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萍:弦子诉朱某案想到的几点

0
 沈睿红萍 新锐评 2022-08-11 20:48 Posted on 北京

 

Image

1、弦子说:2014年她被朱某猥亵第二天选择报警,知道自己可能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但老师说可以避免以后其他女孩受害,结果这一抗争就是8年,8年一个抗战过去了。启示:我不能改变我的遭遇,但我们联合起来可以改变别人的遭遇,胜算的唯一办法是所有女性联合起来。

2、弦子说:“是否发生在封闭空间的性骚扰,只要对方全盘否认,只要没有全程录像,受害者就只能沉默以对,而无法在司法上求得正义?”一个朋友说:性骚扰如果发生在英美普通法国家,朱某一定要出庭。测谎仪、陪审团和律师交叉询问是必须的。但在我们这里不仅没有这些,公检法一直偏袒有权势者。在性骚扰问题上,这是一个系统性庇护有权势的男人的体制。许多人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大众广庭之下;有些人不想毁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结婚的女性不想毁了家庭和孩子们的生活,采取了沉默。弦子是一个不幸中的幸运者:她求学于北京的高校;有具有保护女性权益意识的老师和同学的帮助和支持;有一群年轻的反性骚扰的伙伴的鼓励和陪伴,她才能从2014年的21岁到2022年的29岁一直坚持抗争。这期间她经过了种种艰难,为让法院立案,她们经过了种种努力,8年一个女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用来打这个没有胜算的官司了,她说她有太多无力的时刻,太多想休息坚持不下去的时刻,但朋友们的鼓励又激起了她的勇气。她说:虽然没有胜诉,但去做这一切本身就是意义。是的,走得人多了就成了路,但第一个披荆斩棘的人需要经受种种的考验和可能死在这条路上的危险和艰辛。一个瘦弱的女孩在这条路上竟然跋涉了8年,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一般人没有这个韧劲和勇气,弦子也说2018在第一次准备起诉朱某时,她也知道这条路异常艰难,她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如果不是2018年的米兔运动,如果不是林奕含等女性的痛苦深深的震撼了她,如果不是那许多个站出来的姐姐们鼓励了她,她也没有勇气做这一件完全无法预料,甚至是肯定败诉的人生探险。但整个世界性别的格局在改变,每个国家的哈维·韦恩斯坦们被一起举报,被一个个扳倒,受审,姑娘们终于发出了沉默多年的声音。

3、这件事还是要改变司法程序,希望司法界的从业者、学者、教授像铁连女案一样呼吁法律程序上的改变。性骚扰写入民事诉讼的案由也才3年多,难道在封闭的空间遭遇的性骚扰就只能一个个不了了之?

4、我们的环境:弦子在第一次报警后,警察不是去调查施害人,而是在第三天去武汉找弦子的父母,告诉弦子的父母,因为朱某的社会地位,弦子应该放弃报警。直到第七天才去央视找朱某做了一份最简单的笔录。当2020年弦子向法院寻求救济时,法院不允许她以性骚扰起诉,拒绝带朱某出庭。在2020年第一次开庭时,法院告诉弦子,卷宗里的监控录像和笔录都不能调取。2021年的判决书里说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弦子写道:两年来,我们反复要求法院通知朱*军本人到庭,但回答“没有必要”,却完全不解释理由,也不给出法律依据。弦子说:我不希望从朱*军开始,变成一个极其恶劣的示范——让性骚扰的诉讼只成为原告滚钉板一般的自证,而被指控的一方则可以一直回避。法院还拒绝了弦子要求的人民陪审员七人庭审合议申请书。在这四年的弦子诉朱某案件中,他们保护的到底是谁?为什么?

5、这类案件中的荡妇羞辱,足以让上诉的女孩们望而却步。弦子说:2020年12月2日,十多个小时不公开审理的法庭上,无论是对方律师的荡妇羞辱、还是涉及证据的种种荒谬之处,都让我遭遇了极大的痛苦。当对方律师反复询问我的父母、老师,我的交友是男性还是女性、我的母亲是否识字,当我为了自证自己并非他们所暗示的那样,要暴露我的情感生活、我和男朋友的交往细节、甚至我的全部情感经历时,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朱*军不需要在法庭接受这样的询问,为什么朱军不用回答他的证人为什么要在法庭上撒谎?这痛苦并非我不能承受,但这痛苦如果成为惯例,势必将性别暴力的受害者们推入沉默的深渊。

6、社会的进步:许多微信群在挺弦子,许多人佩服弦子这个小姑娘。甚至在央视的一些微信群,也将朱某,比作赵某,认为他们是自毁形象。在许多人心里,弦子已经胜了,朱某已经败了。

7、弦子抗争的意义:这次,弦子虽然败诉了,但虽败犹胜,抗争是有意义的,她的抗争已经让许多躲在隐蔽角落里的性骚扰惯犯感到害怕,因为他们也不想身败名裂。她希望为下一个进入司法程序的人趟一条路,让她不那么困难,不那么不被人信任,那么害怕。弦子将被写进历史,成为中国女性反性骚扰的先驱。

8、庭审结束后,法官对弦子说:从2014年到2022年,八年过去了,你应该有人生的计划,弦子说:这就是我的人生计划,我的人生计划就是把自己奉献到这个案子里(她哭着说),我不希望一个受害者对正义的坚持,变成以正义为名对受害者进行的残忍霸凌。我依然希望得到公正的审理,这不只是为了自己,我绝不希望我作为当事人的忍让沉默,变成历史止步的理由。我将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穷尽一切捍卫个人权利的方式、让这些努力留在历史里、也给所有泪水中的幸存者以答案。

9、我敢预测:所有有关弦子诉朱某案的一切都会写进历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