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台海三方博弈──非战争军事行动、豪猪战略与API

0

中國以圍台為主要形態的的三天無傷亡軍演,在中國、臺灣與美國引起的反應是不相同的。(圖片摘自shutterstock)
中国以围台为主要形态的的三天无伤亡军演,在中国、台湾与美国引起的反应是不相同的。 (图片摘自shutterstock)

中国以围台为主要形态的的三天无伤亡军演,在中国、台湾与美国引起的反应是不相同的。于台湾而言,是极大地坚定了台湾人对美国保护台湾的信心;于大陆粉红而言,认为中共具有极强的攻台能力,只是引而不发;但美方的评论完全是另一个角度:这次实弹军演暗示未来对台战略:中国将来极可能以某种不构成直接冲突的程度来运用武力,比如用「围而不打,疲敌之师」的方式,对台湾施行极限施压。这种 「灰色地带」的战争,美国应该以什么方式参与?要做的准备有哪些?

这场军演预示着台湾未来的命运:中美两种对台方案在未来的互动与相互影响。

中国《非战争军事行动》主要针对台湾

裴洛西访台,与台湾的欢欣鼓舞完全不同的是美国主流媒体的尖锐批评,包括被视为民主党喉舌的纽约时报、CNN,友军彭博社与其他各种媒体。可参见《访问台湾:西方媒体出现的反对意见和观点》,主要观点是不应该刺激北京,引发台湾危机。这话有一半道理,但是如果裴洛西不访台,中共是不是就放过台湾了?当然不会,只是步子会缓和一些,比如在习近平二十大连任这件头号大事之前,可能不会有如此大规模演习。这样说的理由是基于以下事实:中国国防部宣布,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的《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试行)》,自2022年6月15日起施行。 《纲要》共6章59条,对基本原则、组织指挥、行动类型、行动保障、政治工作等进行了系统规范,为部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提供法规依据。

因为内容不详,人们只能从术语的创始国那里寻找解释。 「非战争军事行动」这一术语,20世纪90年代在美军的作战纲要等军事档最先出现,随后被北约、俄罗斯及日本等采用,「非战争军事行动」通常包括军事威慑、国际维和、反恐怖活动、反走私、缉毒、戒严、防暴平暴、抢险救灾、支援国家社会经济建设等——虽然中国未公布详细内容,但军事分析人士都知道是针对台湾的。

新华社发布解放军空军于东部战区进行演训。 (美联社)

这次军演倒也算是中国大规模对台「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预演。 《华尔街日报》于8月6日刊登《中国实弹军演暗示未来对台战略:逼迫而非入侵》一文,认为这次为期四天的演习于8月4日中午在六个区域启动,这些区域实际上包围了台湾,相当于一次暂时性的封锁。因此,这次演习是一次释放信号的演习。一些军事分析人士称:中国今后更有可能以某种不构成直接冲突的程度来运用武力,这种方式被一些专家称为「灰色地带」战争。

1940年代后期国共内战期,间林彪所部东北野战军的「长春围城」(1948年5月-10月)这段历史,就知道这个所谓「灰色地带」战争就是「围而不打」,断绝城中粮食及各种生活物质供应,最后迫使敌人屈服。因此,《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的作者提到美国必须保证台湾的能源、药品及淡水等物质供应。

美军方为台湾量身定做的「豪猪战略」

「豪猪战略」公开见之于媒体,是前北约司令、美国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2021年7月4日参加纽约WABC 770 AM-N.Y. 的「猫圆桌会议」(The Cats Roundtable)透露的。由于中国近年来一直在扩军尤其是加强海军建设,针对台湾的意图非常明显。美国军方拟定了一个「豪猪战略」,在未来五年内,由美国负责提供武器与相应的军事装备,让台湾积累大量的防空、反坦克和反舰武器弹药,包括无人驾驶飞行器(UAV)和移动海防巡航导弹(CDCM)等低成本弹药,一套庞大的无人情报、监视和侦察(ISR)和打击系统,它们有能力摧毁中国昂贵的海军舰艇和海军装备,能够打击大陆沿海目标的反击能力。所有这些,将不断增加中国赢得战争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斯塔夫里迪斯说:「这被称为豪猪理论,也就是说,如果台湾变得多刺且难以消化,中国就不太可能想吞并它。」

其目标可以这样概括:台湾成了「豪猪」之后,在战争的沙盘推演中,中国测算到攻打台湾,宛如面对一只浑身是刺的豪猪,无从下口,也难以消化,最后就会放弃。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对这一战略心领神会,总结为「美国应该充当装甲兵,而不是保护人」。

这个计画看起来不错,但台湾在五年内是否有足够的资金购买美国那异常昂贵的军事装备,以及中共是否一定会等到五年后攻台,是该计画的漏洞。

统合威慑需要亚太国家的参与

豪猪战略,仅有美国与台湾的参与是远远不够的,好在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日本都意识到台湾与自身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愿意参与统合威慑行列。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开发了「亚洲实力指数」(Asia Power Index, API),当考虑 API 的「联盟力量乘数」 (alliance force multiplier)时,战略计算将发生显著变化。联盟力量乘数这个子指标是联合的联合军事能力与一个国家的自主军事能力的比率,其中联合军事能力主要是指盟友(主要盟友当然设定为美国)。美国的行动可能与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丁所说的「综合威慑」(Integrated Deterrence)概念相一致。据推测,综合威慑意味着在不放弃直接回应解放盟国领土(在这种情况下为台湾)的可能性的情况下,美国可以以适当的方式与中国或俄罗斯会面。该战略还将军事要素与经济战结合起来(俄乌战争后的对俄全面经济制裁就是综合威慑)。此外,亚太地区其他美国盟友也将参与。

「豪猪战略」以五年为期,是参考了其他计画的时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宣称将于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目标,因此台湾定于2027年按照「豪猪战略」完成计画,日本2026年完成新型超高音速反舰导弹的战略部署计画,在此之前会完成扩张军备需要的修宪。与此同时,美英与澳大利亚的AUKUS协议,核潜艇虽然迟至2040年才能交付,但澳大利亚的新核潜艇基地据说2023年完成,未来的核潜艇将停靠在这个新潜艇基地,此前美英的核潜艇舰队也将对该基地进行定期访问——所有这些,自是台、日、澳提高处主军事能力的重要举措,目的当然是为了对付中国日益明显的军事威胁。

综合威慑的的核心是美国

在盟友们加强军备的这段时期,如同前海军上将斯塔夫里迪斯所说,美国军队仍然「非常强大和非常有能力」,有能力支援与保护盟友,也就是说,在各国自主军事能力完成之前,美国将是亚太地区安全的保护者,一如这次中国军演时期,美国里根号及舰队,一直驻守在军演的海域附近,以示威慑。

但美国的内政与外交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变数,盟国不得不察。

美国导引飞弹巡洋舰「皇家港号」月前穿越台海。 (取自美国海军)

拜登政府的弊政丛生,两年不到挤爆美国边境州的非法移民被偷运到纽约等各地,连民主党重镇纽约都宣称受不了;物价飞涨,7月通胀率高达9.1%,持续刷新40年未有之纪录;国债接近30.64万亿美元(National Debt Clock,2022年8月9日资料),相当于2021年GDP总量23万亿的1.4倍左右。政府开支庞大且无节制,只有罗掘税收,拜登政府最近宣布,新雇87000税务员监督每个纳税人,凡600元以上银行出入,均有联邦税务局监视。 2022年的国会中期选举,民主党因内政弊端丛生,所有预测都认为会丢失两院至少一院(民调的预想前提当然是不作弊)。

二、国际环境对美国来说空前恶化。且不说美国宣布对外推行LGBTQI+(第四代)女权遭遇大多数国家的软抵制,树敌之多就违背了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美国历来认为国际社会有两大(中国、俄罗斯)两小(伊朗、北韩)敌人,原则是决不让这些敌人结盟,增加对付难度。但今年乌克兰这场代理人战争,最后的结果是让这两大两小敌人正式结盟,紧跟美国的欧盟也有一半国家离心离德,因能源与天然气问题消极反对制裁俄罗斯。

裴洛西台湾之行没事先向盟友打招呼,引起澳大利亚、日本与东盟的不满,布林肯不得不安抚这些亚太盟友,与澳日三国外长发表声明,表示赞成东盟关于一个中国政策、维持台海现状。

因此,台湾对于自身的命运,从现实来看,从最坏处着眼准备(军备),往最好处努力是自己能够把握的,但美国国运如何,连美国人自身都有88%的人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着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