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台企必须有十八套剧本

0

台湾许多企业多年来侥幸以对的事件,而今已迫在眉睫:中共对台企的算总帐。严格说,算帐的小动作大约五年前就已陆续开始,只是受害方不说、媒体不报而已。但这次不一样,因为北京真的没钱了,不但外汇不够了,连人民币都转不过来了;换句话说,北京没选择,饥饿之下只能焚琴煮鹤。台企的大小老板、大小股东们,必须冷酷的把北京可能采取的激烈手段全部摊到桌面,一一做出预策。台企必须有剧本,政府也一样;宁可备而不用,不能临场空中抓药。

先定义范围。本文所谓的「台企」,包含以下几类注册于台湾的企业,无论上市或非上市、无论是实体的还是金融的:1)在中国内地有直接投资的;2)间接通过香港或境外公司、机构投资中国内地的;3)虽然未参与中国投资,但有相当业务量来自以上两类公司、或直接来自中国本地公司的。

过去台企担心的主要是政治表态,或因政治问题而引起的经济绑架。这方面,台企早已练就一身功夫:或者不沾政治,或者口头表个态,甚至行为上配合北京,通常就可过关。此处要提醒的是,过去的那一套即将不管用了,就算台企在台湾公开朗诵人民日报或习近平讲话,也起不到护身符作用了。

因为,政治不能当饭吃,而这次刮来的风暴起因是吃饭问题。中共治下的中国,「三驾马车」- 基建、进出口、外资都摇摇欲坠;「两个循环」- 外循环、内循环都已断链;「一带一路」几近停摆。所有病征汇总于一个现象:钱没了。

中国外汇紧张,已经到了七月初北京必须挪用香港外汇1200亿美元的程度。人民币紧张,已经到了「清零政策」下负责执法的「大白」拿不到工资而抗议、「核酸检测站」人员领不到薪水而罢工、大小银行存户领不出现钞/打不出款的地步。

外汇流动性出问题,逼到最后就是减少、停止进口,或强迫以人民币支付。再来就是停止换汇、制止外资离场。最不堪的还有强迫投资。

人民币流动性出问题,逼到最后就是强制性摊派,不论是指定用途的强制借款,还是强制置留款项。

以上是帐本上的现金流问题,此外还有帐本上的资产负债表问题。为了应付地方政府以及各级银行甚至国有企业的「资不抵债」趋势,体质还算好的企业被「共同富裕」的机率越来越大。 「共同富裕」的方式极多,从赤裸裸的威胁勒索敲诈,到无底线的翻旧帐查税,到以投资为名但明知打水漂的不乐之捐,总有一款适合你。

台企,是负有原罪的,只要公司的注册地点在台湾,或负责人生活在台湾,无论拿的是哪国护照,都是头号对象。这次,算的是「总帐」,也就是台企与中国发生关系以来,所有赚得的钱都得连本带利罚没。能不能用「政治对价」脱身?对不起,你还是在行列中,政治对价可以换来缓刑,但不能免刑。

台企千万要认清这一点,不能再有任何侥幸之心。中共的政治逻辑非常清楚:海峡中线不复存在 – 台湾的领海也不再默认 – 台湾的企业就是我的企业。

多年来一直呼吁,台湾的钱如果要进中国,一定得结合西方资金,业务上可以做主导,但股份上宁可做小股东。这样,至少还有退出机制。

已经被请君入瓮的台企,某些或许还有一丝退出的机会,但那也需要壮士断腕的精神。对于有业务价值的行业,天下没有卖不出去的股份,只有价格不对的股份。

(本文原刊于经济日报)

《后中共的中国》新书试阅:InsightFan.com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