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 F
Washington
星期三, 9月 28,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维舟:跳不出来的机制

维舟:跳不出来的机制

0
无声无光|08/11/2022

file

疫情两年多来,各地为了防疫,整出了种种制度创新,诸如“社会面清零”之类的新名词层出不穷,到现在,说实话我也早见惯不惊了。尽管如此,这两天山东临沂的“核酸检测大比武”,还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8月9日下午,山东临沭县卫生健康局官方微信“健康临沭”发布《关于开展全市全员核酸检测“大比武”活动的通告》,称次日将组织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并将“随机抽取1个社区和1个村庄设定为中风险区”。

这一表述引发高度关注,毕竟没有疫情而突然被随即封控,谁都不想中这样的大奖,而像这种创举,此前好像也确实还没有过。

8月10日,这一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引发巨大争议。在激烈者看来,这简直是不把人当人,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还有人质问,这样没事找事的演练,钱谁来出?但也有人说,“为发现短板,提升能力,非常有必要,疫情防控时刻绷紧这根弦”,另一些人则不知道是吹是黑,支持将这一创新推广到全国。

这篇通告随后被撤下。当地回应说,这是应临沂市要求组织的,只是为了检验当地在疫情突发情况下的核酸检测能力,“就像火灾、地震演练”,至于“随机抽取中风险区”,只是进行临时封闭管理,“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该区域全员的)核酸采样,并不影响居民其他正常生活”。

img

这事并非偶然。留意一下就会发现,8月9日山东聊城、德州、东营、菏泽等等各地都在部署“核酸检测支撑能力提升工作”,只不过唯有临沂想出了“大比武”和“随机抽取中风险区”这么一招。

有一位老家临沂的朋友感叹,他对当地发生这样的事,并不惊讶:

“2003年非典期间,我作为山东某县高中老师,参与高考两个考点的布置。当时我还是刚离开学校的社会主义花朵,真的把这当成一件伟大事情来做的,连轴转的反复检查、消毒,人民大会堂那种拿尺子量着放杯子的事情,都是基本操作,前后连续三周时间。我们拉着高一几个班的学生,光演练就搞了3天,每天一次。

当时对非典完全不了解,有的只有恐惧。自己认为,为了重大的高考,我冒着生命危险,连夜反复消毒、检查,是在从事一个伟大的事业的其中一小部份,献出生命都值得。

需要承认的是,很多加码的部份,包括发动高一几个班级学生搞演练,都是我们自己主动提出来的。领导,只是在听到提议和看到结果的时候,微笑着朝我们点点头以示嘉许,就把我们给高兴坏了。

现在想来,完全接受不了当时的事情、当时的自己。”

img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身在那样一个体制之下,很多人不仅不会觉察到有什么不对,还会自发地主动配合。这样的行为模式到处都能看到,渗透在我们生活的运行机制中。

普通人是难以察觉这有什么问题的,就像鱼在水里时,也会把这个小池塘看作理所当然——事实上,你越是适应那个环境,就越是不会挑战其合理性,也就越是无法想象其它可能性。

在这次临沭县的“随机抽取中风险地区”事件中,我也看到网上有这样的发言:

这活动挺好的啊,为什么那么多人喷? 如果说因为这个活动有很多人耽误了工作生活,那就说明核酸检测点安排不合理,可以进一步改进。从而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疫情常态化的今天,这种活动还是有必要的。

当你接受了一种机制的前提之后,常常是无法进行反思的。就像古代虽然有无数人(仅唐代就有六位皇帝)服食“仙丹”致死,但所有人都坚信修仙是可能的,那就不会怀疑炼丹本身,而只会在经验层面总结问题——比如改进配方,争取下次炼出更好的丹药。

img

临沭县的防疫卡点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身在其中的机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一套“默认设置”,很少成为质疑、审视、反思的对象。只有在它的运行出现问题,无法解决面临的困难时,才会迫使人们去寻求新的出路。

我那位朋友在非典时期的那次“高考事件”后,不到半年,终于受不了,南下另谋出路了。现在回想起来,他说:

当你身处那个体制里面的时候,思维路径就已经被限制住了。里面的人都是聪明人,在特定的筛选机之下做出了最优的选择,大部分还是下意识、主动配合的。在没有离开那个环境的时候,很难明白这方面的。

确实,这需要跳出来才能看清楚,当然也有少数思想不受限的人,身在其中也能敏锐地看清楚,然而这往往很痛苦。因为当身边的人都无所察觉时,做一个异端很可能意味着被孤立、被矫正,而且当你明知道这些形式没有意义时,还要假装很认真投入,这本身也需要技巧。

这就像幼儿园的汇演,孩子们在台上全情投入,但却不能料想到,这种认真劲,在台下的大人们眼里,可能本身就很好笑。那些有自己判断的异类孩子,或许是要尝尝异端的滋味,但那些过分认真、当真相信这一套的孩子,以后可能面临更大的幻灭。就像小粉红被毒打后,赫然发现原来真实的社会不是原来自己坚信的那样,这是很痛苦的。

这个过程,有的人能熬过来,有的人熬不过来,或宁可一直在梦里。还有的人,醒来了却无路可走,又不能逃离出来,当信念破灭之后,索性还不如给自己设法多捞点好处。更多的人,在没有选择、惧怕风险时,转而合理化自己当下的处境,宽慰自己“我没办法离开的这个地方,才是最好的”。

这当然也无可厚非,一个人有权选择自己走哪条路,何况很多选择,是要时过境迁之后,才能看清楚是否明智的。这种抉择对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也并不总能跳出自己的处境,但我们至少有必要提醒自己:存在的并不总是合理的,也许那只不过是别人希望你这么认为,并且是为了他们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