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面对中共军演 修正台湾国防三个漏洞

0

解放军东部战区的炮弹发射演训。 (美联社)

一场海外军演,既是敌军的武力操练,也是我军应对的演习。站在军事角度,演习是为了修正缺失,所以必须严格的做AAR(After Action Review,行动后检讨),俾便修正缺失,获取经验教训,并用最快速度补强。

专业判断正确 沟通方式错误

在这次中共军演中,国安当局与国防部最大的缺失,无疑是危机讯息的发布。一开始,国防部说没有飞弹掠过台湾上空,不到几小时就被日本防卫厅的讯息打脸,这才承认有飞弹飞越台湾上空超越射击,但辩称因为高度超出100公里卡门线,不算领空,且依轨迹判断对台湾并无威胁,为免造成民众恐慌,故未发布警报。

国防部的军事专业判断是对的,但危机处理的沟通方式是错的。已讲过无数次,危机当下,人人都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此时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信」的权威发布消息,告知民众必要的资讯。 「Trust(信任)」是所有危机讯息发布的不可破铁则,如果失掉信任,民众自会去四处寻找额外讯息,却又无法分辨真假,反而会造成谣言四起。在这个网路发达,民众教育水准普遍提高的现代社会,遮盖不利讯息是蠢到不能再蠢的危机处理方法。想要民众安心或遮蔽情报来源,可以过滤后再发布,或发布必要讯息后再予解释说明,就像后来苏紫云和王立第二战研所做的那样,这些讯息对于安定民心的效果,远比国防部那种盖布袋的讲法高明得多。

我们可以理解,军事讯息的发布,永远有它先天的内在矛盾。一方面,不能让敌人太清楚我们知道了什么?另方面又需要发布必要讯息获得信任。但我国国军向来坚信什么都不说,保持民众无知,讲些好听话安抚民众,日子就可以过了。国共内战大败,我们称之为「转进」,当年还有军报称「我军转进神速,匪军追赶不及」。东山岛战役明明打得惨不忍睹,却要称之为「大胜」,但此后战史资料几乎全部抹去。一直到洪仲丘案,国防部简直成为全民公敌,却还没有因此记取教训,仍旧迷恋着「说好话」的传统。这不但错估了现代网路与民主社会中,讯息的传播速度与广度,更是在侮辱民众智慧,重挫了民众对国军与政府的信任。但「信任」不是喊着叫人「相信」你,而是「听其言,观其行」,经过一次又一次验证为真,才能「赢得」人们的信任。

军事讯息的发布,永远有它先天的内在矛盾。一方面,不能让敌人太清楚我们知道了什么?另方面又需要发布必要讯息获得信任。图为台湾万安演习。 (美联社)

在民主社会中,面对战争威胁,国军不能老是叫人「相信」国军,这种相信或信任,必须建立在普遍可信的知识基础,与具有对策的相应行动上。美国南北战争第一场战役-牛奔河之役时,由于战区就在华盛顿DC南方约30英哩,对战争无知且天性乐观的DC民众,就跟这次想去小琉球看演习的民众一样,携家带眷,带着野餐前去观战,结果战事不利,血肉横飞,吓得老弱妇孺拔腿狂奔。这就是无知的代价。

相反的,知道太多了也会出事。 2017年8月29日上午6点2分,民众被手机警报声吵醒,告知北韩发射飞弹,请大家往防空避难所避难,这就是著名的「J警报」事件。日本在此前数年,为因应北朝鲜的飞弹威胁,制定了一系列预警与防灾计划,不但有警报发布,列车也停驶,完全比照空袭。但后来发现,北韩飞弹飞过日本上空550公里,远超过标准三型飞弹的拦截高度(160km),后来落在距日本1180公里的太平洋中,使得这场演习看起来像是一场闹剧。而且当警报发布,多数人根本不知道防空避难所在那?电车站挤满了急着上班上课的人群,少数人自行前往政府机关要求避难,却被也是一头雾水的职员安置在大厅,相关配套措施完全没有落实,还差点引发一场政治风暴。

所以,对于普遍对军事无知的台湾民众,国防部不发警报是对的,但事后清楚说明是必要的,尤其不应等其他国家来纠正自己的讯息,让自己的信任度扫地,也反让更多谣言和谬论滋生。

应对共军「灰色地带」的骚扰

第二个需要快速补强的,是国军应对共军「灰色地带」的侵犯与骚扰。共军近年在不引发正规战争的前提下,发展出很多灰色地带的骚扰战术,例如无人机侵犯领空,或以海上民兵侵犯领海,拖网渔船勾断海缆、抽砂船改变海岸地貌…,菲律宾等南海国家与美军都深受其害,这期美国海军杂志Proceedings(2022.8)便有专文讨论。海军学者还在2019年出过一本《中国海上灰色地带行动》专书,专门讨论中国的海上骚扰行动。

应对这些骚扰行动,美军学者的建议,是与盟邦建立「邻里守望」的类似海上警察机制,以「非致命性手段」进行检查、逮补、扣押,令其得不偿失,并配备法律、影像、纪录人员,公开中国的非法越界与蛮横行为,在国际上赢得叙事。并且要计算成本效益,不应以「高端资产」(战舰)去应对敌人的「低端资产」(蓝色铁壳船),也应发展相应的「非致命性武器」,以作驱离之用。

举例来说,用信号弹警告无人机,被讥为「对牛弹琴」。那可不可以用电子干扰等「软杀」手段令其迷航坠海?或以农用无人机对其喷洒特殊涂料,令其影像侦搜设备失效?或撒落干扰丝或尼龙绳,造成其螺旋桨卡叶?同时声明不来领空就不处理,但侵犯领空者一定处理?

不是只有「开火」或「不开火」的选择

同样概念也可用在对付犯台战机。军友们说笑讨论过,为何不开放澎湖及恒春机场为「国际空中玩家乐园」,国际上的飞行爱好者,均可登记后上天飞行玩乐,如果不幸与共机意外擦撞或发生事故,责任自负。我国的驱离广播也不必那么死板僵硬,讲完该讲的话后就换心战大队的妹Y上:「高度3千米的歼-16共军弟兄,你干嘛这么拼命呢?老胡躲在北京家里乱放炮,面子挂不住了,就叫你们来喂飞弹送死?这值得吗?你怎不想想漂亮的女朋友?想想自己乡下的老爸老妈?你要是不小心回不去了,他们怎么活啊?村镇银行里那点老本现在领不出来了,你确定国家给你的抚恤金,不会被你的长官们给吞了吗?小兄弟,您是明白人,为老胡那种嘴炮王去卖命送死?不值得啊……」

一直讲到他离开为止。照共军政战那种疑神疑鬼的特性,就算没人动摇,回去也有写不完的报告。你不过来就没事,过来就有一堆麻烦事,把烫手山芋丢给对方,你烧油钱我只出张嘴,这才叫「不对称作战」嘛!

国军将领的脑袋必须多点弹性,随时计算各种应对手段的成本效益,才能有效阻挡中国在灰色地带的不断骚扰。图为中共轰六战机演训。 (美联社)

同时,政府也应发布讯息让民众知道,中共不只惹毛台湾,也正惹毛日本和韩国,我们是「德不孤,必有邻」,赢得国内外的叙事。当共军不断以机舰侵犯推挤「台海中线」时,也以同样手法推挤东海的「日中中线」。 6月底时,美军调集F-22等大批战机,由日本预警机和加油机支援,群集飞越日中中线,直抵中国领空边缘,以为反制。

国防部与国军的问题是,脑中只有开枪与不开枪两个选项,而且极度缺乏无人机、无人舰、小型舰艇、民用改造非致命性武器等低成本装备,使得工具与接战准则都缺乏弹性,极好被敌军预测。国军将领的脑袋必须多点弹性,随时计算各种应对手段的成本效益,才能有效阻挡中国在灰色地带的不断骚扰。

建置「全民防卫体系」

最后,是「全民防卫体系」的积极建置。从俄乌战争引起全民防卫呼声至今四个多月,党政军高层喊完口号后毫无实质动作,令许多军友大为不耐。近日与美国朋友聊天中,曾提到美国军方有些人认为中共恐怕不会等到2027年才动手打台湾,这一、两年便有可能提前动手,大规模军演更加深了这种疑虑。所以,军方放弃独揽所有军事资源及讯息的习性,有计划的快速建立全民防卫体系,防止中共岸对岸直升机垂直突袭,消灭岛内第五纵队破坏,动员资讯人才保卫资安,至少快速重建早已朽烂的民防系统,都是面对「明显而立即的危险」时,我们必要且须快速采取的行动。现在不是拿笔的文青作文的好时节,而是拿枪的步兵组织起来的时候,这才是面对真实的威胁时,真正能安定人心的务实作法。

我不想过度批评指责国防部,但很多事都显示,政府高层与国军将领,缺乏急切的危机意识,甚至缺乏足够的军事知识沟通,以及与民众有效沟通的危机沟通技巧。以至于连执政党立委,出面发言辩护时都还会讲错概念。军事是一种专业,「好男不当兵」、「唯有读书高」、「两岸只能谈不能打」、「不要惹怒中共」这些传统思维,早已无法应对当前的危机,人家已经摆明要来抢亲占屋了,飞弹石头都丢过房顶了,还有什么好谈好忍的?不快点准备好自卫手段,就只有等死投降,任人宰割,岂是危机当下之所应为?

孙子兵法云:「将有五危:必死可杀,必生可虏,忿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危机当下的国家领导者们,都是应对危机时的大将,岂能优柔寡断,力求周延,以至于动作迟缓,缓不济急?台湾人民从小就要应对台风、地震等大小灾变,早就训练出一身「皮」性,凡事第一次比较怕,以后就皮皮的自有方法应对。我们的民心没有官员们想的那么脆弱,反而是当官当久的人比较脆弱。所以,请随时告知大众真实状况与不利讯息,并且附带应对方案,至少事后提出改进方案,不惧不怕,稳健应对,这样才是安定民心最妥善的作法。

※作者为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