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Los Angeles
星期一, 12月 5, 2022

老船长:地方财政,陷入困局

0
11
米筐投资|08/16/2022

file

1

相比人口持续外流,中小城市眼下最大的危机,莫过于财政紧张。

image

8月12日下午,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公交发布全县公交停运公告。公告称,公交公司经营困难,驾驶员工资连续几个月发不上,导致城市公交全部停运。

事情引起热议之后,郸城县又删除了公告,并重新启动了几条公交线路运营。

但经营困难,真实存在。

早在2020年7月,由于公交公司运营困难,亏损严重,驾驶人员离职较多,郸城县就停运了3号线和6号线公交。

现如今,全县100多辆公交车,却只有50多名司机,人均两辆公交车。

而经营困难的背后,是财政补贴没有发下来。

郸城县,是河南周口市的下辖县,七普时常住人口仅105万人。2020年,郸城县GDP339亿元,地方财政收入12.3亿元,财政支出73亿。

财政自给率,只有16.8%。

image

即便是周口市,2021年的财政自给率也仅有23%。下辖的县城想要达到完全财政自给,如天方夜谭。

其他渠道的财政补贴,就成了救命稻草。

2020年,郸城县争取转移支付资金2.79亿,抗疫特别国债2.7亿,债券资金12.27亿,专项棚改券8亿,合计25.76亿,已经是财政收入的2倍多。

靠转移支付或者专项债券补贴,已经是很多中小城市盘活财政的主要资金。

风险,正在累积。

2

小城市的财政困局,郸城并不是个例。

四川乐山大佛风景区,直接把未来30年的经营权拍卖了,挂牌底价为17亿元。

image

大佛估计都没见过这场面。

透支未来30年的经营权,套现17亿,多少能缓解眼下的焦虑。

2021年,乐山市地方财政收入131.9亿元,财政支出318.5亿,财政自给率41%。

已经算是表现好的了。

拍卖经营权这事,不止在乐山发生。

四川南充代管的县级市阆中,甚至把送菜经营权都卖了:

7月,阆中挂出拍卖市公办学校、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国资公司的食堂食材统一配送服务未来30年特许经营权。起拍价18000万元,竞买保证金2万元。

image

就在今年5月,阆中宣布核酸检测改为居民自费承担,质疑声一片。而工作人员给出的理由是:

政府承担不起了。

于是,景区经营权可以拍卖,送菜经营权可以拍卖。未来,或许连保洁经营权也可以拍卖。

一旦财政紧张,地方就真的急了。

比郸城、阆中更悲催的,是被打上“房子白菜价”的鹤岗。

2021年12月,鹤岗发布公告,因实施财政重整计划,决定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

国家规定,如果市县政府年度一般债务付息支出超过当年地方财政支出10%的,或者专项债务付息支出超过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0%的,必须启动财政重整计划。

鹤岗的债务率,已经高达462.7%。

小城市的财政危机,要比想象中严重。

3

地方财政的困局,不仅限于小城市。

延续两年的疫情,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已经让很多地方的财政收支难以平衡。

image

今年上半年,地方财政收入正增长的省份,也只有内蒙古、山西、新疆、陕西、江西5个。

而他们,都是典型的资源型省份。由于传统能源比如煤炭、石油的价格持续飙升,这些地方的财政反倒大幅增长。

5个省份之外,26个地方的财政收入都是同比负增长。

一片惨淡。

即便是扣除留抵退税后的增速,也还有广东、广西、江苏、重庆、上海、天津、吉林7个省市的增速为负。

当广东、江苏、上海的财政收入都开始下滑,问题的严重性就不言而喻。

今年上半年,各地的财政收支数据也不太乐观。

image

31个省市的财政盈余,无一为正。

即便是财政自给率最高的上海,上半年也因为疫情的因素,财政盈余变为负数。而2021年上半年,上海还是31省市中唯一有盈余的地方。

河南、四川的财政收支差,更是超过了3000亿,成为垫底的两个省份。而这两个省份,恰好也是接受转移支付最多的地区。

收支差超过2000亿的还有12个省份,包括经济第一省广东,财政收支差也接近3000亿。

地方上的财政困局,谁也没有例外。

4

疫情的影响,首当其冲。

年初的吉林、上海,遭受疫情最为严重。两个地区的GDP增速也成为唯二负增长的。

加上核酸常态化之后,各地对核酸检测点、耗材、人力的投入,也加重了地方负担。

最大的影响因素,还是留抵退税。

在疫情冲击的当下,将企业在购买原材料、设备时垫付的税款返还给企业,很明显能增加企业的现金流,减轻企业运行压力。

但对地方财政而言,留抵退税不是作为补贴政策计入支出,而是直接冲减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这就直接导致财政收入账面数据下降。

对地方财政来讲,收入的大头无非就这几项:

税收、非税收入(行政收费、罚没收入等)、卖地收入、转移支付收入

税收和非税收入都大幅受挫,很多城市只能寄希望于卖地收入。

可偏偏,今年的房地产市场还在“昏迷”。救市政策一大堆,眼睛就是不肯睁一下。

image

上半年,全国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31.4%,使得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大幅下滑29.7%。

各地的土拍,流拍更成为普遍现象。

卖地收入大降,给了地方财政致命一击。

而那些人口流出、本身土地收入就不高的中小城市,更难以找到有效的增收办法。

最后的办法,只能靠发债和输血。

截至7月末,各地已累计发行新增专项债券3.47万亿元,提前半年就完成了任务。

着急,都写在了脸上。

地方财政的苦日子,还要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