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时潮:心智的暗面──华春莹&罗杰.瓦特斯

0

黎时潮 / 思想坦克 2022 年 8 月 12 日

观察一国外交部发言人,大致上就能看到该国的格调与个性;比如说中国那两位。赵立坚让世界看到流氓、华春莹则代表无知。巧的是,这几天中国军演的方式,恰好展现中国无知无畏的流氓性格,这两位官方发言人果然选得好。

八月七日华春莹在推特上用英文发了这则推文:「百度地图显示,台北市共有山东饺子馆38家,山西面馆67家。味觉不会骗人,台湾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失散多年的孩子终将回家。」吸引了全世界许多人围观这则愚蠢到突破天际的推文,同时,餐馆数量成了某种迷因,变为大家搞笑认祖归宗的选项。

另一方面,这则推文还显示了,在网路围墙管制下,无知已经是中国人共性;同时,华春莹也该好好解释,为何会使用官方资源,公然违法翻网路墙?

无独有偶,同一天,摇滚巨星罗杰.瓦特斯(Roger Waters)接受CNN主播史默柯尼希(Michael Smerconish)专访,讨论「这不是演习」(This Is Not a Drill)巡演的概念意涵时,对乌克兰战争、台湾问题的回应展现出来的傲慢,可以算是无视他者的无知吧?

英国摇滚歌手罗杰.瓦特斯(Roger Waters)接受专访时表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从1948年起,全世界都接受的事实,


如果你不知道,去多读点书吧! 」。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瓦特斯先是把美国拜登总统列为战犯,认为他提油救火,不能促使乌克兰好好与俄国谈判;主持人提示他,这是在指责被侵略者,瓦特斯使用了俄国宣传的说法,认为他们只是对北约过度扩张的反应,正当化了侵略行为;同时,还反问,如果中国在加拿大与墨西哥部署核武,美国会怎么做?

好玩的来了,主持人回说,中国忙着演习封锁台湾,瓦特斯几乎要跳起来反驳:「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从1948年起,全世界都接受的事实,如果你不知道,去多读点书吧!」

万万没想到〈墙上另一块砖〉(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这首反教育、反思想控制歌曲的创作者,如今却叫人去多读点书,而且还是多读点共产国家的宣传品,真是令人唏嘘。

但这并非瓦特斯首次展露对台湾问题的无知。 1992年他发行备受好评的专辑《爽到死》(Amused to Death),里面有首〈看电视〉(Watching TV);虽然歌词提到天安门,但事实上,这首歌说的是电视上的说法和影像往往不是事实,影射他支持中国政府「天安门没死一个学生」的宣称。同时,歌词提到蒋介石下令杀妇女和小孩,而毛泽东是纯洁无比的革命领袖;蒋介石不但下令杀人,还把福尔摩沙变成叫做「台湾」的制鞋工厂。

即使我们都知道蒋介石在台湾做了什么更糟的事情,但把天安门事件和蒋连结,又完全接受中国的政治宣传,在这里很想问:瓦特斯先生,你怎么不把所有财产换成人民币存到河南的银行呢?

记忆中,当时有位乐评人说:「瓦特斯新专辑只是这位富翁再次无病呻吟!」(应该是刊登在《芝加哥论坛报》,时日久远,无法确认。)

这张专辑出版后,个人就和瓦特斯说再见,再也不听他之后的作品。

瓦特斯对乌克兰战争的说法,和国际特赦组织对这场战争的新报告如出一辙。报告里,国际特赦组织谴责乌克兰政府侵害人权,因为他们设置的军事据点离一般民众的聚居点太近,造成平民无谓的伤亡。

虽然特赦组织五月份曾发布报告指称俄国犯下战争罪行,但新报告一出,立刻造成欧美哗然,特赦组织乌克兰分部会长立刻辞职,并且大骂该组织是俄罗斯走狗。在许多国家威胁要断绝补助与捐款后,特赦组织才扭扭捏捏发了个不是道歉的道歉声明,并特别说明,这份报告不会正当化俄罗斯的行为。

从苏联到俄罗斯,可以注意到,大多数自称维护人权的组织与个人,很少严厉谴责这些专制国家。反而欧美,或者民主化较深的国家,只要出一点点差错,就会被他们骂到不行。一种说法是:骂俄罗斯这种的没用,反正他们也不会改;另一种隐藏的心态是:得罪专制国家会死人的!

到了廿一世纪,中国学会国际组织的运作逻辑后,类似世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原本可以帮助弱势的组织,成了中国手中的玩具。各类相关的NGO就更不敢得罪中国,不然每年抓几个去中国的工作人员(勿忘李明哲),谁受得了?

瓦特斯当然不完全因为利益而倾向中国,毕竟他已经太有钱了;他的父亲是英国共产党员,二战时牺牲在义大利战场,当时瓦特斯才五个月大。在他心中,父亲成了一切美好、正义、理想的象征,跟着父亲的脚步成为共产信徒,非常自然。

只是,任何事情,进到「嫪」的状态,就太过了。

《说文解字》卷十三〈女部〉:「嫪,婟也。」意思是太喜欢某个事物,以至于完全看不见其他;一直怀疑左「胶」,其实应该是左「嫪」。

于是瓦特斯至今仍然看不见共产中国任何缺点,他成了精神上的中国战狼,是比所有小粉红更红的大粉红。

1927年托洛斯基政争失败,逃出俄国,有段时间借助在西蒙.韦伊(Simon Weil) 家中。那段期间,聪慧的韦伊和托洛斯基辩论,往往逼得托洛斯基不得不帮差点杀掉他的政敌史达林辩护,认为史的做法,是维持革命纯洁性不得不做的。

重视人命价值的韦伊无法接受,她质问托洛斯基:为了做出甜美的革命蛋卷,究竟要牺牲多少鸡蛋?

后来,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在告别演说〈给廿一世纪的一段话〉引用了这个比喻:「不管理论或实务,人不可能拥有所有想要的。否认这点,只追求单一、高于一切的理想,只因这是最符合人性的唯一,总会导致高压,然后伴随血腥、破坏;蛋打破了,煎蛋却不见踪影。于是人命成了永远用不完的蛋,随时等着被打破;到最后,狂热的理想主义者早忘了煎蛋,只顾着继续打破蛋。」

类似瓦特斯这类人,他们就是一直打破蛋的那种人。喜欢他的音乐,无妨,绝对不要相信他那套,才是生存之道。至于华春莹、瓦特斯的话恰好合用:回去多读点书吧,别出来丢人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