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揭中共以「被精神病」打压异己 「安康系统」中虐打囚禁强迫注射药物

0
81a239d5 f29c 4a6a 93f1 093a33030b85
81a239d5 f29c 4a6a 93f1 093a33030b85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最新报告指,中共长年设立「安康系统」精神病院,以「精神病」为名打压异己。 路透社资料图片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研究报告揭露中共长年设立「安康系统」精神病院,以「精神病」为名打压异己,泼墨女孩董瑶琼、湖南教师李田田等都是受害者,他们被关押数年甚至十年以上,期间遭到虐打、电击、强迫注射药物、与外界隔离等非人折磨。「保护卫士」要求中共立即放人,及吁国际社会向北京施压。

「保护卫士」发布研究中国「安康系统」的报告,揭露中共为了维稳将访民、维权人士、异见者等关入精神病院的人权迫害恶行。(「保护卫士」报告封面)

「保护卫士」发布研究中国「安康系统」的报告,揭露中共为了维稳将访民、维权人士、异见者等关入精神病院的人权迫害恶行。(「保护卫士」报告封面)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明天将于周三( 17 日)审议中国对《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的执行情况。「保护卫士」周二(16日)发布题为《强制灌药和监禁:中国的精神病监狱》的报告,揭露中共当局将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关进精神病院,让他们接受不必要的治疗,部分受害者历经折磨长达数年。报告披露,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一个名为「安康医院」的精神病强制医疗院系统就已经建立,隶属公安部门,由警察控制和管理。中共当局现时仍然持续把政治犯送进精神病监狱中,该手段日渐常态化。公安和国保以维稳的名义,依然任意地将访民和维权人士送交「安康医院」或一般的精神病院监管,做法完全排除在司法系统之外。而相关医院要么受到当局胁迫,要么会主动充当中共打手。

该报告使用受害者及其家庭的访谈资料,汇总了2015年至2021年7年间共99人被关押在精神病房144次,涵盖了中国21个省、市或地区中的109家医院。受害人可能会被困在其中长达数月甚至数年。报告追踪的案例中,9名受害者已经在里面超过十年。其他人则反覆被关入精神病院,在99名受害者中,几乎有三分之一「被精神病」两次以上。

报告指出,这组数字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在习近平治下的恐怖政治环境下,中国日益与外界隔绝,更多的案例无法被媒体和非政治组织关注到。

针对该报告的内容,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向本台表示,「被精神病」是中共对合法上访的访民或其他维权人士的一种迫害手段。

陈光诚说:「被精神病」这件事情,中共很早以前就把它用在访民身上,截访、关押对于很多访民无效以后,共产党在法律上没办法对这些人进行打压的时候,就会用这种办法。公安就有权力决定你是不是有病、决定是不是要把你送入精神病院、决定精神病院给你做甚么诊断……精神病院都是根据共产党的需要去给维权者量身定做诊断书出来,以便于把他们随心所欲的关押、迫害。

在激烈的国际和国内批评声浪中,中共当局于2012年10月末通过了新的《精神卫生法》。该法规定必须先经过医学评估才能批准强制治疗,让警察强制执行的精神病患监管措施必须受到司法监督。不过,陈光诚说,在现实中,新《精神卫生法》也是配合中共打压的一部法典。

陈光诚说:共产党想要立法之前早就想好了,这个法律要工具化而不是成为社会公器,法律写得再好,没有一个尽量去制衡它执行,是没有用的。

「保护卫士」的报告列举的受害人包括本台曾报道的「泼墨女孩」董瑶琼。2018年7月4日,在上海打工的董瑶琼向陆家嘴海航大厦前的习近平宣传画像泼墨,事件引发国际关注。不久后董瑶琼被送入湖南的一所精神病院——株州三院。本台当时曾采访该院,工作人员称董瑶琼是与境外势力勾结的「政治犯」;一年半后董瑶琼出院,与被入院前判若两人,出现痴呆症状,疑被强制灌药后遗症。

另一名受害者则为李田田,2021年12月,上海震旦老师宋庚一质疑南京大屠杀官方数字遭打压,湖南教师李田田因声援宋庚一,被警察强行送入湘西州精神病院。获释后选择逃离家乡。

「泼墨女孩」董瑶琼(左)及湖南教师李田田(右)都曾被送入精神病院。 (资料图片)

「泼墨女孩」董瑶琼(左)及湖南教师李田田(右)都曾被送入精神病院。 (资料图片)

另外还有安徽维权人士吕千荣、黑龙江访民邢世库等。其中刑世库因上访自2007年起一直被关押当地的一所精神病院中。

709律师王宇曾于10年前到哈尔滨跟进邢世库被关精神病的案件,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中共对异见者、维权人士采用「被精神病」手段,可见依法治国只是空喊口号。

王宇说:一些异议人士、访民、维权人士,他们根本就没有违法,但是他被精神病、被关到精神病院,不需要任何程序、不需要任何机关批准,这个手段特别恶劣,现在的法律自由落体式下降。

「保护卫士」报告的共同作者之一黛娜(Dinah Gardner)接受本台电邮采访时表示,中国利用精神病学系统来维稳的历史已经有几十年,这种精神病「治疗」是非常恐怖的经历。受害者被关在「安康系统」期间遭到虐待,比如遭到殴打、被灌服有强烈副作用的药物;在没有麻醉情况下的「电击治疗」;被绑在床上数小时,屈辱地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中;被阻与亲人或律师会见等。

黛娜说,国际社会和媒体渐渐对中共这一恶行失焦,他们发布这次报告,希望能敦促国际社会再次关注中共当局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径,并向北京当局施压,要求它们兑现新《精神卫生法》中的承诺。

「保护卫士」也要求中国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停止对精神病学的政治滥用,释放所有被不正义地监禁在精神病院的人,提供他们充分的救济渠道,让他们获得及时的医疗救助以处置身心伤害,并就遭受的折磨寻求赔偿。同时中国也应该检视其精神病患者治疗方面的国际法上的责任,致力修订现行法规,并促进医疗部门对此类立法的认识,以防止这种滥用行为再次发生。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