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 F
Washington
星期日, 10月 2,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蕨代霜蛟:丁香飘零

蕨代霜蛟:丁香飘零

0
蕨经|08/10/2022

看到一篇文章极短时间内就冲上了10万+。关于丁香园矩阵在全网消失的消息。

file

这才注意到,丁香出事了。

其实早就隐隐觉得会出事,因为权健、鸿茅药酒、连花清瘟等等过去每一个事件感觉都会积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无色无味无声无形,但只要你出生在这片土地上,就一定会熟悉得如同呼吸一样自然、不用多费一字口舌。

但我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猛烈。直接就是双微多账户全部浸盐,没有任何预兆、也完全不在乎这毕竟是一个相当大的医学内容团队,微观到每个个人也都还需要营生。不是说不能这样雷霆万钧,但若力度猛烈至此,至少应该有对等猛烈的犯事,伴随明确的到底犯了什么事的说明。强烈的执法需要强烈的依据这本来是基本常识。

但是竟然没有。微博上只有一行看得老茧都能泡茶的一半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该账户目前禁言。然后往下翻每一条帖子,努力找努力品味还驰骋想象力,却根本找不到任何一条感觉上有那么一点点似乎可以搭上边的。

太神奇了。接着偶尔看到貌似丁香医疗总监夏志敏(【特注】多方证实3年前已从丁香离职)在其朋友圈里的一段话如下,就更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了—-假如真是内容导向性问题这样迷糊定性的话,那将来这个团队还有什么内容能够做?我尝试站在他们立场上想了想,我觉得完全无解,已经是彻底的死路,因为颗粒粗糙模糊到这个级别的反馈已经不是基于规则的交流了,无法判断、无法拿捏、无法调整、无法预期。丁香系统直接跌入了深不可测的随机里,虽然目前看来是禁言一个月,但在我看来恐怕往后的日子比直接全线炸号还要多几分痛苦。

file

不是说不能大体猜出如今氛围喜闻乐见什么内容,并完全迎合上去。理论上可以做到。问题在于最内容的终究还是人,丁香园的人还是有情怀,一些东西端着不是简单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或者说就算硬着头皮迎合上去风格大变,姿势也很难精调到那么顺溜,姿势是每个人下意识的东西,真没那么容易模仿。但姿势在如今貌似越来越重要,光是口号与结论相同而姿势不标准的话,结局恐怕是依然会遭遇全角度攻击,且只要一句阴阳怪气就足够扣死。

比如夏志敏先生这句话的姿势。看得出他已经十分十分低调克制了。但最后这句话在一些今日动辄集群撕咬的方阵眼里很容易成为新的理想的打击材料。一切套路都是如此熟悉以至于我甚至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地进行预测:

『死鸭子嘴硬』『撒泼打滚的样子真难看』『老阴阳怪气了』『背后有西方金主爸爸撑着,人底气足得很呐』『错了就就错了,好好道个歉会死吗』。

绝对不会偏离这样的套路这样的语气,不信我们看下去。

就是这样,渐渐连集群撕咬的方式都演变成了大生产流水线那样的标准操作,让任何批斗话题的流量掀起都变得无比单纯甚至无需过脑,越玩越high、越玩越狠、越玩越感动自己、越来越仿佛站在无可置疑的正义巅峰。这已经是越来越明确且固化的趋势,我不信我能想到的夏先生会想不到、不知道厉害关系,但问题就在于做内容的是人、人有自己的个性和坚持,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姿势调整到那么妩媚玲珑。

所以我想,这可能是注定的悲剧。

在另一头,正因为管理层关于浸盐的反馈比Silent Hill的浓雾还模糊,就给了参与集群噬咬方巨大的想象发挥空间,为今后终将到来的致命一击提前准备好模板。开头提到的『丁香园被一锅端,为何会全网欢庆』的公众号文章可谓极品代表作。这篇神文是至今我读过的以论文般一本正经倾泻荒唐与无耻中的登峰造极,其中好几段我实在无法忍住放声朗笑,仿佛能理解老舍『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一语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譬如,其中一段提到丁香园炒作葛兰素史克的带状疱疹疫苗,而这家公司曾经被英国以及中国监管部门惩治,因此为GSK背书其心可诛。我惊呆了。我猜初中毕业的正常逻辑能力也不至于这样扯东拉西地混为一谈:

file

①带状疱疹一旦发作带来的巨大痛苦和生活品质损害决定了有效带状疱疹疫苗必然具有价值。②一款带状疱疹疫苗是否有效由临床试验和真实世界数据说了算,宣传手法有问题遭到管制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话题,因为医药领域无论效果多好宣传都不能越界。③历史上世界顶级药企有哪一家从来没有遭遇过某个国家监管部门惩治的?找得出来吗?那是不是只要有过惩罚记录的就不能再提否则就是为虎作伥?这让任何头脑正常的人还怎么做内容?顺便提一句GSK的二价宫颈癌疫苗如此有效,在全世界潜在避免了多少年轻女性死于宫颈癌的命运?那是不是建议年轻女性接种宫颈癌疫苗也是其心可诛呢?这是想要让剧本荒唐到赵本山都绝望到午夜上吊的地步吗?

该文还攻击了丁香园一边贬低连花清瘟一边造谣式鼓吹辉瑞新冠药物Paxlovid。

filev

就算你再怎么样支持喜欢连花清瘟,你若头脑还算基本正常,通过一些数据证据对比+全球应用普及程度你也总能明白Paxlovid的确相当有效,至少不会比民族瑰宝中医药的连花清瘟差吧?在此基础上就写了一句『我们抗疫武器又多了一件』这样完全语感中性的标题就变成了造谣式鼓吹美国神药了?这到底是中文正常语义语感失传了还是为了让别人闭嘴对方一张口就往里直接塞袜子的操作?

不多说了。去解析这种荒谬所需级别实在太低,我甚至觉得是对我的读者精力与时间的羞辱。纵观这篇洋洋洒洒的檄文,几乎没有一个论点经得起心智正常者的起码推敲。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文章这样的瞄靶和打法在今日极其有效。所有手法几乎不外乎这些:境外势力想象、资本的关联、往事的挖坟、将一般信息分享与介绍全部提升到商业宣传运作层面、天马行空的对象语义扭曲、激发民粹的诛心暗示、搜寻被分享信息机构的黑历史拖拽下水哪怕和本次事件毫无关系、直接关联根本人格和商业品德的攻击、攻击时措辞力度直接拉满档(常常直接就是家国天下安危层面),直接剥夺对方能够自我辩解和说明的剩余空间。

无论什么文章,几乎没有例外。而这篇属于赶在第一时间来了一个模板大汇总,实属经典。

然而实际上管理层究竟是为了那些具体掉性因素暂停了丁香园?其实不清楚,很可能与这些攻击的相当一部分甚至绝大部分都无关。但管理层不说,想象力完全释放给了民间撕咬团,于是在很多头脑心智早已彻底躺平的公众看来,如此模板式公众号檄文的每一篇都颇有道理切中要害且写得爽快淋漓大出恶气,就连平日里的憋屈和愤懑似乎也都烟消云散,以至于有的是精气神去痛斥丁香矩阵的令人发指、天诛地灭了。

基于这些思考和判断,我不那么看好一个月之后丁香园复活后的未来。因为这样的环境,丁香园已经沾上了一种属性,这种属性百口莫辩、无从洗脱。后面的道路很可能越来越逼仄痛苦,很难有什么美好的契机能够扭转这个趋势。

filev

但是我为真正好学、能够思辨、求知欲望强烈的人们特别是年轻人们感到难过、无比强烈的难过。

丁香园不是没有问题和瑕疵,我甚至可以说很多。在我个人看来丁香医生的科普文章过了初期之后开始追求绝大多数读者能够轻松看懂而行文常常过于轻松简单,而科普的难点永远在于可读性和严谨度之间的平衡,我个人认为过于轻松多少会影响严谨度,或者说读者容易进入以为自己看懂了但其实并没有真的明白。但我要强调这只是我个人眼里主观的丁香系统的问题,我不能也没有资格代表所有人去以我的个人标准裁量丁香园矩阵。同时我也觉得初创团队的确需要活下去而且活得体面活得滋润、活得有未来,追逐利益什么的无可厚非、实在正常。受众喜欢就看、不喜欢用取关投票就结束的事情。

在经营过程中,丁香系统当然有过问题,有些问题客观程度较高譬如当年那个按摩鞋垫的宣传。我个人也觉得有问题,简单而言在我看来其performance不值得这样的cost。我认为这是瑕,但也要整体能看到瑜,所以才会有中国古话瑕不掩瑜这四个字。并且做得多一定错得多,再怎么严谨管理时间久了一定会显露问题。消费者可以自己选择,可以批判可以骂,促使丁香作效应调整,用市场的力量而不是突然浸盐然后民间撕咬团套上麻袋一阵群殴。以及,监管部门若发现丁香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基于具体事件具体规则随时介入,如果有必要的话。这本来就是监管部门的存在意义所在:迫使企业和机构合规,合规整改后依然可以运营 ,而不是最后在一种模糊而付诸想象的氛围里动辄上升到家国层面的诛心,这样根本无法预测和应对的随机操作,对于已经步履维艰的科普内容领域很容易成为灭顶之灾。

所以如果丁香没有了,相关领域好学的年轻人真是太苦了,一大块好用的资源消失了。丁香有问题,但这个领域至今各种竞争下来,我可以摸着良心说丁香总体是体面、较真、严谨、有社会责任感的。不是说没有比它更严谨的,但普及广度和信息储量不及它。丁香团队做了不少努力、带来过不少真·正能量、debunk了不少无益甚至有害的陈年迷思的。这一点我有没有夸张,相信所有人自有判断。

说实在,这一两年在我看来丁香说话已经畏畏缩缩、尽量低调,日常看得出在花力气完善自我aunt tea机制,但没想到。

是的,其实不可能想得到,一定是没想到。这次就算勉强想到,下次还会没想到,总有一天会没想到。只要你坚持想要真正做科普的话,你中就一定会发现那是个彻底的paradox、而且sisterless。

就不多说了,打住。

所有求知欲望强烈、怀抱情怀梦想的人,看到丁香飘零或许可以明白唯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后的岛屿:学好外语、广开渠道、critical thinking、尊重科学。

【注】1. 中医是民族文化的瑰宝。我个人对连花清瘟毫无意见,喜欢的人的确应该多吃。我只是觉得辉瑞的Paxlovid也不比连花清瘟差太多,介绍一下没啥问题。2. 我建议学好外语,不是为了崇洋媚外,是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这都是我心里话,别来争论,争就是你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