稳固外,也由于乌方的反攻而变得岌岌可危。
最新的情况显示,攻乌俄军正在向南部集结,以等待乌克兰的反攻或准备可能的进攻。战事开始后一直关注俄乌战争局势的英国国防情报研究机构称,俄罗斯军用卡车、牵引火炮和其他运输设备的大型车队继续从乌克兰顿巴斯地区撤离,并向西南方向驶去;设备也正从俄国占领的梅利托波尔、别尔江斯克、马里乌波尔及俄本土通过刻赤桥进入克里米亚。同时,由800到1000名士兵组成的战术营(BTG)已被部署到克里米亚,几乎可以肯定将用于支持赫尔松地区的俄军。而乌军正在将目标集中在乌克兰南部地区的桥梁、弹药库和铁路连接上,包括连接赫尔松和俄占领的克里米亚的具有战略意义的铁路支线,而且频率越来越高。这家研究机构认为,俄对乌战争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最激烈的战斗转移到从扎波罗热附近向西南延伸至赫尔松的大约350公里的前线,与第聂伯河平行。
这些情况表明,乌军正按照早前总统泽连斯基的要求,全面展开军事部署,在南部从扎波罗热到赫尔松一线拉开战略反攻的架势,由此显示出,西方对乌援助的包括”海马斯”远程火炮系统在内的大量军事援助正在发挥重要作用,予俄重大打击,并形成心理威慑,使俄方对其在乌西南部占领区的防守产生怀疑,因此积极调整其在各占领区的军事部署,甚至从俄本土增调部队和装备驰援前线。它们是俄乌战争现状的缩影:俄罗斯对乌有意义的进攻已经接近结束,并正在努力防卫已经占领的要地,以免陷入更大的战略被动,而其能够坚持多久,在乌军受到坚定外援而俄军力量日益削弱的情况下,是存在很大疑问的。对乌克兰的战争正在成为克里姆林宫的一个战略级别的教训,尽管普京力排众议发动了战争,但战争何时结束、如何结束已经由不得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通讯主任阿尔滕新近不点名批评说,”事实是,我们的一些朋友不希望战争结束。
他们正在流鳄鱼眼泪”,并指出,”国际社会不能通过忽视俄罗斯来结束乌克兰战争。外交与和平必须是主导地位”。这个结果可能是必然的。像俄罗斯这个量级的国家,只要在内政外交方面不犯重大错误,在国际社会中就将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也正因如此,普京在执政二十年后终于犯下战略错误,那么对于莫斯科的战略对手和敌人来说,当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不容轻易放过的机会,以一举击垮傲慢、富有侵略性并扰乱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政治强人。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2021到2022年之交的时候,这位长期掌权的克里姆林宫主人,突然变得异常焦虑,并以急切的心态、不听任何劝阻——包括内部和外部的,遽然发动了对乌战争。在战争开始前夕,很大程度上,俄美关系正渐入佳境,美国和北约甚至同意为俄罗斯开辟三个高级别的谈判平台,就俄方的诉求展开机制性的谈判,而在这一机制形成前接近一年时间里,拜登当局努力推动美俄战略接触,试图重复历史故事——分化首要对手和次要对手的关系并致力于联手次要对手,共同对抗首要对手。与此同时,俄罗斯的能源地缘政治颇有成效,在德法两国的积极努力下,俄与欧洲的关系也持续推进。
可以说,战争之前,俄罗斯已经接近处于一个冷战后纯属由于力量和价值而形成的战略有利地位。然而,一切都毁于看似突如其来的对乌克兰的战争,随着战争的进行,所有人都明白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战争不会按照莫斯科的愿望结束,而西方将竭尽全力并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地塑造一个新的俄罗斯。当2月21日和24日,普京在召开联邦安全最高会议,一反过去常常表现得聪明睿断的”常态”,急切并不容反对地决定发动对乌战争的时候,从内心里发笑的可能正是它的长期对手。
从某种意义上说,拜登当局在普京决定发动对乌战争前与莫斯科的外交接触,高调事先张扬莫斯科的计划,可能包含了”请君入瓮”的意图。一切都仍沉没在历史的迷雾中。这令人联想起当前最热、几乎掩盖了俄乌战争局势的另一个事态。
同样的”剧本”是否正在演绎呢?
Modified on 2022-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