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元度:作一个阿利路亚的见证人

0

徐亦逊弟兄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作了医生,开一诊所,四十岁时被选为一个教会的长老。他的妻子林文佩是他的同学,也是医生。他因坚持不肯签字参加「三自爱国运动」,被「三自」主持人,变质的王牧师带了四个壮汉在一僻巷揍他一顿,拳打、脚踢、踹肚。就在这时圣灵充满他,他用颤动的口喊说:「阿利路亚!赞美主!」他们威胁他说:「今天只是一个教训,三天后我们再来听你回话。」

他从地上挣扎爬了起来,把被撕得破烂的上衣脱下,包他流血的脸,叫一人力车回家,心中充满了喜乐,一路不住地赞美主。回到家中,他将经过告诉他的妻子。圣灵忽然大大充满她,她喜乐得放声大笑。他的心也在喜乐之中,就对她说:「文佩,要笑!要因圣灵所赐的喜乐而笑,这才是得胜的力量,得胜的秘诀。哭只是软弱的表示。我们若能靠主喜乐,仇敌就笑不出来了。」「你们不要忧愁,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八:10)。

过了五天,他就被捕下监,要他写坦白书,放弃信仰,把一切交代明白。他就问主该怎样写。主说:「你什么也不用作,只写你怎样重生,怎样被圣灵充满,写下属灵的生活就好了。」他就执笔越写越甘甜,主恩述说不尽,一面写,一面感恩,感恩之泪涌流不止。 「主阿,因着你在十架舍身的大爱,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报答不尽。」说着,这些话也写进去了。他写好了整整的一本。

第二天,他们把他所写的拿了去。再过一天,叫他去受审,认为他所写的都是莫名其妙的话,要他再写。他说:「再写也是一样。我是真信耶稣的,耶稣叫我怎样写,我就怎样写。」审问官气极,把桌子一拍,吼道:「给我吊起来,打!」两个人就来脱去他的衣服,绑好,把他吊起来,用鞭打。他则闭上眼睛,与主交通,倚靠主。头几鞭真是痛彻肺腑,鞭一下,全身神经也就猛烈抽动一下。打过几鞭之后,反而没有什么感觉了。只觉主爱甘甜,主的喜悦在心。主说:「你要作一个阿利路亚的见证人。」每抽一下,他就喊「阿利路亚」一下。他们抽得越快,他就「阿利路亚」得越快,喜乐在他心中淹没了他。他还清楚地知道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就对他们说:「你们打断了我两根肋骨,还要打?」他们叫了一个内行人来检查一下,果然如此。他们松了他的绑,叫他快快放弃信仰,借以了事。他告诉他们,就是把他全身骨头都打断,他也不会放弃信仰。当天,他回到监中,向主祷告,主立即使他两根肋骨恢复了。

他在杭州监狱关了差不多有一个月,不到半个月和他关在一起的八个犯人全都得救了,连看监的也得救了。后来他被送到另一审问官那里去受审。他们给他上了最重的鐡铐,这是死囚的刑具,把他两手反铐起来,脚也上镣。他在心里紧紧倚靠主,祷说:「主阿,你是众善的泉源。小子蒙了你的浩恩,今天正是为你作见证的时候,求你加给小子力量,能以荣耀你的名。」祷后,圣灵大大充满了他。接着他们把他吊起来,用鞭狠狠抽他。主的爱在他里面坚固了他。忽然他觉得鼻子被打断了,就大声喊:「记着,鼻子被打断了。」忽又两根胸骨被打断了,他又大声喊说:「第二,胸骨两根严重折断。」接着左右断了三根肋骨,他又大声喊说:「第三、左肋骨折断一根,右肋骨折断两根。」他们停住了手,审问官就说:「这人真是奇怪,怎会知道伤在何处,怎来力量大声喊说。先把他放下来。」他们把他放了下来。他因手脚上了刑具,只能侧面躺着。他虽常被圣灵充满,却未尝到像这一次这样甘甜。忽然他觉得全身折断的骨头,以及遍体的伤痕全都痊愈了,手脚的刑具也都松脱了。他就向他们喊说主在他身上所行的神迹。他们过来一看,真的身伤已愈,手脚的刑具也散在地上。那时,他忽然站了起来。他们吓得逃到审问官身侧,审判官也吓得脸色惨白,站到椅背后,两身紧握椅背,全身发抖,用微弱的声音说:「把他转到二号重囚牢,我不要再审他了。等送最后一审,看上面怎么说。」

经过杭州法院最后一审,他被判刑十五年,送萧山山区监狱。他被送到那里,看见那么多犯人在劳动,心里欢乐起来,是主把他带到一个最好的福音工厂来j.t办好了一切手续,被送进一个囚室,容八个人。当夜他就向其他的七个人传福音,圣灵大大浇灌他们,因为叫的声音太大,震动了整个牢房。管理员带着四个武装警卫冲了进来,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等弄清楚之后,把他关在一间又小又脏的单人房。

次日,他被带到审问室。审问官拍桌大怒说:「叫你放弃信仰,你那样顽强,不妥协,反倒来传耶稣教。你还不知道,我这萧山监狱是出名的阎罗殿,鐡打好汉也禁不住我们给上一次刑。今天我先叫你尝一次味道。」他就叫人把他吊起来,用浸过盐水的皮鞭,轮换狠狠地抽他。当他们把他吊起之时,主忽在他荣耀里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把你调到这里拉,是要叫你来作『阿利路亚』的见证。」主这话一讲完,他们的皮鞭就打上来了。皮鞭一抽,每鞭见血,重一点的还带走一点皮肉,盐水刺激伤口,痛得令人神经都要崩溃了。但是同时圣灵的大能在他身上运行,他就大喊:「阿利路亚!」他们打得慢,他也喊得慢;他们打得快,他也喊得快。后来皮鞭如同雨点打来,他就迅速地喊:「阿利路亚!」真是奇妙,他大声喊「阿利路亚」时,虽然皮鞭还是一样带去血肉,痛感居然没有了,喊得更响亮了。行刑的人不断地打他,直到没有力气再打了。审问官就叫他们把他放下来。他的背一着地就晕过去了。他被打得全身血迹斑斑,体无完肤。他们把他弄醒之后,审问官问他喊的是什么话?他说:「是『阿利路亚』,就是赞美主的意思。」问他为什么要喊?答说:「阿利路亚,赞美主,只有开始一、二十鞭觉得痛,后来不觉得了。」审问官威吓他,不许再说「阿利路亚」后,他们便把他押回去了。

自他被捕后,他的妻子仍然到处参加地下教会,虽然屡次受到威吓,仍然到处传扬福音。终有一天公安人员把她和一姊妹一起逮捕了。他们先把她们放在一辆大车上,头上戴着一顶高高尖帽,上面写着「牛鬼蛇神」四个大字。然后再用颜料涂白她们的脸,把车开往城里各处游行示众。她们两人背后各站两个武装公安人员,手持木棍,一路打她们。他的妻子文佩不断举手喊「阿利路亚!」公安人员屡予斥责,不许喊,她仍照喊下去。公安人员举起木棍向她右手猛打几棍,打断了她的右手骨头。她的孩子跟在车后哭叫,母亲安慰他们不要哭叫,对他们说:「他们把妈妈弄成这个样子,为要羞辱我。那知适得其反,妈妈天天被圣灵充满,心中充满欢喜快乐。为主受点羞辱算得什么?这是主给我们的荣耀。刚才他们把妈妈的手臂打断了。妈妈祷告主,手臂立即好了。」说着她把那只被打断的手臂举了起来,仍然大声喊说:「阿利路亚!」五个泪流满面的孩子,都笑起来了,也都举起手臂,大喊「阿利路亚!」事后她被囚在杭州监狱里。

回头再说到他。他一个人单独住在一间又脏又臭的囚房里。他最喜欢出去劳动,劳改场成为他传福音的工厂。圣灵大作工,人碰一碰就得救了。劳改场有八百多人,差不多有五分之三的人都得救了。这还是因受他们严密的监视,否则,劳改场的人早就全都归主了。他为着传福音,被吊打十二次,上电刑三次,其他小刑都记不清了。但他上刑之时,总不忘记他是来作「阿利路亚见证人」的。他们打得越重,他喊得越响亮。他们真是恨得咬牙切齿,拿他没有办法。在他觉得这个劳改场真好,一直有老的人出去,也一直有新的人进来,福音物件永不完。

有一次,他们想出一种新方法,不让他吃东西,使他挨饿,没有力量去传福音。头三天他饿得四肢无力,经常呕吐,连拿锄头的力量都没有了。但他里面不敢稍微离开主,紧紧倚靠主。一天,他回到小囚室,突然发现墙上有一很深的洞,爬出许多白色甲虫。主对他说:「这是我为你预备的,味美,有营养,这段日子你就靠着这些养生。」他就去抓一只来尝,真是味美又香,一下他就连吃了几十只。奇怪,饿了三天,真想吃个七、八碗饭才能饱足,但他吃了几十只甲虫就饱足了。他过去一看,那洞一直通到外面,成千上万甲虫在那里爬动,足够以后果腹,绰绰有余。
次日,他出去劳动,全身有劲,特别卖力。那些监视的人都用惊奇眼光看他。他们以为有人偷偷送饭给他,搜查他的住处 ,也格外监视他,确定没有什么人送饭给他。

这样,到了第二十天,监视的人来问他,是否已经修成半仙之体,可以不吃人间烟火?他说:「半仙之礼算什么?我只是耶稣基督忠诚的信徒。信耶稣的人都是神的儿子,他会时刻照顾我。你也快信耶稣罢!」次日,他们又恢复了他的饭食。

一天,总队长的妻子病了,病得很重,听说他是杭州徐亦逊医生,就差一个军人来,要他看诊他的妻子。他到了才队长家里,见他妻子的确病得很重,但他没有诊病用具,怎样诊断呢?就问她说:「你听过耶稣基督的名字么?」她一听,掩着脸哭起来了,告诉他,她在小时是基督徒,长大了否认主的名,嫁给总队长后也跟着亵渎主的名,逼迫基督徒,现在快要死了,什么都来不及了。他说:「只要认你的罪,主耶稣的宝血必洗净你一切的罪。」她就痛哭,流泪认罪。他过去按手在她身上,圣灵大大浇灌了她,身上的重病也就完全好了。她的心中充满喜乐,一面感谢他,一面向他要一本圣经。他说:「圣经倒有一本,一直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你明天再叫那个兵领我过来,我就把这本圣经给你。」说完,他就回到原来的地方。第二天果然如此行了。

那知她不小心,这本圣经竟被她的丈夫,总队长发现了,看见上面还有徐亦逊的名字和印记。总队长大发了一场脾气,交代农场的负责人务必想个办法,慢慢折磨他,叫他受大痛苦。他们想一方法,在荒场北面养了十几头猪,用铁皮围盖一间不成房子的房子,利用那里一些破砖,弄成一个好像煮饭之处,那地是一非常潮湿、泥泞之地。他们叫他到那里和猪住在一起,自己煮饭吃,还要管猪。他一搬到那里,苦头可吃大了。铁皮的门开向北方,冬天寒风直灌进来,睡在里面比睡露天还冷,而他只有一件薄破棉袄,根本没有御寒之物。夏天烈日暴晒,铁皮像火烫过一样。堆在潮湿泥泞地上的木柴都是湿的,一天生火三次,每次生火,烟就往上直冒,整个弹丸小房充满乌烟,熏得刺眼流泪,咳呛不停。猪的臭味更是难闻了。

处此境况,主对他说:「不要忘记,你在这里,奈何死为我来作『阿利路亚』的见证。」他心因此坚定,天天里面充满喜乐平安,经常大声喊说:「阿利路亚,赞美主!」寒冬北风的凛冽,夏暑烈日的炎热,一天三次生火烟熏的刺眼、咳呛,猪圈臭味的难闻都不能夺去他里面的平安和喜乐。许多亲友听说他的处境,带着许多食物跋涉长途前来看望,但是所送物品都被没收了。他们很感难为地走进猪圈,多半站在他的住房门外,拉着他的手,触景生情,为他痛哭。他则安慰他们,不要难过,下次也不要带礼物来,并作见证,说他心中平安、喜乐,享受主同在的甜美,远胜住在皇宫里的王子。来看他的人反而都从他得激励和帮助而回。那里在他看来,正是一块传福音的好土,救人何等容易。被吊打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每次受刑总是高喊:「阿利路亚,耶稣得胜!」他们气得不得了,对他没有办法。

三年过去了,劳改场换了新的长官,相貌凶恶。有一天,他带了几个人来,说:「你就是每次上刑都要喊『阿利路亚』的人么?」他说:「是的,我是信耶稣的,真信耶稣的人都要喊『阿利路亚,赞美主』的。」他说:「你真是一条汉子,这么厉害。今天我就是要来让你不能再喊『阿利路亚』了。」说着他就吩咐人把他绑起来,要把他所有的牙齿都拔掉。这时圣灵大大浇灌了他,主对他说:「孩子,不要怕,忍受一点痛苦,以后你还是要作『阿利路亚』的见证人。」于是两个人夹着他的头,一个人张开他的口,两个人动手用锤子、钳子,和其它工具,多半把他牙齿打断,其中一个特别凶暴,一定要把他的压根都拔出来,那就连牙床也都打坏了。他满口都是鲜血,上衣也都被血染红了。在其整个过程中他昏了三次;但他只要稍一清醒,虽然很难发声,仍是用力地喊「阿利路亚」,但已不成声音了。

牙齿没有了,头两周吃饭也就成为痛苦的事,只能把饭硬吞下去。但他仍不失去里面的喜乐,终日与主交通,真是甘美无比。圣灵经常充满他,他对主说:「主阿,你为爱我,受尽一切痛苦,我这一点痛苦算得什么呢」?我能用这一点证明你那浩大无比的爱,也就心满意足了,算是配为你名受羞辱。其实我怎能配得呢?这是神的恩怜。愿一切荣耀都归与你。 」

这样又度过了半年。他在杭州的朋友,找到一位朋友与浙江省长有交情,将他的案情向省长说明。省长下令,将他送回杭州。许多难友都来庆贺,尤其是那此因他得救的基督徒都流泪满面给他送行,以为以后不会再见到他了。

他在杭州休息了几天,他的妻子文佩也由省长下令开释回家。孩子们也长大了,他们虽也受了许多羞辱和痛苦,并未退后,反而个个生命都长进了,真可令人喊说:「阿利路亚,赞美主!」

一天,那位朋友带他去见省长。省长问他:「你有什么事情要我作的么?」他答:「谢谢省长,我没有什么事需要省长帮忙,只有一件,不知省长能否请一牙医为我配一口牙齿?」省长答应了。等他配好了一副牙齿,内心乐得无法形容;因为他又可以清楚地喊「阿利路亚,赞美主」了。

那位朋友再带他去见省长。省长见他牙齿配好了,十分高兴地说:「你不必再去劳改场,我会下令将你的名字从记录中取消。」他连忙说:「省长,那个劳改场我已过了十年,我真想马上回去,那里是使我快乐的地方。」省长满脸疑惑,那有这样的事。他就表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省长见他心意坚定,也就送他回去。回到劳改场,他心真是喜乐极了,可以再用清楚的声音高喊「阿利路亚,赞美主!」也可以用清楚的声音对那么多的劳改犯传扬主耶稣的大名了。

一切都是主的浩恩大爱。原普天下神的儿女都能高喊「阿利路亚,赞美主!」荣耀尊贵都归给主耶稣基督!

——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