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全耀:跟“丁香园”共情我就不怕遭报应:医疗市场化不是罪恶

0
 秦全耀 秦爷全耀 2022-08-12 23:04 Posted on 北京

Image

乌有之乡又出了一篇《跟丁香园共情,不怕遭报应吗》的文章。秦爷首先回答:丁香园科普了我好几年,有些感情地,就是不怕遭报应。咋着!难不成还非要逼着我去相信什么阴阳五行,五运六气,十八反、十九畏,一分钟打通任督二脉?姥姥!

Image

甭说我了,就是胡锡进、司马南也不会信呀!放着现代科学不跟进,非要倒退!乌有之乡,你们走错了路!

乌有之乡的文章作者“子夜呐喊”称:“如果一个月后丁香园原地复活,那将佐证笔者的这个猜测;笔者不希望猜测成真,那将是更大的悲哀——因为,比起外资背景的丁香园在舆论场呼风唤雨,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医疗产业化、资本化、买办化的问题。那些为丁香园共情的医疗从业人员,笔者想提醒你们一句,丁香园固然是在帮助你们提高收益,但你们就不怕其他行业的老百姓有样学样,反过来宰你们?”

今天不想多说,简单说说我对医疗市场化的认知。目前广大国人有个最大的误解,他们认为改革开放后的医疗市场化才是罪魁祸首。正因为市场化,医院成了屠宰场,医生成了割肉机,造成了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住不上院……

每每在微信群谈到这个问题,每每和老邻居老朋友谈到这个问题,准僵,最后一顿臭骂,谁支持医疗市场化就打倒谁,打倒鼓吹医疗市场化的秦全耀!

看病难、看病贵,医患关系日益紧张,医疗行业到底该不该市场化?绝大部份人认为不应该市场化,而应该公益化,进而逐步实现全民免费医疗!

看病花钱,天经地义。如果看病都不出钱,医院开一个垮一个,谁也赔不起!世界上也不会有这么干的国家。

昨天有人就说在日本看病不花钱,日本人都不搞医疗市场化,咱们中国人搞什么医疗市场化?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是最赞赏赤脚医生时代的一个学者。他说:最资本主义的英国都是免费医疗,中国却要指望医疗市场化?

十几年前刚患慢阻肺还能行动时,曾和中国经营报副总编辑张曙光有过一次专门交流。他太赞赏赤脚医生时代了,一毛钱挂号费,一张三联单彻底解决问题。

我马上跟着说:一点不假,我的合同医院有协和医院,一毛钱挂号碰上了中国耳鼻喉泰斗张庆松,他说咽角化症喝多少胖大海去火也没用,只能动手术割掉。

1973年,高血压头痛心跳加快,常常一阵一阵的两眼模糊看不清楚,去了几家医院,没有医生当回事。无奈,去了协和医院。史轶蘩医生对我进行了反复检查后做出了“除外嗜铬细胞瘤”包括基础代谢的好多项检查。到了1997年我才知道史轶蘩医生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问张曙光副总编:用三联单结账算不算市场?我什么都不拿,只一毛钱挂个号,医生肯定给我看病,但肯定不给我化验和各种仪器检查,也拿不走药,更住不了院,动不了手术。对不?

此时张曙光晃然大悟,你是说免费医疗和医疗市场化是两码事,不能让李玲她们老是浑为一体。如果让老百姓都大骂医疗市场化,医疗市场化是万恶之源,那一定是中国人民的大灾难。

医疗面前人人平等不分三六九等,医疗市场化不是罪恶。秦爷坚定认为:看病总要买单的,免费医疗不是看病不给钱,而是钱由哪儿出,谁来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