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共对裴洛西访台故意「过度反应」

0

中方在軍事演習上主動出擊,目的之一是試圖藉過度反應的方式,測試美方的底牌。(美國導引飛彈巡洋艦「皇家港號」/取自美國海軍)中方在军事演习上主动出击,目的之一是试图借过度反应的方式,测试美方的底牌。 (美国导引飞弹巡洋舰「皇家港号」/取自美国海军)

美国议长裴洛西访问台湾,中共阻拦不成,老羞成怒,以大规模实弹军演的方式「反制」美国和台湾,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足为奇。但飞弹不仅穿越台湾上空,而且落入日本的专属海域,是过度反应;宣布八项与美国的交流项目,包括在军事问题上停止对话,是过度反应;试图由此开始,改变两岸现状,完全不顾将会引起的严重后果,也是过度反应。尤其是相对于1997年当时的美国议长金瑞契访问台湾的状况来说,更可以看到这一次习近平的反应,明显有把事态升级的意图。

这次中方过度反应,表面上看,似乎大军压境威风凛凛,小粉红兴高采烈,但实际上这样的过度反应让日本和西方国家提高警觉,让印太小北约更有可能成型,对中共解决台湾问题,其实是埋下了一个大雷。习近平和中共为什么要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呢?我认为,中共如此反应过度,除了进一步四面树敌之外,也透露透露出一些内部的问题。

回想当年金瑞契访问台湾,其实也是越过了中共的红线。但当时的江泽明领导下的中共,刚刚办成香港主权移交得到的大事,正是志得意满,充满自信的时候,不认为美国真的为改变两岸关系的现状,因此保持了冷静克制的态度。相比之下,习近平这一次作出这么大的动作,反倒暴露出他对于国际国内局势没有把握,缺乏自信。只有缺乏自信的人,才会大喊大叫,虚张声势,试图吓走对方。

看来中方对于美方在台湾问题正在和将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显示出双方在台湾问题上的沟通存在严重问题。正是因为摸不透美方到底要做什么,中方才会主动出击,试图以过度反应的方式,测试美方的底牌。台海局势保持平静,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中美双方基于「管控风险」的共识而维持的舒畅有效的疏通管道。这一次中共的过度反应,比军演本身更令人对未来有危机感。

同时,正当外界认定习近平将在「二十大」上毫无悬念地顺利连任之际,习近平如此大张旗鼓地举行军事演习,也说明习近平的权力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稳固。假如「二十大」已经没有悬念,习近平完全可以表现得有自信一些。他如此过度反应,不可能是给台湾看的,因为台湾人被恐吓习惯了,军演没有也不可能达到恐吓台湾朝野的作用。那么,过度反应的受众就只能是中国国内民众和党内政治对手两部分了。

换句话说,习近平这样大肆炒作,用的是中共常用的老套路,那就是在权力斗争的关键时刻,通过制造外部危机来咀嚼内部问题。换句话说,习近平这样的过度反应,其实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说明习近平连任并不是没有阻力,所以他才要兵行险着,扩大台海危机,证明现在需要领导层的稳定。习近平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外界就没有理由认为他的权力已经非常稳固。在他的权力是否稳固这个问题上,我相信习近平自己的判断,应当比外界更加精准。

不过,过度反应一定会有副作用。试问,那些大公司的CEO们,会愿意在一个可能陷入战争的国家大笔投资?中国摆出一副要进入战争状态的样子,结果必将加快世界各国在经济上与中国的脱钩。可以预料,习近平如果不早早收场,外资的流出将加速进行。中国的经济将进一步走进绝境。民族主义这张牌不好打,打不好就会伤到自己,显然,习近平已经顾不上这些,他只能只顾眼前了。

※作者成长于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即从事学运,参与和组织了1989年民主运动,后为此两次坐牢达6年多时间。 1998年被流放到美国,得以进入哈佛大学10年,先后得到东亚系硕士和历史系博士学位。现在担任「对话中国」智库所长。政治上的温和坚定的反对派,思想上的理想主义者,生活中的资深阅读者。出版有政治评论和诗歌散文等书籍20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