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担忧让中国靠近塔利班

0

中国外长王毅在喀布尔会见阿富汗塔利班看守政府代理外长穆塔基(2022年3月24日)

2022年8月12日 08:50拉赫曼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 —

塔利班一年前夺取阿富汗首都以来阿富汗的严重孤立让中国有机会成为这个国家事务的一个主要参与者。

北京与国际社会一道敦促塔利班实行改革,包括组成代表所有阿富汗族裔的包容政府,并尊重妇女权利,尤其是教育和就业权利。

但中国还向塔利班政权保证提供经济和开发支持,换取关注中国的安全担忧,特别是避免阿富汗境内任何维吾尔激进组织攻击中国利益,尤其是该地区“一带一路”的项目。

加尼领导的政府垮台前,北京与喀布尔有密切的工作关系,阿富汗安全部队应中国要求帮助监督并打击维吾尔激进组织。塔利班去年8月夺权后,北京开始同塔利班接触,因为北京不希望恐怖主义从阿富汗流入中国,或打击其在该地区的利益。

北京与塔利班关系

还没有国家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统治者,帮助前政府的数百万美元的援助也已消失,数十亿美元的国家资产被冻结,经济制裁导致阿富汗经济几乎瓦解。

塔利班政权因此积极争取中国投资和财政支持。

新德里观察家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项目研究员塔内贾(Kabir Taneja)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与塔利班进行积极外交,为美军撤离后的阿富汗宣布了一些倡议和兴趣,”“所以北京有很多的姿态,但还没有足够的行动。我不认为北京希望被视为对塔利班政权进行经济和政治扶植。”

中国4月允许塔利班在北京重开阿富汗使馆,中国驻喀布尔使馆官员们和中国国营公司近几个月会晤了联邦和省政府的官员,讨论中国投资和重建项目。中国向阿富汗最近受地震影响的家庭提供了价值800万美元的援助。

中国阿富汗特使越小勇(Yue Xiaoyong)最近出席7月26日在塔什干举行的阿富汗国际会议时宣布,北京将向修建一条穿越阿富汗的把乌兹别克斯坦与巴基斯坦海港连接起来的跨国铁路提供财政支持。

专家认为,中国像阿富汗其他邻国一样都在小心与塔利班政权接触,但不提供正式的外交承认。纽约政治风险咨询公司Vizier Consulting的总裁拉菲克(Arif Rafiq)说,“中国公司继续寻求阿富汗的商机。但这个国家缺乏必需的政治稳定和安全,无法进行值得前期投入的大型可提取的产业投资。”

北京安全担忧

北京寻求在美国撤出后的阿富汗的脚色的同时,还担心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estan Islamic Party)等激进组织可能策划攻击。北京指责这个维吾尔激进组织制造了新疆的动荡,并使用了该组织的之前名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寻求解放新疆,把维吾尔人从中国政府的控制中解放出来,并对中国利益进行了攻击。

塔利班1996年到2001年执政时允许维吾尔组织在阿富汗活动。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一个基地组织领导的跨国圣战组织联盟的一部分,这个组织帮助塔利班在美国去年撤出后夺取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专家认为,北京可能明白塔利班不会轻易被迫驱逐维吾尔战斗人员。

塔利班一直都表示不会允许阿富汗成为国际恐怖组织的天堂,对地区国家发动攻击,尤其对中国。塔利班外长穆塔基最近出席塔什干国际会议时保证说,“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不会允许任何其成员或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包括基地组织在内,从阿富汗土地上对其他人的安全构成威胁。”

拉菲克对美国之音说,塔利班对维吾尔激进分子的方法“类似于对待友好组织的一些其他外国圣战者,即拒绝把他们交给他们的祖国,但悄然采取措施限制或消除他们的外部活动。”

似乎有证据显示,塔利班正把维吾尔激进分子从阿富汗与中国接壤的巴达赫尚省移出,以解决北京的安全担忧。

专家们说,塔利班去年占领喀布尔后,维吾尔激进组织一直非常小心地减少媒体显示其战斗人员在阿富汗的报道,对中国的公开好战也比几年前有所减少。

非国家行为人和激进组织研究专家兼Militant Wire outlet编辑韦伯(Lucas Webber)说,“一套能够使用的标记是把2008年北京奥运前有关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媒体报道与2022年奥运会期间相比。突厥斯坦伊斯兰党2008年激进并高调威胁攻击中国,但在2022年必须将其对北京的敌意与涉及他们塔利班主人的切实考量进行平衡。”

联合国安理会7月15日的报告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据报“在巴达赫尚省重新建立了几个据点,扩大了行动地区,并秘密购买武器,目的是提高其恐怖活动的能力。”但报告还说,塔利班制约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活动的努力可能是该组织近期没有发动攻击的一个因素。

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因素

北京另一个担心是伊斯兰国地区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在阿富汗不断增加的力量,这个组织越来越针对中国。

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利用美国撤出把自己定位为阿富汗最后仅存的圣战运动。该组织重点招募新的支持者,不光从塔利班招募,还从其他跨国和族裔分离运动中招募,尤其是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韦伯对美国之音说,“伊斯兰国2010年代中期宣布中国是敌人,并在塔利班2021年8月夺权以来加紧反中言论,越来越关注塔利班与北京的关系,以抹黑新政府。”

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最近公布的杂志和视频经常展示中国外长王毅与塔利班毛拉巴拉达尔碰肘、并接受穆塔基的松子礼物的照片。

安理会报告也说,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以更高的月薪成功招募了大约50名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成员。报告说,该组织接触了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一名在巴达赫尚省的作战指挥官要他加盟,但遭到拒绝。

巴基斯坦一带一路的威胁

加尼政府长期以来被控窝藏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TTP)和俾路支族裔分离组织等伊斯兰激进组织成员。俾路支分离组织打击巴基斯坦境内“一带一路”开发项目和中国国民。巴基斯坦和北京都希望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后俾路支反政府武装威胁会减少。

塔利班夺取喀布尔五天后,俾路支解放军在巴基斯坦沿海城镇瓜达尔对一辆载有中国国民的汽车发动了自杀炸弹攻击,中国在当地发展深水港和一个连接中国的交通网络。

俾路支解放军和其他族裔分离组织认为,一带一路开发项目让北京直接成为剥削者和压迫着。近年来很多反政府武装暴力都针对中国人。

俾路支解放军激进分子今年4月底声称在卡拉奇一个国立大学发动自杀攻击,炸死3名中国教师。该组织2018年在同一城市对中国领事馆发动攻击,打死4人,并在2020年攻击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打死3人,中国投资人持有这个交易所40的股权。

俾路支分离组织说,瓜达尔攻击后,塔利班在楠格哈尔和尼姆罗兹这两个相邻的省份拘留并驱逐了很多分离分子的家人。

但出于意识形态的关系,塔利班并没有对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这个过去也打击中国利益的组织采取行动。塔利班内政部长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还协调了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和巴基斯坦政府之间的无限期停火谈判。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是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盟友。

安理会报告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最近加强了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关系,增加了“简易爆炸装置制造和使用的军事培训,重点提高执行恐怖攻击的士气和策划。”

拉赫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