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主教保定教区官方主教牧函引发巨大争议

0

(中国河北-2022 年 8 月 10 日)一位曾以忠贞信仰著称的中国天主教正权主教,自加入中共控制的爱国会组织之后,出乎意料的从官方爱国会的立场发布一份有争议的牧函,鼓动中国非官方教会神职人员转化并纳入爱国会的狂潮。有些被转化后的神职人员,开始对坚持拒绝签字领取官方提供的“合法”证件的神职人员发起抨击,他们使用的主要文本工具是教廷《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文件,但有签字承诺加入爱国会的神父们感到良心不安。

河北省保定教区自共产党执政以来一直都是中国天主教非官方教会(忠于梵蒂冈)最坚定的信仰团体,那里非官方教会和官方教会的比例为 9 比 1 ,保定教区的苏志明主教 1997 年被强迫失踪至今。另一位原本受过十年监狱磨难的主教安树新(Francesco An Shuxin)在 2006 年监禁期间突然出现立场转变,他在出席一次同时和官方神父一起主持的圣礼仪式中,之后他便加入了爱国会并快速获得释放。

在今年 2022年 7  月 15 日,这位正权主教安树新在《关于保定教区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牧函》的文件中写道,近几个月来,有 30 多位神父与他共祭,并援引 2018 年中梵协议、《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2019 年 6 月)及其他教宗声明,鼓励教区全体神职人员正式登记注册、教友接纳登记过的神职人员,从而促进教区团结。否则,他威胁要暂停圣礼,并强调罗马教廷于 1978 年 6 月授予未登记神职人员的特权已被废除,民事当局将依法依规处置违法者。

对安树新主教的牧灵信函持批评立场的评论认为,安的牧函是过度的解释了教廷允许的底线,并将此底线当成加入爱国会的标准,借此来打压非官方信仰团体。该牧函引用教廷《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相关条款的原意是,“圣座理解并尊重那些在良心上决定不能在现有条件下登记的人的选择”;并且强调“圣座与他们同在”。“圣座要求不要对“非官方”天主教团体施加恐吓性压力,就像已经不幸发生的那样”。

安主教的信函是对教廷该份牧灵文件的误读。也是对梵蒂冈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两项重要协议的操纵。2018 年中梵协议的初衷是梵蒂冈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努力。希望通过协议能够使梵蒂冈有能力审查中方挑选的主教候选人,反而亦然。

为了平衡非官方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良心趋向——继续维持“非官方”教会的纯洁,以及非官方教区的信仰认知及身份处境会对梵中协议产生抵触情绪,2019 年,梵蒂冈发表了​​该牧灵指导,承认许多神父被迫向国家登记的现实,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他们的宗教。

然而,在安主教的信中,主教显然是操纵了 2019 年的声明,认为梵蒂冈似乎就是在命令所有非官方的神职人员向政府登记,因此,他们迫使其教区的神父登记。

包括安主教在内的与中国政府密切合作的主教们正在向不愿意加入爱国会的神父施压,要求他们注册,理由是教会内部需要团结,这是强迫神父参与的一种方式。中梵协议已被工具化,以诱使神职人员认为梵蒂冈希望他们首先服从中国政府。于是对于拒绝者,当局就会实施双重的迫害。

一位中国的评论员写道:“除了完全限制非官方神职人员的人身自由(监控和监禁)、中国当局在‘改造’实施身心虐待之外,另一个手段是将圣座的牧灵指南作为威胁。于是,这份文件就成为政府打着梵蒂冈旗号“改造”地下神职人员最有力的工具。

在安主教发表声明后,向中国政府登记的神父们对他们被迫做的事情表示失望。据《亚洲新闻》报道,中国评论员写道,“在前所未有的压力下,《牧灵指导》这一次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例如,几十年来一直以忠诚著称的保定神父,却仅仅在两三个月内签署了曾经认为“违背”信仰的文件,并与已经加入爱国会的安主教分享圣体。因此,有人认为《牧灵指导》是政府手中一件有力的武器:就连虔诚的保定教会也彻底败北。但苦难并不止步于此。”

“许多神父此前从未见过这份文件,当政府当局向他们宣读指南时,他们根据《牧灵指导》的精神签署了相关文件。他们以为这真的是圣座的旨意。但这并没有减轻他们良心上的困惑和顾虑。一些神父在签署文件后精神崩溃;其他人为此感到特别后悔。其他神父在成为官方神父后遭到教区居民的拒绝,只能回家并自我隔离。这件事给保定教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混乱”。

天主教在线发表的一篇署名“道安”的评论文章指出:此牧函是安主教以“教区教长“的身份颁布的文件。但保定教区的主教仍然是苏志民,尽管1997 年教区主教苏志民主教被中共“强迫失踪”至今,无法与教区信友取得联系,造成教区受阻的状态(教会法典412条)。

安主教是教廷将其任命为教区署理,但不是教区主教。保定教区的合法教区主教依然是苏志民主教,安主教现在在教区内的职务是教区署理,是“临时管理人”。教会法典 428 条对教区署理的权力做了规定:教区的“任何事不得改变(1项);临时管理教区者,不能做任何有损于教区或主教权利之事……”(2项)。

教区主教合法管理人苏志民主教依然还在,即使目前处于“强迫失踪”状态,教区临时管理人私自改变教区主教的治理路线并不合理。评论文章批评安主教选择与教区主教不同的方针,还强迫所有教区神父随从他的做法——加入爱国会。这样的牧函有没有遵守的必要,值得商榷。

这篇评论认为,此文件对因维护信仰完整而未转化的教区神父构成逼迫,对教区信友也是良心迫害。评论认为,保定教区自近代中国的宗教迫害以来,一直是中国“忠贞教会”(非官方教会)的一杆旗帜,教区绝大部分信友都是在忠贞教会的环境下成长,在良心上无法接受被转化的神职人员,此牧函无理且野蛮地剥夺了未转化神父们的合法实行圣事的权力。这意味着广大信友们已无法从他们所能接受的未转化神父那里领受灵性益处,只能被迫(违背良心)的接受被转化的神父,此行为并不是对信友的关怀,而是对他们良心的迫害,直接剥夺部分基督信徒“有权利由教会的牧人,领受教会精神财富的帮助,尤其是天主的圣言和圣事”(法典213)的权利。

在 2022 年《中梵临时主教任命协议》续签之前的这个月,中国当局加速将中国大陆很多的非官方天主教会的圣职人员带走,拘禁,甚至让他们饱受到非人性的对待,以达到完全“转化”他们加入官方控制的爱国会组织的目的,以有利于共产党对教会的控制。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