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礁絮语:陈春花的前世今生

0

这些天一个叫陈春花的女士在网络上大火了,在没有这些天的大火之前,陈春花就已经是一个不得了的女性了,看看她身上吓人的光环:

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

被称为“华为军师”“华为海军司令”,任正非亲自为她当司机

中国管理学界的女版德鲁克

被盗版商觊觎的畅销书作家

三天课卖10万元的王牌讲师……

管理学专业学者,出版过大量管理学著作

曾出任新希望六和CEO,为乐视等企业站台

多次入选过“中国最具影响力25位商界女性”,2015年更是名列榜单第二

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商学院院长,同时还是商界名流,这在今天中国的学界并不少见,学界和商界、官界都是相通、相辅相成的,或者叫相互勾结利用,沆瀣一气的。但不幸,陈春花的牛皮还是吹破了。先是华为发声明与她“割席”,说华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后又被揭出她的博士硕士学位造假,她的“博士学位”得自于爱尔兰欧洲大学,是一所连官网都没有的野鸡大学,北京大学终止了她的聘用合同,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很快停止了她的客座教授的工作。就这样,陈春花的光环褪去,成了吃瓜群众口中过度自我营销的鸡汤知识分子。她成了一位前有滔滔前行的古人,后有源源不断的中国学商官界骗子造假丑闻榜上来者的又一位。

我知道一个女骗子,没准是陈春花的前生。

那时候我在武汉大学读书,一天系里开大会,会上宣布开除一个比我高一个年纪的女生的学籍,这个女生姓王,来自青海的一个县城,在这个大会上我看见了王女生的真容,她容貌非常一般,是你见了三次五次也记不起来,把她放在人群中你不会多看她一眼的那种,身材可以用臃肿来描述。王女生的父亲是当地一家集体小厂的会计,她也是从那个厂来上大学的。

就这样一个容貌不惊人的小城女生,在学校里和人说她的父亲是二炮司令,我们那个时候还都不知道二炮是什么部队,她还说王震是她的伯父。她和许多人说过她的家世,也有人不信并质疑,问他为什么来自青海小县城,她都用“高层政治斗争机密”推脱掉,可有人就真信了。她同班有一个男同学,父亲曾做过武汉军区副参谋长,那时仕途不得意,儿子和父亲说起他有一个这样的神秘同学,父亲让儿子与王女生谈朋友,想用儿子的“美男计”打通自己的仕途,王女生和这对父子吹牛说她有通到当时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的门路。老参谋长郑重给叶帅写了封亲笔信,托王女生转交。王女生粗心,将这封信弄丢了,有人捡到,看到是给中央领导的信,交给公安部门,王女生东窗事发,就被学校开除了。

冒充高干子女行骗是那个年代的特色,上海有一个小伙子冒充中央高级领导的儿子招摇撞骗,大小官吏竞相逢迎巴结,事情暴露后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发出天问“假如我是真的”?后来著名剧作家沙叶新以这句问话为题写出话剧上演,揭露讽刺高官及其家眷可以享有巨大的特权、而平民只是冒充一下沾点儿光就要坐牢的丑恶社会现实,风靡全国,有司恼羞成怒,该剧禁演,剧作者被批。

在系里的开除会上,我看王女生的神色并不太沮丧,专程将王女生送回青海老家的女辅导员回来和我们聊天说,火车上王女生还和她吹牛,说回到家后她就马上要到上海培训进修。

第三代“核心”的名言叫“与时俱进”,四十多年改革开放,鱼龙混杂,翻江倒海,王女生进化成了陈春花,这种进化到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