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一份让俄罗斯乐坏的国际特赦组织报告

0

國際特赦組織8月初公布一份報告,指責烏克蘭的攻擊戰術危及平民,但這篇報告內容隨即也成為俄羅斯的戰爭文宣。(美聯社)
国际特赦组织8月初公布一份报告,指责乌克兰的攻击战术危及平民,但这篇报告内容随即也成为俄罗斯的战争文宣。 (美联社)

8月初,国际特赦组织公布了一份报告,题目是:《乌克兰的攻击战术危及平民》(Ukrainian fighting tactics endanger civilians)。内容主要批评乌克兰军队在人口稠密的住宅区(包括学校和医院)建立武装,明显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因为这会置平民于险境,让平民区成为军事目标,并导致俄罗斯为了摧毁这些武器而伤及手无寸铁的民众。

国际特赦组织长年倡议人权,经常对世界各国的独裁者不假辞色,基于「人道关怀」,他们点名乌克兰这一问题或是无可厚非,就像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阿涅斯·卡拉马德(Agnès Callamard)说的:「处于防御位置,并不能免除乌克兰军队遵守国际人道法律的责任。」

特赦组织调查人员在亲赴乌克兰后,发现乌克兰军队确实曾从民用建筑发动攻击,有些住宅区距离前线仅有数公里,而显然乌军并没有采取其他替代方案,例如选择周边远离民宅的茂密林区驻扎,同时他们也不确定乌军是否有协助民众撤离现场。

根据乌克兰民众所说,包括顿巴斯、哈尔科夫和尼古拉耶夫的平民区会遭遇俄军的炮火,正因为乌军曾在那些民宅附近行动,才会成了俄军的目标。包括几处村庄、农舍,街道、塔楼、公寓还有公共建筑被俄军火箭弹炸毁,都和乌军出没有关,特赦组织人员也曾亲眼目睹乌军的军车进出一间仓库,这间仓库的对面就是一座还住着平民的农场。

此外,特赦组织人员认为4月28日俄罗斯空袭哈尔科夫郊区的一间医学实验室,就是因为乌军在那里建立军事基地,而以医院用于军事目的,更有违国际人道主义。再者,乌军也曾使用顿巴斯的学校设施,一来,学校多设于人口稠密的社区,二来,虽然没有明确法令禁止战争冲突方将军队安置在停课的学园内,但是军队也有义务尽量避免使用学校建筑,因为倘若学校受损,将严重影响战后儿童的受教权。总之,国际特赦组织巨细靡遗详列了乌军「危及平民」的种种,就是认为自己是站在人道主义立场对乌克兰提出警告。

不过,问题就在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公布之前,并没有让乌克兰官方有足够的说明机会,然后「国际特赦组织批评乌克兰危及平民」这斗大标题很快就传遍整个俄罗斯,成为支持俄罗斯战争叙事的文宣素材,还让俄罗斯反过来指控乌克兰违反人权,且又一次鼓舞俄军为「解放乌克兰」兴奋地将子弹填充上膛。

按照比例,国际特赦组织揭露俄罗斯违反人权的报告当然远胜过今天一篇「乌克兰的攻击战术危及平民」,但现实是在战争当下,后者的扩散性和煽动性却又远大于任何对俄罗斯的批判(俄罗斯根本不在乎国际观感),尽管国际特赦组织在报告文末,特别强调「乌军在人口稠密区建置军事设施的做法,无论如何都不能为俄罗斯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辩护」,但俄罗斯的大内宣哪管你那么多,它要的就是鼓动燃烧战火。

战场之外的人,可能会以为「问题没这么严重」,事实上,对炮口下的乌克兰来说,国际特赦组织这篇报告已等同为俄罗斯找到一连串恣意攻击民房的卸责理由,再将侵略者的罪过直接抛给受害者。乌克兰国防部长奥列克西·雷兹尼科夫(Oleksiy Reznikov)因而愤慨质疑,国际特赦组织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无端侵略与基辅的自卫努力相提并论,有道理吗?

曾建议国际特赦组织高层三思而行的组织乌克兰区负责人奥克萨娜·波卡尔丘克(Oksana Pokalchuk)最终因为这篇报告含泪辞职,临去前她难过地在个人脸书写下:「如果你不是住在一个被侵略者入侵而遭撕裂的国家,你大概不会懂『谴责(乌克兰)国防军』是什么感觉。如今,已没有任何语言文字能够传达给没有感受过这种痛苦的人。」

尽管在这份报告中,开头就提到俄罗斯并非每次袭击乌克兰平民区,都是因为当地有乌军驻扎,许多乌军未曾出现的民宅一样无端被炸,但俄罗斯撷取报告部分内容大肆借力使力展开讯息战、认知战已是不争的事实,还大喇喇以国际特赦组织之名,为自己继续攻击乌克兰背书,同时再刺激出网路上各式各样嘲讽攻讦乌克兰的恶毒字句,国际特赦组织此番崇高的道德光芒,显然未能照亮这世界阴暗的角落,却只是徒增「波卡尔丘克们」的莫可奈何而已。

国际特赦组织乌克兰区负责人奥克萨娜·波卡尔丘克最终难过辞去职务。 (图片取自波卡尔丘克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