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容海恩大义灭亲是假,袁弥昌心术不正是真

0

本来不想对容海恩「脱离爷媳关系」说什么,但昨日朋友转来袁弥昌一篇奇文,草草一读之后,觉得这件事变得有趣起来,因此不妨说几句。

袁弥昌只有小聪明,偏又喜欢卖弄。文章要点一是吹捧习近平,二是矮化袁弓夷,三是攻击建制派,四是揭露容海恩,把自己打扮成俯瞰香港政治纷争之上的政治家,可惜却暴露心术不正的底牌。这一对夫妻小眉小眼,落力表演,可惜演技太差,真是一对奇葩活宝。

袁弥昌吹捧习近平,说他「对平定香港乱局作收官之论」,吹捧早已破产的「一国两制」。他生于斯长于斯,接受西方教育,对普世价值应有起码的体认,对中共践踏香港多年亲眼得见。读书人无视现实至此,已经很扭曲,还有脸说得大义凛然,真不知廉耻为何物。

他吹捧习近平只为抬高自己。照他说法,香港建制派都在「倒米」习近平﹑宁左勿右复辟文革,唯有他清醒,体会习近平的苦心,他比所有建制派都高明。

说到自己的老父亲,袁弥昌很不屑,说他「行事一向惊世骇俗」,近日因「香港议会」事被国安处通缉,在他看来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更离奇的是,「2020年袁爸爸出走时,我们早已料到事情会这样,所以实在没什么好惊讶的」。

袁爸爸是他父亲,义无反顾满世界为香港奔走,在他眼里居然是「出走」。按理老爸在生,全家应尊重父亲的存在,不管是否分开居住,父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袁弥昌说父亲是「出走」,倒好像老爸四处逃窜无家可归。父亲被国安处通缉,他不问国安处是否有充足法理依据,却说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原来他一早就知道老爸的下场了。

袁弥昌这篇短文指东打西,明处是支持老婆,矮化父亲,暗处是巴结习近平,打击建制派。在他笔下,整个建制派都是「忠诚废物」。香港之沦落,不是因为习近平倒行逆施的极左政策,而是建制派把香港「文革化」。香港建制派梁振英叶刘之流,数十年鞍前马后为中共奔走,恨不得肝脑涂地,读到这篇文章,难免要骂一声:你是什么东西?

说到容海恩的大义灭亲,他说自己「一早得悉,但也懒得通知袁爸爸,因为我清楚他一定了解现时香港建制政治的游戏规则——表态是需要的,灭亲倒也不必」。袁弥昌自恃聪明,不小心露了底,原来容海恩「大义灭亲」,只是基于香港建制政治的游戏规则,只是「表态」。

表态是什么?表态是政治宣誓,是伎俩而不是真心,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容海恩的「大义」原来是形势所迫的假动作,所谓「灭亲」也只是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两夫妻「夜半无人私语时」,就袁弓夷被通缉作过密商,衡量私人利弊,分析政情起跌,结论是对外作大义之状,对内作软处理。 「大义」是说给习近平听的,「灭亲」是做给公众看的,至于灭亲之真假,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以他知父亲之深,以及父亲知他之深,他相信老爸可理解这一番大龙凤的苦心——「表态」而已,不必当真。

可惜袁弥昌对中共了解太浅薄——中共岂是可以任你玩弄的?表面是大义,内里是私欲,表面吹捧习近平,内里是贬低中共的香港政策,表面是「忠孝」不能两全,内里是「公私」不肯两失,表面是亲情可舍,内里是中共可欺。

袁弥昌枉读诗书,不知道中国几千年封建王朝,最大的死罪是欺君之罪,习近平上台以来,最恨的是两面人,说一套做一套。只凭这篇文章,袁弥昌的小奸小坏写在脸上,他和老婆的假仁义,必然被中共记录在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一对俗不可耐的夫妻,对政治一无所知,偏偏又要染手政治,不但染手而且野心不小。容海恩一心想在建制派中浮头,袁弥昌更妄想凌驾建制派,指点香港政治,都是不自量力之过。

袁弓夷先生与何良懋﹑梁颂恒三位筹备「香港议会」选举,只在讨论阶段,本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不料乍一起意,已被香港国安处通缉。公民言论自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香港一人一票全面普选,是基本法赋予的神圣权利。三位先生铁肩担道义,反受中共远程恫吓,袁弥昌身为人子,不但隔岸观火,仲「好心凉」,如此不仁不义之辈,只好以「人渣」名之。

袁弥昌容海恩这一对奇葩夫妻自我表演,暴露建制派丑恶嘴脸,香港建制派都是这样的爱国蠢才,中共还有什么指望?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