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诚:一封来自中共的万言恐吓信

0

中共或許以為在一場跨越海峽中線、飛彈穿越台灣上空的軍演之後,台灣人一定嚇得倉皇失措,以致立即發出一封「不投降就受死」的恐嚇信。(美聯社)
中共或许以为在一场跨越海峡中线、飞弹穿越台湾上空的军演之后,台湾人一定吓得仓皇失措,以致立即发出一封「不投降就受死」的恐吓信。 (美联社)

8月10日,中共国台办发表《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这是继1993、2000年以来第三份对台政策白皮书。但综观其内容,这不是一份白皮书,而是一篇「万言恐吓信」。这封恐吓信在告诉台湾,这个被中共称之为「在祖国怀抱中」的美丽宝岛,将面临中共「血的解放」!

武吓之后再来文攻?

中共或许以为,在一场跨越海峡中线、飞弹穿越台湾上空的军演之后,台湾人一定吓得仓皇失措、跪地求饶,以致在军演告一段落之后立即发出这封「不投降就受死」的恐吓信;中共或许以为,在一阵「武吓」之后祭出「文攻」,台湾必定俯首称臣、束手投降。实际上,除了少数依然「沉睡在祖国怀中」的失败主义者之外,台湾人无不气定神闲、淡定度日;台湾当局更是应对有节、处变不惊。中共不知,除了自我陶醉之外,没有人被吓倒。

两岸恩断情绝!

对照于先前两份白皮书,这份恐吓信最大的亮点就是「和平废弃论」,也就是先前中共所做出的「两个承诺」:包括「中央政府不派军队和行政人员驻台」,以及「在一个中国框架内,…..两岸通过协商解决台湾问题」,乃至包括统一后台湾允许保留军队、司法和有限的国际交往等等,在这封恐吓信中全部消失,乃至于刻意强调「民进党当局是争取和平统一进程中必须清除的障碍」等等。这意谓中共已经抛弃「和统」,不再上演和平谈判的假戏,其所剩下的唯一选项就是「武统」,一场「留岛不留人」的「血的解放」,也意谓两岸关系已经濒临战争边缘与剃刀锋口,两岸之间所剩不多的政治信任已经荡然无存,一句话:两岸恩断情绝!

战狼变厉鬼!

如果搭配中共驻法大使卢沙野宣称,「在拿下台湾后要对台湾人『再教育』」,认为「唯有对台实施『再教育』来清除分裂主义思想,才能反映出台湾民众对两岸统一的真实意愿」;这意谓中共已准备将「维吾尔种族灭绝」的剧本搬到台湾,要对台湾人进行一场「革心换脑」的灵魂改造,要将台湾2300万人关进大牢,然后高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如来佛」,如此就能反映台湾人对统一的真心拥护!中共驻澳洲大使肖千在坎培拉「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记者会中声称,「我们不排除使用任何手段,但至于是什么『手段』,你可以发挥一下想像力」。其实,何必如此遮遮掩掩?何必如此欲盖弥彰?此话就是「统一台湾不择手段」。君不见,这批战狼外交官已经不再扮演「战狼」,而是化身「厉鬼」,一群青面獠牙、阴风四射的僵尸大队。

中共或许以为,在一阵「武吓」之后祭出「文攻」,台湾必定俯首称臣。 (美联社)

还有人会相信「一国两制」?

在这封恐吓信中,居然还老调重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并宣称「愿继续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等等。如果要和平统一,那这次的侵略性军演是在「演戏」还是「作秀」?别说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和平呓语,台湾人根本不会相信,全世界没有人相信,只有中共自己相信。

当台湾人在电视萤幕上看见香港民主人士在街道上遭到警察拳打脚踢,看见媒体人黎智英被手铐脚镣的逮捕时,台湾人不仅怵目惊心,而且瞬间顿悟,原来中共所承诺的「一国两制」就是这幅画面!实际上,中共从来就没有「和平统一」这一真实主张,「和统」只是一种假象,「武统」才是真正的手段。因为两岸的制度根本不可调和,道不同不相为谋;「一国两制」只是一种「半统一」,中共最终只能接受「全统一」,也就是以中共的制度取代台湾的制度,这一真实面目已经图穷匕见、水退石出。

中共对联大2758号决议的篡写和编造

在这封恐吓信中唯一尚有理性讨论空间的,就是关于台湾的法理地位问题。恐吓信引述第26届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宣称「这一决议不仅从政治上、法律上和程式上彻底解决了包括台湾在内全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而且明确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只有一个,不存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

联大2758号决议虽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驻联合国唯一合法代表,但这一决议既没有提及「台湾」(Taiwan)一词,也没有提及「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的说法;「代表权」不等于「主权」,2758号决议并没有表达「代表权可以覆盖主权」,也没有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权」代表台湾。换言之,台湾只是「退出」联合国,并没有「并入」中国。这证明从来就不存在「台湾是中国内政问题」的说法,也不存在「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定论,这一切,都是中共的片面之词、狡辩之说,是中共对联大2758号决议的篡改和编造

海峡,一艘满载的仇恨!

在这封恐吓信发表之后,台湾海峡不再是诗人余光中笔下「一弯浅浅的乡愁」,而是「一艘满载的仇恨」!两岸之间已无政治谈判与和平共处的空间,只有兵戎相见的地步。这是中共政权对五千年中华智慧的羞辱,是中共对人类文明价值的践踏。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