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习近平梦游「一港两制」

0

▲2022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新任特首的宣誓就职仪式上的讲话。 Adobe Stock

中共独裁者习近平出席香港主权转移25周年与新特首的就职大典,自然要大书特书个人的功绩与权威。不幸香港的疫情复发,主要官员有几位都染上祖国的武汉肺炎,让习近平进退两难。如果不亲自驾临而靠视讯,不但显出他的贪生怕死,更让人觉得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因为自从2020年初武汉肺炎蔓延以来,习近平就不敢出国,就怕被老外「以其人之毒还治其人之身」,使他身心受害。那香港不就是习近平不能去的外国?

习近平来港「有创意」

于是,中共当局采取了颇有创意的新办法,就是第一天(6月30日)下午习近平来香港出席庆祝活动,晚上由特首设宴招待,饭后习近平回深圳睡觉,第二天(7月1日)早上再来香港出席新特首的就职典礼。这样,即可避免在香港的酒店过夜染疫,也可以避免被人暗杀。

不但如此,习近平这次南下,不坐飞机而是搭高铁,表面上可能要学毛泽东当年搭火车南巡,实质上也是怕被暗杀。不久前东航一家客机从梧州高空急坠掉落人员全亡,当局至今未说明事故原因,外电则报导是机师的自杀性行为。习近平得罪人太多,除了所谓反贪排除异己,共人家的产,清零还导致出了不少人命乃至许多人的财产损失,更何况「无产阶级专政」不知害了多少基层民众,许多人与习近平有血海深仇,如果不幸他的机师即使三代贫农或者红色后代,也可能最近「性质」突然变了而成为「反革命家属」,那么谋害习近平也不是不可能。飞机出事就是人命,毛泽东以前的火车「专列」有三部列车前后相隔一定距离同行,毛泽东坐在中间或后面一部,即使埋下地雷也是第一部遭殃,真的不幸翻车,也不一定出人命。

然而这样安排,看来习近平还不是很放心,因为照片所见,7月1日上午新特首李家超在就职典礼发表讲话时,底下的习近平与前特首林郑月娥等官员都眯上眼睛养神或呼呼大睡。这说明,这些天,香港官员与习近平都睡不着觉,香港官员是担心招待不周,或者真的把病毒传给了习近平而犯死罪;习近平也不放心在香港会出什么意外,因为他知道香港人恨他摧毁香港的政治经济生活秩序;即使他回到深圳睡觉,到底深圳太近香港,香港这个「反共前哨」的黑手会不会伸进深圳,所以那晚他在深圳也睡不好觉。所以才会出现那片几近「躺平」的丑态,全是梦到周公。

陈腔滥调的党八股

这次活动的特点,是香港经过《港区国安法》清洗之后,号称已经实现北京的「爱国者治港」的「全面管治」,从而「二次回归」,香港的大小官员则言必称习主席如何如何。但是从大家梦游周公的表现,这些话语都很虚假,而习近平不敢在香港过夜,不但缺乏对特区政府的信任,对中联办也不够信任,因为他已经是孤家寡人!尤其他在讲话中说「香港同胞始终同祖国风雨同舟、血脉相连」更是屁话。

因此不管谁的讲话,那些陈腔滥调的党八股在所难免。然而在评功摆好之时,也透露出习近平内心的焦虑,那就是他说:「回归祖国后,香港战胜各种风雨挑战,稳步前行。无论是国际金融危机、新冠肺炎疫情,还是一些剧烈的社会动荡,都没有阻挡住香港行进的脚步。25年来,香港经济蓬勃发展,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稳固,创新科技产业迅速兴起,自由开放雄冠全球,营商环境世界一流,包括《普通法》在内的原有法律得到保持和发展,各项社会事业全面进步,社会大局总体稳定。香港作为国际大都会的勃勃生机令世界为之赞叹。」

前半段是明显的谎言,明明《基本法》规定2007年后的普选不但停滞,现在更是消失,何来「稳步前行」?明明香港经济已经倒退,不但大批外资撤离,许多香港人也逃命式的移民,当局不但承认学校已经招不到学生,考进大学的标准也会放低,甚至连医护人员因为大量移民而要到中国招聘。习近平所描述的上述「世界一流」、「世界为之赞叹」的荣景是九七前而不是现在。要不,习近平为何不引用当今西方媒体对相关的赞叹文章?

更令人意外的,习近平这个小学生居然也会说「普通法」,然而他真的懂得《普通法》与《大陆法》的区别吗?九七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港方副主任、工商界人士安子介就强调须「港法治港」,他是1949年期间自上海逃来香港后来又亲中的商人,他就是担心中国以《大陆法》来取代香港的《普通法》,甚至失去香港的司法独立;这些在《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也有所规定。然而破坏香港《普通法》的就是中共自己,动不动就由人大常委会释法,就是用中国的《大陆法》来推翻香港用《普通法》做出的判决。而将北京制定的《港区国安法》强加在香港头上,凌驾于香港所有的法律之上,就是全面扼杀香港的《普通法》!亏得习近平还敢无耻的说:「包括《普通法》在内的原有法律得到保持和发展」。

目前除了假日,连星期六香港法庭都在「赶货」审讯上千个被香港警方拘捕控告的「暴动」人犯与其他政治犯。有个别法官还企图用《普通法》为那些「暴徒」减罪或免罪,但许多都被林郑爱将的律政司长郑若骅一再追诉,非把他们定成重罪不可。包包里有一张「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贴纸就被起诉为「煽动颠覆政权」,这是《普通法》吗?这些「颠覆」被上纲上线违反《港区国安法》,由国安署指定若干亲共法官专门审讯,这是《普通法》还是「共产法」?

习近平另一处提及《普通法》是下面一段:「中央政府完全支持香港长期保持独特地位和优势,巩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维护自由开放规范的营商环境,保持《普通法》制度,拓展畅通便捷的国际联系。」第一个《普通法》联系到香港的「国际大都会」地位,这里是联系到「国际金融中心」,明显看出习近平为香港的沉沦焦虑,妄图用《普通法》来挽救外资的信心。

習近平以《大陸法》來鎮壓政治異己人士,卻又用《普通法》來維持香港原來的經濟活動,可謂「一港兩制」。Getty Images

▲习近平以《大陆法》来镇压政治异己人士,却又用《普通法》来维持香港原来的经济活动,可谓「一港两制」。 Getty Images

《大陆法》审政治 《普通法》审经济

习近平的这种焦虑是可以理解的,香港以前为中国提供外汇等许多好处,是会生金蛋的金鸡;如今政治肃杀拖累了经济地位,反而许多要靠祖国「救济」,变成了中国的包袱。能够创造价值的专业人士走了,新来的却是中国特权阶层或来香港领取综合援助的贫困户,这样的香港只能拖累中国,700万人要由中央政府养起他们,这是多大的反差?何况「祖国」也因为香港的贫穷而变贫穷。

这似乎就看出,习近平准备《大陆法》来镇压政治异己人士,却又用《普通法》来维持香港原来的经济活动,或者说政治上左,经济上右。这不就是邓小平、江泽民那一套,那是中国模式,哪来的香港独特地位?香港有言论自由,有民主选举,有司法独立才是香港特色,香港当喉舌点名某人某事,特区政府就要去捉人解散机构,这不是「党领导一切」,党领导司法?有个屁特色!

从法律上说,用《大陆法》来审讯政治案件,用《普通法》来审理经济案件。这样香港就一分为二,形成「一港两法」、「一港两制」。如果这不是习近平的精神分裂,就是习近平在梦游周公时梦到的。

当然,这不是习近平的个人创造,在今年七一前夕,特区的「爱国者」正在纷纷扬眉吐气大喊政治口号之时,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前任特首的地下党员梁振英在接受香港《明报》为「回归」25年做的专辑所做的采访时就认为「真是要转个话题」。他说,香港应放下过去谈得太多的政治,改为讨论未来的经济发展,「太多问题值得探讨,但我不认为是政治,更加不是政改」。

一向政治挂帅、宁左勿右的梁振英突然认为经济比政治更重要,显然是中央已经发现香港逐渐失去对中国的利用价值而要「纠偏」,而对中共来说,地方政府与全民应该「拼经济」,政治权力由党中央来掌握,从而接受所有的经济成果也是他们的一贯思想。当年马英九出任总统也是鼓吹民众拼经济,别理政治,他就趁机开门揖盗、化独渐统。

问题是要维持香港国际大都会,尤其是金融中心的地位,除了独立的法治,还需要有全套的服务机构与专业的服务人员,他们也要熟悉、运用《普通法》,如果对他们用中国的《大陆法》来治罪,限制他们的言论自由,又怎能维持与发展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也怪不得习近平会在7月1日那天在大庭广众面前梦见周公。而周公所代表的中国封建礼乐文化,与现代法治与现代金融相距十万八千里!

香港观点
看 杂志 第236期
2022年8月5日
林保华
作者为资深评论家、专栏作家、中共党史学者。曾担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员,研究中国政经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