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姐:给鱼虾做核酸,这事需要理论理论!

0

Original 梳子姐 晚情楼 2022-08-17 21:40 Posted on 江苏

Image

作者 | 梳子姐

万物皆可核酸。

世上没有捅一捅棉签解决不了的问题。

当前正值开海之际,是一年收成所在,可忙坏了海边的渔民。

厦门集美区的渔民尤其繁忙,他们每天下海捕鱼上岸后,第一件事是张开嘴做核酸,然后再到船上抓几尾鲜鱼,掰开鱼嘴继续做核酸。

渔民和渔获,一个都不能少,都要做核酸,这是厦门的规定。

原因是今年6月份以来,漳州、霞浦、平潭等地有渔民与境外船舶非法交易、违规接触导致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造成极大社会危害。

但是这种接触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还是人与鱼之间的传播,目前不得而知。

因为,鱼根本就没有肺,怎么可能会感染新冠肺炎呢?

Image
别管怎么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抓几条鱼捅捅喉咙让人放心。

其实,对鱼做核酸并不是厦门的发明,年初上海疫情期间也有防疫人员到市场上抓花鲢做核酸,2021年上海动物园还对鸟类进行鼻咽拭子核酸检测。

给动物做核酸最著名的当属河北河间的几个混混,硬是把人家老汉的羊拉走做核酸,最后也不知道是阴性还是阳性,更不知道是烤了还是煮了,味道应该还不错吧。

Image
给猪狗牛羊、鱼鳖虾蟹做核酸,看似挺搞笑,背后都是辛酸泪。

河南禹州是蒜苗大县,今年1月份正赶上疫情,上百吨蒜苗滞销。

蒜苗这种东西不能储存,卖不掉就全完了。

为了把菜卖出去,防疫人员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到蔬菜大棚里为蒜苗叶片做核酸采样。

核酸没问题,出具报告开出证明,这样蒜苗才能运得出去。

上海疫情期间,市民吃菜困难,近在咫尺的郊区蔬菜也是运不出去,原因就是害怕疫情传播。

2020年,陕西山阳县养蛇户曹立宝响应防疫要求关闭了蛇场,170万投资化为泡影,背上了上百万元债务,而当地林业部门只赔他56万块钱。

像曹立宝这样的养殖户并不少,虽然都怀疑病毒是蝙蝠传来的,但其他野生动物养殖户也跟着受连累。
如果说疫情之初还有些惊慌失措,难免会出现失策之处,这尚可理解。

但是现在病毒到底会不会通过蔬菜、鱼虾传播,恐怕是能够说清楚的。

6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许文波所长说,常温条件下新冠病毒在大部分物品表面1天内全部失活。

这一判断也科学回答了大规模环境消杀的必要性。

若捕到的鱼虾都不能放心食用,那该是多么绝望。

头几天,云南有位领导要求下面反思“为什么不来云南旅游?”

这还用反思吗,什么时候黑导游消失了,什么时候科学防疫回归了,什么时候才敢出门旅游,那些滞留海南的游客对此也最有体会和发言权。

头两天去做核酸时,医务人员把棉棒发到个人手里,外包装生产地址写着是山东鲁西南的一个小村子。

当然,这并不是歧视那个村子,而是觉得核酸产业链已经迅速盘根错结地蔓延开来,如果不做核酸可能就会影响到村子里大爷大妈们的经济收入。

可是核酸的紧箍咒若连蒜苗、鱼虾都不放过,那种无处不在的强大束缚力将压抑着整个社会的活力。

再次申明立场,我们坚定地支持动态清零,真心盼望人间无疫。

可是也希望专业部门能够给个解释,人与蔬菜之间、人与鱼之间到底会不会传播病毒。

若可以无限度地扩大核酸范围,天上跑的、地里长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这将是多大一笔生意呀。

别的不说,回村里找几个大爷大妈撺棉棒这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