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普京继续画饼,乌克兰启动战略反攻

0

Original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8-16Posted on 安徽

俄乌战局迎来一个新的阶段。

一方面,对克里米亚的袭击”常态化”,根据16日上午的消息,位于该地的占科伊区麦斯科耶村在清晨6时左右再度发生爆炸,”点穴式”打击将对打击和动摇俄罗斯朝野的战争意志发挥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乌方已全面发动了对俄占赫尔松州的反攻战役。该州的霍夫卡水电站12日遭到火箭弹打击,隔日,乌军又对赫尔松及其郊区发动了大规模的导弹攻击。

它们是俄乌战局正在发生决定性逆转的表现:俄方的进攻陷入停滞,与此同时,乌方针对重要战略目标展开了全面的反攻。

新的重要进展包括乌克兰当局正式启动了”解放”克里米亚的进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本周一举行了一次关于”克里米亚平台”的筹备工作会议,并成立了一个关于解放克里米亚的”咨询委员会”,以协调这方面的所有措施和项目,并确保”克里米亚平台”的活动。

这一行动表明,泽连斯基此前所作的有关调整乌克兰抗俄战争目标的决心是认真的,而且,随着基辅召集此次会议,意味着在夺取俄乌战争战略主动权后,泽连斯基当局对实现”解放克里米亚”的新目标,具有信心。

在战争的后方——莫斯科,俄罗斯的最高权力机关正在展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

尽管前线战况吃紧,然而战争的决策者、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具体执行者、国防部长绍伊古仍面对世界和人民夸夸其谈,继续”画饼”,声称俄罗斯领导层设定的”特别军事行动”目标能够实现,西方试图在战略和经济上削弱俄罗斯的计划正在遭遇失败,北约的努力只能为基辅政权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似乎不管俄乌战争的实际情况是什么,克里姆林宫主人及其忠实的伙伴都始终坚信”特别军事行动”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并拒绝正视在战争的消耗及援乌抗俄联盟的严厉制裁、限制和孤立下莫斯科的真实处境。

就后者而言,一项最新数据表明,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和去年同期比较已经萎缩了4.7%相当于失去过去四年所取得的增长,从而使俄罗斯经济在今年的第二季度恢复到2018年的规模,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一情况将进一步加剧。

无论克里姆林宫主人如何硬撑,都无法掩饰糟糕的形势——而且正是通过其本人的各种言行反映出来。

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军事比赛-2022″和”军队-2022″国际军事技术论坛开幕式,变成普京亲自奋力推销俄制军火的机会。

他在周一称,俄罗斯十分重视与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国家之间向来牢固、友好、真正值得信任的关系,愿向盟友和伙伴提供枪械、火炮、装甲车、战斗机和无人机等最现代化的武器类型,并强调所有类型的可供出口的俄罗斯武器都不止一次地用于实战——他可能像在诸多事务上一样对各国了解俄制武器在对乌战争中的低劣表现毫无所知。

在西方封锁网下,莫斯科正在饥不择食地利用一切机会开展对外贸易,以补充日渐匮乏的战争资金,包括军火贸易。其中支持非洲国家内战中的一方成为其来”快钱”的重要渠道。

8月10日,普京应约与马里过渡政府总统戈伊塔上校举行了电话会谈,后者感谢俄方及时交付了一批包括教练机、攻击机、武装直升机、直升机和战术运输机在内的最新军火。克里姆林宫以此为契机,进一步与马里过渡当局讨论了向其出口俄罗斯粮食、化肥和燃料问题。

莫斯科的困窘还表现在以往高高在上的总统同样利用一切机会开拓俄罗斯的对外关系,在8月中旬很短时间里,普京与朝鲜、印度、亚美尼亚、巴基斯坦、马里等国领导人进行了密集互动,不惜屈尊表达友好与合作意愿。这也是美方所称的俄正陷入”大面积的外交孤立”的体现。

在”国际军事比赛-2022″和”军队-2022″框架下召开的第十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变成了处于外交孤立夹缝中的俄罗斯难得地开展对外”统战”的舞台。这一目标,普京试图通过在会议讲话中所强调的四个方面来达到:

首先是,为其发动的战争进行”包装”和辩护。他说,”我们完全按照《联合国宪章》做出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的决定。这一行动的目的清晰和明确——这是确保俄罗斯和我们公民的安全,保护顿巴斯居民免遭种族灭绝。”

在普京眼里,联合国好像就是他家开的,他想怎么解释”联合国宪章”就怎么解释——无视联合国宪章对一个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尊重和维护的要求,想怎么认定别国”种族灭绝”就怎么认定,想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战争就发动战争——无需联合国安理会批准,俄罗斯的安全可以建立在损害邻国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

其次是,抨击美国及其领导下的援乌抗俄联盟的意图和行动。他说,”美国及其仆从国粗暴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好像比他发动战争蹂躏乌克兰人民和领土还粗暴,”为了维持自己的霸权它(西方)需要冲突”——你不制造与乌克兰的冲突岂不是就可以阻止西方维持霸权的意图,”乌克兰的局势表明美国试图延长这场冲突”——发动战争没人管速战速决俄领土再扩大五倍多美。

第三是,为伙伴和潜在伙伴”画饼”,团结在俄罗斯周围。他说,”世界形势瞬息万变,正在形成多极世界体系的轮廓,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根据自己的独特性、传统和价值观选择自由和主权发展的道路”——你为什么要剥夺乌克兰及其人民根据自己的独特性、传统和价值观选择自由和主权发展的道路?

莫斯科不过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和目标打造一套新的由其主导的世界秩序:

“俄罗斯将积极主动地与自己盟国、伙伴和志同道合者一起参与这种协调一致的联合工作,以完善现有的国际安全机制并创建新的机制,不断加强国家武装力量和其他安全结构,提高现代化武器和军事装备水平,确保我们的国家利益,以及保护我们的盟友,采取其他步骤建设一个更加民主的世界,保障所有人民的权利以及文化和文明的多样性。”

说白了,就是要建立一套自己的世界秩序,与美国及其盟国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分庭抗礼,将这套秩序的成员国纳入莫斯科的保护之下,顺便购买其军火,帮助其发展经济。

第四是,挑拨大国关系,企图拉人下水。

为了这场大型会议上的讲话,普京颇费心思,他的目标能不能实现?从过去一段时间来看,可能会部分达到目标,但不会改变莫斯科在战争中的战略处境和这场战争的整体趋势。

不可思议的是,这位总统认为,俄罗斯正在赢,必将实现所有目标——虽然他对乌克兰的目标一直在变,从最初的攻占基辅转移到乌东部和南部地区。俄罗斯军队准确地执行任务,一步一步地解放顿巴斯土地。

他的国防部长没有向其如实汇报战场上俄军停滞和乌军反攻的真实状况?

按照美国国防部的评估,在俄乌战争接近半年之际,俄方已经有多达8万将士伤亡。

很显然,他虽然仍大权在握,但并不掌控一切,尤其是俄罗斯不断在俄乌战争中失利的情况下。

国际媒体近日报道的一则消息称,一名堪称”俄罗斯政权的中流砥柱”的高官,在普京不知情状况下,曾秘密接触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或西方外交官员,暗示有意谈判,希望完结与乌克兰的战争。这位高官声称克宫内部陷入恐慌,极度希望战争终结。

据说,与普京关系密切的高官对西方严厉制裁和战争造成的经济衰退感到震惊。一些克宫人士还越来越担忧风险不断升高,例如在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厂的战斗。

这一情况强烈说明,俄罗斯政权内部并非都像普京那样对赢得战争满怀信心——至少从表面上说来,同时显示,除了普京本人及其”死党”作为战争的发动者只有赢得战争才能摆脱困境以外,更广泛的官员更真实地认识到并担忧战争对俄罗斯特别是利益集团已经并将继续会造成的严重伤害,而且并不在意取胜与否。

其次,战争的损耗及其失败危险、援乌抗俄联盟的制裁、孤立和限制行动,对克里姆林宫内部的负面作用开始展现,战争意志逐渐涣散,内部分裂日益加深,动摇普京当局的支持基础,可能加速俄罗斯政权的不稳定,甚至在达到某个临界点后导致巨变——对于愈益脱离官僚阶层、深居幽宫的普京来说,这一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

克里姆林宫原本寄望于时间——在冬季到来后能源匮乏的欧洲将不得不屈服于莫斯科,而且西方支撑不住在一场漫长的战争中无止境地向基辅提供支持。但欧美在能源及支持乌克兰问题上保持坚定、团结,并宣称按照基辅的要求向其提供援助——要多少给多少。加之俄罗斯内部出现溃堤迹象,时间也许最后恰恰将成为普京本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在时间的赛跑中败下阵来。

普京当局产生了时间上的紧迫感,美方像在战前那样有意识张扬克里姆林宫计划在赫尔松、扎波罗热以及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举行入俄公投,只有在克里姆林宫对全面目标失去信心的情况下,才会急于将它们纳入俄罗斯版图,制造”既成事实”。

克里姆林宫内部的要人既然有本事能够避开总统与西方接触,那么自然也可以与基辅暗通款曲。

可能正因如此,泽连斯基当局给予了某种”配合”,对准克里米亚和俄本土目标,对准俄前线部队的高级将领,进行”点穴式”定点打击,以震撼和动摇俄罗斯民心军心,瓦解普京政权的战争意志。

各方面有利条件都齐聚到泽连斯基当局那里,成为其发起反攻战斗的强大基础。毫无疑问,乌克兰正在全力争取最后胜利,而美国及其领导下的援乌抗俄联盟也已为此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