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宇视窗:美国《与台湾关系法》全文,美国为什么要将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视为核心利益?以及中国承没承诺过“和平统一”?

0
环宇视窗 2022-08-06 16:51 Posted on 广东

美国为什么要将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视为核心利益?
要想了解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美国《与台湾关系法》,究竟是个什么法律,都有哪些内容?美国为什么要插手台湾事务?为什么要保护台湾不受来自其他方面的威胁和武力?《与台湾关系法》也称《台湾关系法》,看了这部法律全文,才知道美国为什么不遗余力的要保护台湾,不允许对台湾使用威胁和武力。

美国为什么要将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视为核心利益?

因为美国与台湾有着法律性的承诺。

了解这部法律,使我们能更好的了解真正的中美关系,美台关系,两岸关系。

从而让我们了解台湾问题应该怎么解决,怎么才能更好地解决。从这部法律中可以看出,只要是两岸和平,平等,自愿,协商的方式,无论是大陆成为台湾制度,还是台湾成为大陆制度,还是双方平等自愿协商个什么制度,只要是双方是和平,平等,自愿,协商的方式,美国都接受,美国并不干涉。但是无论哪一方使用武力的方式和经济压力的方式,胁迫的方式,威胁的方式都是不允许的,因此美国才要保护台湾。

1979年1月1日,前承《中美联合声明》等外交事件,中美正式建交。

然而,当年美国国会也随之制定了一部“台湾关系法”(又称“与台湾关系法”),并于1979年4月最后经过总统签署而通过。根据各方回忆,在1978年下半年的建交谈判中,卡特政府曾经透露过国会将出台有关法律。北京对此表示反对,但并未将此视为“中美建交”的根本性阻碍。法案出台后,中国官方表达了反对、抗议、谴责,展开了坚决斗争。

很多读者可能未必了解该法案的详情,下面提供这份在美国至今仍然生效的《台湾关系法》全文,供读者了解使用,作为参考。

 

全文如下:


【台湾关系法】

本法乃为协助维持西太平洋之和平、安全与稳定,并授权继续维持美国人民与在台湾人民间之商业、文化及其他关系,以促进美国外交政策,并为其他目的。

由美利坚合众国国会参议院及众议院联合制定。

简称

第一条:本法律可称为“台湾关系法”

政策的判定及声明

第二条:

A. 由于美国总统已终止美国和台湾统治当局(在1979年1月1日前美国承认其为中华民国)间的政府关系,美国国会认为有必要制订本法:

1. 有助于维持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安全及稳定;

2. 授权继续维持美国人民及台湾人民间的商务、文化及其他各种关系,以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推行。

B. 美国的政策如下:

1. 维持及促进美国人民与台湾之人民间广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务、文化及其他各种关系;并且维持及促进美国人民与中国大陆人民及其他西太平洋地区人民间的同种关系;

2. 表明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及安定符合美国的政治、安全及经济利益,而且是国际关切的事务;

3. 表明美国决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之举,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以和平方式决定这一期望;

4. 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之举 — 包括使用经济抵制及禁运手段在内,将被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及安定的威胁,而为美国所严重关切;

5. 提供防御性武器给台湾人民;

6. 维持美国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诉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压手段,而危及台湾人民安全及社会经济制度的行动。

C. 本法律的任何条款不得违反美国对人权的关切,尤其是对于台湾地区一千八百万名居民人权的关切。玆此重申维护及促进所有台湾人民的人权是美国的目标。

美国对台湾政策的实行

第三条:

A. 为了推行本法第二条所明订的政策,美国将使台湾能够获得数量足以使其维持足够的自卫能力的防卫物资及技术服务;

B. 美国总统和国会将依据他们对台湾防卫需要的判断,遵照法定程序,来决定提供上述防卫物资及服务的种类及数量。对台湾防卫需要的判断应包括美国军事当局向总统及国会提供建议时的检讨报告。

C. 指示总统如遇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遭受威胁,因而危及美国利益时,应迅速通知国会。总统和国会将依宪法程序,决定美国应付上述危险所应采取的适当行动。

法律的适用和国际协定

第四条:

A. 缺乏外交关系或承认将不影向美国法律对台湾的适用,美国法律将继续对台湾适用,就像1979年1月1日之前,美国法律对台湾适用的情形一样。

B. 前项所订美国法律之适用,包括下述情形,但不限于下述情形:

1. 当美国法律中提及外国、外国政府或类似实体、或与之有关之时,这些字样应包括台湾在内,而且这些法律应对台湾适用;

2. 依据美国法律授权规定,美国与外国、外国政府或类似实体所进行或实施各项方案、交往或其他关系,美国总统或美国政府机构获准,依据本法第六条规定,遵照美国法律同样与台湾人民进行或实施上述各项方案、交往或其他关系(包括和台湾的商业机构缔约,为美国提供服务)。

3.

a. 美国对台湾缺乏外交关系或承认,并不消除、剥夺、修改、拒绝或影响以前或此后台湾依据美国法律所获得的任何权利及义务(包括因契约、债务关系及财产权益而发生的权利及义务)。

b. 为了各项法律目的,包括在美国法院的诉讼在内,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举,不应影响台湾统治当局在1978年12月31日之前取得或特有的有体财产或无体财产的所有权,或其他权利和利益,也不影响台湾当局在该日之后所取得的财产。

4. 当适用美国法律需引据遵照台湾现行或旧有法律,则台湾人民所适用的法律应被引据遵照。

5. 不论本法律任何条款,或是美国总统给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承认之举、或是台湾人民和美国之间没有外交关系、美国对台湾缺乏承认、以及此等相关情势,均不得被美国政府各部门解释为,依照1954年原子能法及1978年防止核子扩散法,在行政或司法程序中决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时,得以拒绝对台湾的核子输出申请,或是撤销已核准的输出许可证。

6. 至于移民及国籍法方面,应根据该法202项(b)款规定对待台湾。

7. 台湾依据美国法律在美国法院中起诉或应诉的能力,不应由于欠缺外交关系或承认,而被消除、剥夺、修改、拒绝或影响。

8. 美国法律中有关维持外交关系或承认的规定,不论明示或默示,均不应对台湾适用。

C. 为了各种目的,包括在美国法院中的诉讼在内,国会同意美国和(美国在1979年1月1日前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当局所缔结的一切条约和国际协定(包括多国公约),至1978年12月31日仍然有效者,将继续维持效力,直至依法终止为止。

D. 本法律任何条款均不得被解释为,美国赞成把台湾排除或驱逐出任何国际金融机构或其他国际组织。

美国海外私人投资保证公司

第五条:

A. 当本法律生效后三年之内,1961年援外法案231项第2段第2款所订国民平均所得一千美元限制。将不限制美国海外私人投资保证公司活动,其可决定是否对美国私人在台投资计划提供保险、再保险、贷款或保证。

B. 除了本条(A.)项另有规定外,美国海外私人投资保证公司在对美国私人在台投资计划提供保险、再保险、贷款或保证时,应适用对世界其他地区相同的标准。

美国在台协会

第六条:

A. 美国总统或美国政府各部门与台湾人民进行实施的各项方案、交往或其他关系,应在总统指示的方式或范围内,经由或透过下述机构来进行实施:

1. 美国在台协会,这是一个依据哥伦比亚特区法律而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法人:

2. 总统所指示成立,继承上述协会的非政府机构。(以下将简称“美国在台协会”为“该协会”。)

B. 美国总统或美国政府各部门依据法律授权或要求,与台湾达成、进行或实施协定或交往安排时,此等协定或交往安排应依美国总统指示的方式或范围,经由或透过该协会达成、进行或实施。

C. 该协会设立或执行业务所依据的哥伦比亚特区、各州或地方政治机构的法律、规章、命令,阻挠或妨碍该协会依据本法律执行业务时,此等法律、规章、命令的效力应次于本法律。

该协会对在台美国公民所提供的服务

第七条:

A. 该协会得授权在台雇员:

1. 执行美国法律所规定授权之公证人业务,以采录证词,并从事公证业务:

2. 担任已故美国公民之遗产临时保管人:

3. 根据美国总统指示,依照美国法律之规定,执行领事所获授权执行之其他业务,以协助保护美国人民的利益。

B. 该协会雇员获得授权执行之行为有效力,并在美国境内具有相同效力,如同其他人获得授权执行此种行为一样。

该协会的免税地位

第八条:

该协会、该协会的财产及收入,均免受美国联邦、各州或地方税务当局目前或嗣后一切课税。

对该协会提供财产及服务、以及从该协会独得之财产及服务

第九条

A. 美国政府各部门可依总统所指定条件,出售、借贷或租赁财产(包括财产利益)给该协会,或提供行政和技术支援和服务,供该协会执行业务。此等机构提供上述服务之报酬,应列入各机构所获预算之内。

B. 美国政府各部门得依总统指示的条件,获得该协会的服务。当总统认为,为了实施本法律的宗旨有必要时,可由总统颁布行政命令,使政府各部门获得上述服务,而不顾上述部门通常获得上述服务时,所应适用的法律。

C. 依本法律提供经费给该协会的美国政府各部门,应和该协会达成安排,让美国政府主计长得查阅该协会的帐册记录,并有机会查核该协会经费动用情形。

台湾机构

第十条:

A. 美国总统或美国政府各机构依据美国法律授权或要求,向台湾提供,或由台湾接受任何服务、连络、保证、承诺等事项,应在总统指定的方式及范围内,向台湾设立的机构提供上述事项,或由这一机构接受上述事项。此一机构乃总统确定依台湾人民适用的法律而具有必需之权力者,可依据本法案代表台湾提供保证及采取其他行动者。

B. 要求总统给予台湾设立的机构相同数目的辨事处及规定的全体人数,这是指与1979年1月1日以前美国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当局在美国设立的办事处及人员相同而言。

C. 根据台湾给予美国在台协会及其适当人员的特权及豁免权,总统已获授权给予台湾机构及其适当人员有效履行其功能所需的此种特权及豁免权(要视适当的情况及义务而定)。

公务人员离职受雇于协会

第十一条:

A.

1. 依据总统可能指示的条件及情况,任何美国政府机构可在一特定时间内,使接受服务于美国在台协会的任何机构职员或雇员脱离政府职务。

2. 任何根据上述(1.)节情况离开该机构而服务于该协会的任何职员或雇员,有权在终止于协会的服务时,以适当的地位重新为原机构(或接替的机构)雇用或复职,该职员或雇员并保有如果末在总统指示的期间及其他情况下离职所应获得的附带权利、特权及福利。

3. 在上述(2.)项中有权重新被雇用或复职的职员或雇员,在继续不断为该协会服务期间,应可继续参加未受雇于该协会之前所参加的任何福利计划,其中包括因公殉职、负伤或患病的补偿;卫生计划及人寿保险;年度休假、病假、及其他例假计划;美国法律下任何制度的退休安排。此种职员或雇员如果在为该协会服务期间,及重为原机构雇用或复职之前死亡或退休,应视为在公职上死亡或退休。

4. 任何美国政府机构的职员或雇员,在本法案生效前享准保留原职而停薪情况进入该协会者,在服务期间将获受本条之下的各项福利。

B. 美国政府任何机构在台湾雇用外国人员者,可将此种人员调往该协会,要自然增加其津贴、福利及权利,并不得中断其服务,以免影响退休及其他福利,其中包括继续参加调往该协会前,法律规定的退休制度。

C. 该协会的雇用人员不是美国政府的雇用的人员,其在代表该协会时,免于受美国法典第18条207项之约束。

D.

1. 依据一九五四年美国国内税法911及913项,该协会所付予雇用人员之薪水将不视为薪资所得。该协会雇用人员所获之薪水应予免税,其程度与美国政府的文职人员情况同。

2. 除了前述(A.)(3.)所述范围,受雇该协会所作的服务,将不构成社会安全法第二条所述之受雇目的。

有关报告之规定

第十二条:

A. 国务卿应将该协会为其中一造的任何协定内容全文送交国会。但是,如果总统认为立即公开透露协定内容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则此种协定不应送交国会,而应在适当的保密命令下,送交参院及众院的外交委员会,仅于总统发出适当通知时才得解除机密。

B. 为了(A.)段所述的目的,“协定”一词包括

1. 该协会与台湾的治理当局或台湾设立之机构所达成的任何协定;

2. 该协会与美国各机构达成的任何协定。

C. 经由该协会所达成的协定及交易,应接受同样的国会批准、审查、及认可,如同这些协定是经由美国各机构达成一样,该协会是代表美国政府行事。

D. 在本法案生效之日起的两年期间,国务卿应每六个月向众院议长及参院外交委员会提出一份报告,描述及检讨与台湾的经济关系,尤其是对正常经济关系的任何干预。

规则与章程

第十三条:

授权总统规定适于执行本法案各项目的的规则与章程。在本法案生效之日起三年期间,此种规则与章程应立即送交众院议长及参院外交委员会。然而,此种规则章程不得解除本法案所赋予该协会的责任。

国会监督

第十四条:

A. 众院外交委员会,参院外交委员会及国会其他适当的委员会将监督:

1. 本法案各条款的执行;

2. 该协会的作业及程序;

3. 美国与台湾继续维持关系的法律及技术事项;

4. 有关东亚安全及合作的美国政策的执行。

B. 这些委员会将适当地向参院或众院报告监督的结果。

定义

第十五条:

为本法案的目的

1. “美国法律”一词,包括美国任何法规、规则、章程、法令、命令、美国及其政治分支机构的司法程序法;

2. “台湾”一词将视情况需要,包括台湾及澎湖列岛,这些岛上的人民、公司及根据适用于这些岛屿的法律而设立或组成的其他团体及机构,1979年1月1日以前美国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治理当局,以及任何接替的治理当局(包括政治分支机构、机构等)。

拨款之授权

第十六条:

除了执行本法案各条款另外获得的经费外,本法案授权国务卿在1980会计年度拨用执行本法案所需的经费。此等经费已获授权保留运用,直到用尽为止。

条款效力

第十七条:

如果本法案的任何条款被视为无效,或条款对任何人或任何情况的适用性无效,则本法案的其他部份,以及此种条款适用于其他个人或情况的情形,并不受影响。

生效日期

第十八条:

本法案应于1979年1月1日生效。


 

美国为什么要将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视为核心利益?

一是以上《台湾关系法》的法律承诺;

二是中国领导人的承诺;

三是中国政府的“和平统一”的表述。

早在“中美建交”前后,台湾问题就成为中美关系中的核心。如下“1979年1月1日:当代中国命运的一处细节”所述,中国自主宣布了以“和平统一”作为解决台湾问题的方针,“中美建交”的障碍顺利化解。那么,美国为何又要关注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呢?对此,不同的美国政治派别可能有不同的理由。

不过,有一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的“中国通”,奥克森伯格教授,作为长期以来的“亲华派”的代表,曾经就这一问题回答过中共中央党校的采访者。笔者从图书馆的过刊(《战略与管理》)中发现了这篇访谈,摘录于本文中,介绍给读者。

在摘录之前,先介绍一下奥克森伯格教授。

Image

(中国外交官高度评价奥克森伯格)

Image

(人民网文章)

下面是1999年的访谈。


采访人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韩红:

我认为,无论许多人是否愿意接受或者承认这个事实,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始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虽然台湾纯属中国的内部问题,但是,自从50年代初美国卷入以来,台湾基本上没有被当成中国的内政来对待。恕我直言,如果台湾继续保持与大陆的分裂状态,对美国的利益有什么好处?如果台湾像香 港和澳门那样,按照“一 国 两 制”的模式与大陆实现统一,对美国的利益有什么好处?

奥克森伯格:

由于美国从1945到1950年间在中国内战中所起的作用,由于中美两国1950 年6月双方在朝鲜半岛所采取的行动,美国一直与台湾问题缠绕在一起。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交战的一刻起,随着第七舰队的介入,美国便完全卷入了中国的内战。你的问题提得非常好,非常深刻。我一直以为,使台湾永久与大陆分离从来就不是美国的意图。显然,如果不是因为美国的关系,今天的台湾不会存在。这就使美国对台湾负有非常重要的、历史遗留的法律和道义上的义务。不过,美国最关心的实际上并不是台湾与大陆之间相互关系的最终结果是什么。相反,美国最最关心的是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

正如美国一再重申的那样,大陆和台湾双方通过和平方式达成的任何解决方法都会令美国感到满意。你也许会非常合乎情理地问我:美国为什么会关心台湾问题解决的方式呢?而这正是美国利益之所在。每个美国人对这个问题都可能作出不同的答复。我个人的看法如下:我相信,中国已经站在了一个伟大的21世纪的门槛上。到2050年,中国将会发展到一个相当的阶段,正如江泽民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所说的那样,到2050年,中国将是一个繁荣的、有高水平文化成就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这是现任中国领导人的抱负。我相信,这不仅是中国共产党、而且也是中国人民的真实的抱负。但是正如你刚才所说的,这一目标能否实现尚没有十分的把握。如果江泽民提出的目标能实现,中国的确将会对全人类作出积极贡献。但是,始终还有另外的可能性,即中国不走那条道路,而成为一个军国主义的、对外扩张的大国,或者解体。我认为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会成为现实。不过,也不能排除出现这两种情况的可能。

我还记得1973年夏天见到周恩来总理的情形。当时我是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一个代表团一起见周总理。在这次临时安排的会见即将结束的时候,周总理转向代表团中最年轻的成员白莉娟,她当时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周总理问她,中国会不会变成——我不记得确切的说法了,我没有查笔记——我觉得他使用了对外扩张的大国或者强权的字眼。白莉娟显然被周总理所打动,在当时的情况下,她作出了否定的答复。总理说:“这可不好说。中国有可能成为一个对外扩张的大国。假如中国真的变成这样,你就该反对它。你要告诉那一代中国人,周总理要你反对那样的中国。”

我把这个故事讲给过其他中国人听。他们说,毛主席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我不知道他何时何地说过这番话。我一直记得周总理的话。在我看来,中国如何处理台湾问题,是中国将成为什么样的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志。以美国为例,我认为,美国的一个悲剧,就是变菲律宾和波多黎各为殖民地的西美战争。大约在同一时期,我们又用非常不正当的手段获得了夏威夷。19世纪末美国历史的这个时期,使美国走上了总的看来受益但也付出了昂贵代价的道路。因此,我以相同的方式看待中国及其与台湾的关系。中国应该在台湾问题上有自信。如果中国到2050年能够实现江主席勾画的目标,台湾当然会成为中国轨道的一部分。这是不可避免的。一个居住在90英里之外的小岛上、在种族文化和历史上毕竟是中国人的民族,怎么可能不是那个中国的一部分呢?

因此,我认为这是美国利益之所在,因为中国如果接受和平的、耐心等待的道路,在我看来就表明,中国的确会在下个世纪实现自己全部的潜能,将能够利用各个民族的才能。但是,如果中国试图通过军事力量、通过恐吓、通过威胁来加速历史的进程,那么,中国成为对外扩张的大国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我这样说的原因在于,领导人会养成依靠使用武力,而不是通过自身文化、政治和社会成就的吸引力来实现人民合乎情理的民族主义抱负的习惯。


中国有没有承诺过美国“和平统一”呢?

1979年1月1日,当时决定中国命运的一处细节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

在中美就此历时多年的沟通与谈判中,重中之重是关于台湾的议题。

美国方面的意见是,与台北“断交”、撤军,只保留民间往来,等等,并没有障碍,哪怕还需要就具体事宜多作些沟通。但美国最关心的则是,中国应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

北京则表示,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如何解决台湾问题,由中国自己决定。

建交谈判因为这个关键分歧,以及其他事宜的还价、兑现等等,久拖不决。

根据亲历事件的老一代外交官、后来的外交部档案馆馆长廉正保回忆,在1978年下半年,卡特政府表示希望在任期内以及国会选举前解决建交问题,以免再生枝节。卡特建议双方抓住时机,加快进程。邓小平表示赞同这个建议。

随后的事情,一方面,是普及型文章所广泛阐述的,美国对台北“断交、撤军、废约”;此外,美国还同意了中国的进一步建议,在双方联合声明中加入了“反对霸权主义”的内容。这句话是说给苏联听的。

另一方面,中国自主发布了《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

Image

值得一提的是,中美建交联合公报于1978年12月16日发表于前;全国人

大常委会12月26日通过《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于后。同时,Message 的正文中有如下文字:

“……世界上普遍承认只有一个中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最近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定,和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实现,更可见潮流所至,实非任何人所得而阻止。”

可见,从形式上,Message 与“中美建交”是前后关系。但是,回顾中美建交时期的“艰辛历程”“艰苦交涉”,却不难理解,若不是美国坚持,恐怕就未必有这份1979年以来影响到中国和平发展大局的奠基性文件了。美国方面满口答应中国的要求,自然也会希望它所关心的问题得到回答。

《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公告天下,事关大陆台湾、全球华人、中国美国与东亚各国、世界各国,是北京在传达信息的公告文件中的巅峰上乘之作。“和平””统一”,同时强调两种并行的大义,各方都可以得到所需的答案。

总之,《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的和平宣示,夯实了中美关系的基础。这也是高考和考研试题中“中美关系的核心是什么”,其答案不是“贸易逆差”,不是“人权问题”,而是“台湾问题”的由来。因为就美国而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结束双边对立状态,是与台海和平相关联的。

当然,和平环境也是“改革开放”的前提,与台湾、台商的“三通”也是大陆几十年经济发展的重要要素。总之,《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的和平宣告,对1979年1月1日的中美建交、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及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有根基性意义。有一处此前未引起人注意的细节值得一提——在《Message to Compatriots in Taiwan》中有如下陈述:

“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已经表示决心,一定要考虑现实情况,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在解决统一问题时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 

在一些普通读者看来,这里的“决心”指的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但就中文语法来说,如果是这样的话,“统一大业”后面应该是句号或者分号。然后补充,“在解决统一问题时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

在全句都是逗号,最后才是句号时,从语法上,“决心”指的是“统一大业”与“尊重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的一致、并列关系。“和平”“统一”不可分割。中国官方给出了这份历史文件的英文版本,如官方权威网站公示,关于这一段,其英文是:

“Our stateleaders have firmly declared that they will take present realities into account in accomplishing the great cause of reunifying the motherland and respect the status quo on Taiwan and the opinions of people in all walks of life there and adopt reasonable policies and measures in settling the question of reunification so as not to cause the people of Taiwan any losses.”

从英文版本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是“决心”的基本内容,是所陈述信息的实质,并不只是“完成统一大业”时可考虑的附带目标。

以上的分析和回顾,应该可以帮助人们厘清,当代中国几十年的和平与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历史与现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