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 F
Washington
星期三, 9月 28,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曲卫国:平台禁言“丁香医生”欠对公众一个解释

曲卫国:平台禁言“丁香医生”欠对公众一个解释

0
​学问批判|08/12/2022

我很少关心养生的信息,所以在“丁香医生”被禁言以前,我只知道上海位于华山路由美国人艾赛西·罗杰斯设计,建于1862 年大名鼎鼎的丁香花园。使丁香花园出大名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它曾经是晚清北洋大臣李鸿章用他的宠妾丁香命名的私家花园。听到禁言之后还是蛮惊讶的,以为“丁香医生”和丁香花园有联系,那里成了什么活动场所。后来听朋友解释,网上也查了,两者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网上查得“丁香医生”只是“丁香园”旗下的一个网站。“丁香医生”是个比较专门的网上,栏目有“查疾病”、“查药品”、“查医院”、“查检查/手术”、“查疫苗”、“急救指南”、“测一测”和“科普视频”。因为已经禁言了,“科普视频”无法进入,但栏目有个副标题:“生活辟谣和科普”。

除非涉及诈骗,从栏目上看,这样的网站实在是看不出怎么会被禁言的。查了上级“丁香园”,觉得好像也不至于会被禁言:

“丁香园是中国领先的数字医疗健康科技企业,通过专业权威的内容分享互动、丰富全面的医疗数据积累、高质量的数字医疗服务,连接医生、科研人士、患者、医院、生物医药企业和保险企业。成立 20年来,服务上亿大众用户,并拥有550万专业用户,其中包含210万医生用户,占国内医生总数的71%”。

如果介绍属实,该网站有上亿大众用户和550万专业用户,其中还有占国内医生总数71%的210万的医生用户。就凭71%的国内医生用过这个网站,这个网站诈骗的可能应该很小吧,不然我国医生的质量太令人吃惊了。禁言这么多用户的网站,是不是要对用户做个说明呢?

我实在也看不出该网站对服务宗旨的介绍涉及敏感问题或有什么倾向问题:

“在大众端,丁香园覆盖了优质健康科普、大众知识服务、在线问诊平台、健康产品电商及线下诊疗等多个健康应用场景;在医生专业端,丁香园紧紧围绕医生的职业成长路径展开,满足了学术交流、继续教育、用药指导、职业发展等多个专业需求。”

啰里啰嗦重复大家都知道的信息想说什么呢? 我不怀疑平台禁言丁香医生的正当性。只是网上的说法太多了。我认为平台在对待“丁香医生”这个网站时,不能像在前段日子对待我这个个体,给一个“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就万事大吉了。不告知原因,也许能激发我去好好学习。不过禁言有上亿用户、尤其是210万医生用户的网站,这告知就不仅仅是针对网站了。这么一句话好像过于简单了吧。

中国是法制国家,有周密的法律条文。平台没有资格制定法律法规,既然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作为理由,那一定是“丁香医生”违反国家的法律法规了。既然有法律意识,作为对公众负责的平台,他们就有义务向这些用户解释该网站究竟是违反了国家哪条法律法规。假设法律部门已经介入,平台是否也可以声明一下:由于涉嫌违法违规,该网站正在接受法律部门的调查,平台不方便做进一步的透露?

平台不说,网络自然会说,这就自然导致传闻四起。我看到有网站,如《北京商报》就有报道。该报花了大篇幅谈丁香医生“曾‘手撕’连花清瘟”:

“据报道,今年4月上海暴发疫情时,丁香医生曾在文章中称“连花清瘟占去三分之一的运力”。4月17日,丁香医生还在其官微发布了“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一文,多方面进行分析后给出结论,连花清瘟都无法达成预防新冠病毒的效果,并且表示:没病不要乱吃药,连花清瘟也一样。”

这能构成禁言的理由吗?这到底是违法了哪条法律法规?作为经历上海那段时间的人,我和朋友都有这个疑问,在最困难的时候,食品运输都极其困难,但有关部门却能保证家家户户都分到了“连花清瘟”!而且不止一次!是三分之一还是四分之一或更小,我搞不清楚,但在偌大的上海保证家家户户都分到了“连花清瘟”,这难道不占运力?也许数字统计有误,但吃饭重要还是吃药重要?指出这点有问题吗?违法吗?

可问题是这药还真不能吃啊!我家分到了好些“连花清瘟”。本以为它是用来预防,但有关方面说得很清楚,再三叮嘱它不能当作预防药吃。预防不可以,我还以为如果验出样“阳”,“连花清瘟”能作为居家治疗用。可有关部门又要求我们不要擅自服用。当时的情况是,现在也是,不要说有阳,就是密接,都得拉走去方舱等地隔离。既然不能预防,有情况也不能吃,那动了那么多运力、花了那么多钱几次给家家户户送那么些盒不能吃的“连花清瘟”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们现在家里的这些“连花清瘟”,究竟该怎么处理?有关方面不能不向老百姓做个交代吧?

我没有看过丁香医生的文章,但我对此一直感到疑惑。《北京商报》提到了丁香医生的“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一文。这篇文章与当时有关部门的说法有不一致吗?《北京商报》还提到了丁香医生《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的这篇文章。世界组织有推荐吗?如果有,把文件或讲话拿出来不就得了?如果没有,凭什么说丁香医生造谣呢?

当然,《北京商报》还谈到了其他问题,如外方资本等。有外方资本犯法吗?好像该报并没有提及诈骗等问题。对于一个有如此众多用户的网站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平台不能以一句“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就向大家交代了吧?法律是公法,是否违反或涉嫌违法,这需要有充分的理由的。说明与不说明,这不仅仅涉及对公众的尊重,也涉及平台的信誉和公众的知情权,更关乎法律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