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一个加尔文主义者的病中笔记

0
photo 2022 08 16 17 01 24
photo 2022 08 16 17 01 24

各位主内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

一周以来,我痛风发作,终难忍受,被迫卧床两天。断断续续,写了一些祷告及灵修笔记,与你们分享:

一、痛风己近十年。隔年发作,多有主的奇妙恩典。只是读史时,读到司布真,加尔文,大贵格利,许多主仆皆常罹痛风。心里一面战兢,一面得着莫大安慰。想到生之患难,死之艰难,主耶稣也曾经历过。那么,或生或死,岂不都是以马内利?又想到有哪一种疾病,哪一样磨难,是历代的圣徒未曾经历过的呢?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岂不以和她同得一样的病,为意外的福乐吗。我若爱主,我岂不以与主同受一样苦难,为人生的六合彩吗。我若爱那在基督里的子民,我岂不以曾与神的子民同经忧患,为成功的人生吗?

上周,面对几位会友失丧亲人的伤痛,我发现自己难以感同身受,因我距离这种伤痛已有数年时间。这真是罪人的卑微和可怜,如果一个人在三十年内,不曾失去过任何一个亲人,他可能变作何等冷漠,何等远离人类的怪物啊。感谢主的美善,使我在这周的病痛与祈祷中,些微地参与了我的弟兄姊妹的命运。

恩主啊,凡你受过的痛楚,你卑微的仆人实在不配承受。凡你所喜悦的圣徒曾罹患的苦难,你卑微的仆人实在不配经历。唯有地狱的痛楚和烈火,是信靠基督的圣徒不会承受的。恩主啊,你既救我脱离了那地狱的烈火,这骨头中火一般的疼痛,岂不是你珍贵的赏赐,是孩子得救的凭据吗。

二、恩主啊,若仇敌借此攻击我,也求主许可,免得你的仆人自高自大,因安稳的日子而离弃你的恩典。孩子向主立志,在病痛期间,有五个祈愿,求主不要不应允我。

1,省察己罪,祈恩蒙赦。2,因着苦难,学习顺从。3,记念十架,与主同行。4,感恩妻儿,交托教会。5,默想死亡,盼望天国。

三、所谓加尔文主义者,就是在凡事上都看见上帝超自然主权的人。在受造物中,只有天使和加尔文主义者,在凡事上都看见上帝并为此而战兢。故此,在罪人眼里,加尔文主义者是所有基督徒里最像魔鬼的人。但在魔鬼眼里,加尔文主义者是所有基督徒里最像他曾经的战友米迦勒的人。把加尔文主义者与仇敌区别开来的,是对上帝恩典的信靠。

把加尔文主义者与其他弟兄区别开来的,是对上帝恩典的敬畏。

所谓加尔文主义者,就是随时都相信一场超自然的宇宙性争战的人。在这场宇宙性争战中,正如一个伟大的战士所追求的成功,就是不断接近前线;一个加尔文主义者所追求的成功,就是怀着战惊的心在撒旦的黑名单上不断靠前。

四、我们对上帝的主权和恩典的认识与敬畏,达到何等敬仰和绝对的地步,我们才能学习把自己降低到何等渺小和无能的地步。罪人的谦卑,首先不是道德性的,而是恩典性的。谦卑,首先与“神论”密切相关,其次才与“人论”密切相关。换言之,谦卑的实质,乃是一个人对上帝绝对主权的认识。譬如有两个职员,同时遇见一位不认识的上司。一个以为他遇见的是局长,一个以为他遇见的是总理。显而易见,后者的谦卑将远胜于前者。因此,请容我怀着谦卑之心说,一切阿民念主义者,在上帝面前都有着惊人的狂妄。一切不敬畏上帝全权的掌管和拣选的恩典的神学,都是放肆的,作乱犯上的,或至少也是冒失的。

然而,魔鬼遍布于教会的一个试探,就是对上帝主权的更谦卑的敬畏,通常会更深地冒犯人的德行、灵性或权益,从而在人前被视为更具有攻击性的挑战,并被误认为傲慢。如果一位敬畏上帝的战士,在一群不信耶稣、不服真道的人中赢得了“谦卑”的口碑。我以为这口碑极其危险。因为一个真敬畏上帝的人,在不敬畏上帝的人面前,不太可能被视为谦卑,而更有可能被视为傲慢。

与我们对上帝的主权与荣耀的敬畏相比,我们那些显在人前的灵性操练和道德成就,岂不仍是从自高自大的灵魂所排泄的、看不见的粪便吗。因为荣耀和主权若不能悉数归主,“做一个温良恭谦的基督徒”,甚至连这样的立志也可能偏离了福音,而几近于谋反。

五、恩主啊,若为福音的缘故,我愿一生被一个人误解,被另一个人侮辱。被一个人藐视,又被另一个人攻击。直到这人真信靠和敬畏上帝主权的恩典,才发现以前对我的误解和伤害是错误的。因你传十字架的福音,岂不正是如此吗。

在疾病中蒙福的仆人王怡,写于2012年8月15日

王怡牧师文集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