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明哲: 身处自由国度、却怀奴心之人最可悲

0

遭中国监禁的台湾籍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与妻子李净瑜在位于台北的国际特赦组织写信声援人权受害者。(美国之音记者金谷摄)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访台期间,特别关注台湾的白色恐怖统治历史。她8月3日参访了位于新北市的景美人权园区,并与三位曾遭中共压迫的人权受害者会面,包括在中国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5年后于4月获释返回台湾的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原籍香港的林荣基和前中国六四运动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李明哲透过脸书帖文透露,佩洛西在会见中批评说,“中国很大,大到让很多人忘记了做为‘人’的基本价值。”李明哲对此表示赞同,称有些台湾人身处自由国度,却有着奴隶的心智,面对中国打压时,也只会叫嚣台湾人退让,最是可悲。

李明哲会见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后,于8月4日发布脸书贴文,向这位终生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价值的美国国会领袖致敬。他写道:佩洛西“几乎用‘恳求’的语气强调自己已经82岁了都没有放弃,希望我们也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与坚持。她认为,中国武力威胁台湾是对自由民主人权最大的挑战。”

据李明哲透露,佩洛西在会谈中还说,中国虽大,但很多人无视做人的基本价值。

对于佩洛西发出的警语,李明哲说,他感同身受,因为他是第一位被中共罗织“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而遭关押五年的台湾人。

监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

曾遭中国监禁的台湾籍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与妻子李净瑜在位于台北的国际特赦组织写信声援人权受害者。(美国之音记者金谷摄)

曾遭中国监禁的台湾籍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与妻子李净瑜在位于台北的国际特赦组织写信声援人权受害者。(美国之音记者金谷摄) 

今年4月才刑满出狱、回到台湾的李明哲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他虽在湖南赤山监狱的狭小牢房度过5年,但却能从狱中百态,看透中国人靠阶级、拉关系的社会缩影,以及他们的奴性。

李明哲说:“过去中国人是封建社会的奴隶。共产党上台之后,他们是封建社会奴隶的奴隶,因为中国社会是更靠关系,更靠阶级,完全是阶级化的一个社会。你没有关系,你几乎寸步难行。所以,如果真的关心中国社会,你在中国社会,你会发现,中国完全不是靠法治,是靠关系。我们在监狱里面,那个社会就看得很清楚,最基本你(在狱中)要生存要买吃的,都要靠关系。”

李明哲说,他看得很清楚,中国监狱的生态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

他说,人犯在狱中几乎没有人权,生活状况也极差,包括食材粗劣,用油极差,只要稍微变冷,就散发出浓浓的臭馊味,让人难以下咽。饮用水则来自混浊的洞庭湖,连狱警都不敢喝,但犯人们非喝不可。

他说,赤山监狱里最常见的病就是肾结石和尿道结石,因为水源不乾净。

因此,李明哲说,他在狱中只能靠李凈瑜存的零用金,去买一些令他不那么作呕的食物。但某次探视,李凈瑜跟狱方要了李明哲的健康报告,看到他身体出现状况后,竟和他发生了五年来唯一的一次争执。

李明哲说:“有一次净瑜来看我,大概在这五年(期间),她所有来看我的十几次,唯一一次,我们两个快吵起来。李凈瑜问我说,你在监狱都买什么吃的?我大概讲了,我买了哪些东西,李凈瑜就回我一句话说,你可不可以买健康一点(的)东西?买一些食物的原型,不要买加工品。我当时很火,我只跟她讲一句话说,我们买东西,已经不是为了健康,是为了生存,因为你会发现,中国无处不是特权,你(若)完全依照它的制度,你完全没办法生活。”

中国社会特权当道

李明哲还解释道,监狱超市都在白天上货,但整座监狱只有“老弱病残”监区的犯人才能在白天的第一时间去买货,但那个监区其实是特权的温床,充斥着“有关系”、走后门的人,真正的老弱病残者根本住不进去。李明哲苦笑说,监狱办篮球比赛,老弱病残监区不仅能组出一支篮球队,还能打赢,就看得出他们是多么身强体壮。

李明哲说,监狱卖的都是外面卖不掉的次级品,有特权的犯人在超市买过一轮后,其他监区只能捡剩下的劣级品。他说,他充其量只能买到料理包或香肠等加工品,有时连含肉块的料理包都买不到。如果想吃好一点,就得去贿络“管事犯”,就是帮狱警管理犯人的犯人,给他们一点好处。

但那些无依无靠、没有家人存零用金的犯人怎么办呢?

李明哲说,他们只能帮人洗衣、轮值晚班、做事,靠加倍的劳力来换取物资。但狱中劳动工时高、报酬低,每人每月的工资仅约70-90块人民币。

他还说,赤山监狱几乎将犯人机械化,因为其思维是,对罪犯强制性劳动可以改造其心志,因此,每天早上不到七点,犯人就得进工厂,工作到晚上七点,工时超过12小时,不喜欢也得做,因为达不到绩效会被处罚。

一刀切 中国治理模式不人道

他说,狱中的犯人每天仅放风一个多小时,得在这“自由时间”内,仓促完成所有“私事”,包括洗澡、洗衣服、晾衣,一处理完就差不多得上床睡觉,每个人都被训练成像劳动机器人一样。

李明哲说,中国狱中的百态,其实在监狱外的中国社会也常见。

例如,今年三月底,北京为了控制新冠疫情,对上海采严厉的全市封控。他说,上海封城一刀切的处理模式,反映出中共当权者的思维,因为在狱中,也是同一套治理模式,一人违规,所有犯人都连坐受罚。

李明哲说:“狱政就反映整个中国政府的状况。狱政处理就是一刀切的方式,因为一刀切是最方便管理者,(但)对被管理者是最不人道的处理模式。我们从赤山监狱来看,中国政府一刀切的模式从下到上都是这样子,然后,执法者本身不受法律约束。这种模式对内就是奴役自己国家的人民,对外就是破坏国际的秩序。”

现年47岁的李明哲在台湾是所谓的外省二代,父母都是1949年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遭中共拘捕前,他是位非政府组织的(NGO)工作者,负责援救中国的维权人士及其家属。

以国安之名 行政治迫害之实

视频截图显示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左)在中国湖南岳阳中级法院出庭(2017年11月28日)。法庭一审宣判李明哲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判5年徒刑。

视频截图显示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左)在中国湖南岳阳中级法院出庭(2017年11月28日)。法庭一审宣判李明哲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判5年徒刑。 

李明哲于2017年3月经澳门入境中国珠海市后,随即被逮捕,检察官以李明哲在台湾网络上发表过的言论为藉口,罗织了“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起诉他。李明哲说,他在历经两个月昼夜不分、饱受精神折磨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迫认罪,并被判处5年后,关进中国押重刑犯的湖南省赤山监狱,直到今年4月才出狱,返回台湾。

他痛斥,中共不仅对他政治迫害,还非法扩张中国所谓的国家主权。

李明哲说:“我不是中国公民,你把我当中国公民一样的审判,其实是把自己的国家的主权无限扩张。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来在台湾没有行使过主权,把台湾当作自己的领土,跟它这些日子把台湾海峡说成是中国的内海,其实公然挑战国际海洋法的公约,都是强行要改变国际现有规则的一个扩张的主义,所以我个人只是它的扩张主义的受害者。”

在中国服刑五年,对李明哲的身心都带来极大的创伤。

他在受访过程中,不时拧鼻,因为在狱中最后一年,他被分配到裁切布料的工作时,吸入太多废屑,引发过敏反应,至今仍饱受后遗症之苦。

对于他所受过的苦,妻子李凈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陪同李明哲受访时,不时查看李明哲的状况,或趁空档递上卫生纸、拍拍他的背、摸摸他的头,似乎无时都在确认李明哲是真的回到自己身边。

台湾人勿当自由国家的奴隶

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2017年3月向媒体展示李明哲以往活动的照片 (资料照片)

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2017年3月向媒体展示李明哲以往活动的照片 (资料照片) 

其实李明哲在中国狱中受苦,人在台湾的李凈瑜也不好过。

她在救援李明哲期间,坚毅刚强的“非典型家属”形象,让她一度饱受苛责,但她仍不改本色,也不愿落入痛哭流涕的弱者刻板印象。

其实,私底下的李凈瑜是很爱哭的,也很瘦弱的。尤其那五年内,她备受折磨,曾昏倒过三次,也暴瘦13公斤,一度不成人形,但她坚持,不管李明哲的处境如何艰难,都不向中国示弱。

李凈瑜告诉美国之音:“我无法决定中共何时释放李明哲,(但)至少我可以决定的是,那个关押在中国的李明哲,他(要)用什么姿态、什么样的思考,去面对他的处境。”

对于妻子的高调奔走,李明哲说,他很感谢李凈瑜坚决不向中共低头,否则形同告诉中国,其恐吓和打压手段是有效的,如此一来,中共就会继续无视世界人权标准跟台湾的法治,肆无忌惮地以同样的手法,任意抓捕台湾人。

他说:“在我出事的时候,在李凈瑜做救援工作的时候,很多人批评李凈瑜说,希望李凈瑜要低调,批评李凈瑜想选举,批评李凈瑜冷血,我认为,这些人必须要去思考,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知到,你们自己是自由人?还是你们只是一个在自由国家的奴隶?”

李明哲认为,李凈瑜强悍的立场最终发挥关键效果。

他说,在位于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和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等团体的协助下,李凈瑜成功地让美国政府、国务院、国会、欧洲议会、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和多位英、德、荷等国的国会议员等,开始关注李明哲案,并施压中国政府如期释放李明哲。

李明哲认为,李净瑜的国际救援,让中国政府产生顾忌,才因此让他在中国获得了“依法行政”的待遇。他说,据他了解,习近平上台后,所有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法办的犯人,政府都以涉及国家安全理由进行秘密审判,并拒绝家属旁听。但他的案子不仅公开审判,李凈瑜和李明哲的母亲,也可以旁听。

化身监狱里的人权工作者

李明哲说,中国政府对政治犯的惯用手段是长期软禁,并断绝他们与家属的联系。他说,人在与外界长期隔绝的情况下,会陷入很多幻想,包括是否被家人抛弃?是否被外界遗忘?精神状况可能因此处于崩溃边缘,心生恐惧的政治犯若出狱后因此噤声,中国政府恫吓的伎俩就奏效了。

李明哲说,李凈瑜可以入监探视,他也能透过李凈瑜,将中国的狱政不时向外界反映,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只是一个囚犯,而是一名“在中国监狱里做田野调查的人权工作者”。因为能与外界保持联系,李明哲的身心因此有了寄托,也有动力伺机偷偷向狱友们宣扬人权理念,利用两岸司法和制度的差异,让他们了解到中国人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李明哲说:“一个救援工作的成功在于什么?你把李明哲救回来?李明哲几年回来不是重点,他回来以后可以继续做人权工作,而且他可以把他这几年的观察,带回来台湾,透过媒体的专访,把中国的制度性的问题,向全世界公开,那个是救援李明哲真正的意义。我要跟中国政府讲,你们关李明哲五年是失败的,是完全没有办法达到你们要的效果,所以李明哲回来会继续做民主、人权的工作,我觉得那个东西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明哲认为,援救李明哲,救的并非他个人,而是救他所代表的精神和价值观,那也是一场民主和专制的博弈。

五年的启示

回到台湾后,李明哲看到台湾境内的亲中派,感受尤深。

例如,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后,中共在台湾周边、国际最繁忙的航道上进行实弹军事演习,拉高印太区的紧张情势之际,台湾内部竟有人把矛头指向蔡英文政府,指责她激怒中共,才会升高台湾危机。

李明哲认为,这种弱者对强者、被压迫者对压迫者的心态,很难转型的。

李明哲说:这是“过去(台湾在)国民党统治、白色恐怖(时期)留下来的阴霾。过去国民党让我们不要谈政治,对有权力者要敬畏、要恐惧,那个心态一直遗留到今天。所以,我们今天对中国,只是换一个角色,以前是对国民党,现在对共产党(敬畏)而已。共产党压迫台湾的时候,很多人要求台湾政府退让,有些台湾人是人在自由的国家,但是有奴隶的心智。台湾面对中国打压的时候,你是应该去要求中国不准打压我们,去对抗中国,而不是要求台湾人退让、忍让,配合中国政府。”

李明哲说,中国有许多政治犯,在面对极恶劣的打压时,仍保有自由人的心志,非常值得敬佩。他呼吁台湾人在目睹香港公民社会被整个扑灭后,要认真思考,自己还想要保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未来的规划

今年4月获释返台后,李明哲和妻子李凈瑜一一拜访各NGO团体,向他们致谢。他说,各方的力量和所作所为,即便微小,都对狱中的他有所助益。他说,他过去秘密救援中国政治犯,但现在身分曝光后,不可能再维系昔日的中国人脉,因此,他还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不过,肯定的是,他会继续关注人权,继续在台北文山社区大学工作,并打破同温层,和一般民众直接对话。

有吸烟习惯的李明哲,在接受访谈前,点了根烟,他说,他在吸吐间,自由感油生。尤其在狱中,他也会用妻子寄存的零用金买烟,但他说,同样吞云吐雾,自由和被禁锢的味道,天壤之别。

(受访者表述的是其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