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东海舰队传部署隐形潜艇,台湾如何以“古董级”潜艇相抗?

0
7d062676 6171 4a03 902a 0e148a247a8d w1023 r1 s
7d062676 6171 4a03 902a 0e148a247a8d w1023 r1 s

中国海军一艘094A型晋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在南中国海参加海军检阅。(2018年4月12日)

2022年8月18日 07:52  薛小山

华盛顿 —

中国解放军上周在回应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访台之行的军事演习中大力开展反潜和对海突击行动。有美国媒体报道称,解放军的新型潜艇已经部署到直面台湾的东海舰队。相比之下, 台湾目前只有4艘潜艇,其中两艘是二战期间存留下来的“古董”。多位军事专家表示,台湾潜艇规模和作战能力都远远落后,需要联合盟友获取技术和人才, 同时也要大力发展水雷、反舰导弹等不对称作战武器。

美国潜艇专家萨顿(H I Sutton)8月11日在“海军新闻”发文称,中国海军最新的潜艇(西方分析人士大多称为039C型或039D 型)已于7月服役,“它所在的东海舰队(East Sea Fleet)直接面对台湾,负责该区域的作战行动”。

上述报道称,这艘隐形潜艇的部署地点距台湾仅约500公里,还与日本岛链相对。该新型潜艇代表了中国常规潜艇的技术最前沿。它最早于去年5月曝光,属于039A型元级潜艇的新变型,在武汉建造并航行到上海进行装配。

“在下水一年多之后,该艇就已经服役,这对于一种新型潜艇来说是非常快的。” 萨顿写道。

解放军新潜艇会如何威胁台湾安全?

外界猜测中国新潜艇的围壳内部可能装有新型垂直发射系统(VLS),但萨顿认为不太可能,“它与早期的‘元’级潜艇大小相同,这艘潜艇很可能携带与其他早期型号相同的鱼雷和‘鹰击-18’超音速反舰导弹。”

萨顿称,这一新潜艇具有独特的围壳设计,“它让人想起瑞典 A-26潜艇的设计,但绝不是照抄的复制品”——后者要等到2024年才下水。他还表示,解放军海军已有最大的“不依赖空气推进”(AIP)潜艇舰队,该潜艇还搭载有拖拽声呐系统,水下存活和探测能力大幅提升。

捷克智库国际关系协会(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关注台湾防御的研究员廷米贺(Michal Thim)(照片来源: 智库网站)

捷克智库国际关系协会(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关注台湾防御的研究员廷米贺(Michal Thim)(照片来源: 智库网站)

捷克智库国际关系协会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关注台湾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研究员廷米贺(Michal Thim)告诉美国之音,目前无法确认 039 型最新潜艇是否已经部署在台湾附近,因为潜艇部署和行动是任何海军中的秘中之秘,但台湾、日本和美国长期以来一直非常担心中国海军 (PLAN) 潜艇舰队的扩张速度。

“中国最近在台湾附近的海军演习中使用的所有潜艇都值得关注。由于其隐身性,潜艇非常适合进行封锁,或保护用于两栖攻击的水面舰艇,或在入侵时发射导弹,或用于对付前来援助台湾的盟国、伙伴国家和海军。”美国智库约克郡研究所 (Yorktown Institute) 创始人、前美国海军部副次长塞思·克罗波西(Seth Cropsey)告诉美国之音,“能够隐身的潜艇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武器平台。这事关台湾和整个第一岛链的安全。”

前台湾战争学院荣誉讲座廖宏祥(Holmes Liao)对美国之音表示,鉴于解放军战机侵入台湾领空和水面战舰在 12 海里领海附近构成的威胁,中国潜艇很有可能在台湾海域附近活动,但台湾国防部很少公开这些活动。

美国第七舰队14日发表声明称,8月13日,美国海军唯一一艘前沿部署的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CVN 76)上的水兵在菲律宾海执行任务时,保持了该舰的战备状态和其搭载的第五舰载机联队的杀伤力。

廖宏祥表示,解放军新潜艇 039C/D 型据称非常安静,也会对美国海军的水面资产构成重大威胁。他举例说, 2005年瑞典哥特兰级潜艇(Gotland)对新服役的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进行了一系列模拟攻击,哥特兰级潜艇在演习中多次发射(模拟)鱼雷,而美国反潜系统从未发现,“这表明先进的潜艇可以严重威胁有价值的水面战舰。”

廖宏祥指出,2021年,解放军出动战机961架次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其中 17% 是运-8反潜机的变体。鉴于其在台湾附近出现的频率异常高,美国海军、日本海上自卫队(JMSDF)或其他国家的潜艇可能会在台湾海域巡航。

“由于台湾的四艘老式潜艇已经过时并且不太可能保留太多战斗力,解放军也很可能一直在台湾附近与其潜艇部队进行反潜战。”

一半是二战老古董,台湾潜艇国造路漫漫

根据隶属美国国会的国会研究处今年三月发布的报告,中国一直在稳步推进其潜艇部队现代化,其潜艇通常装备有一种或多种武器:反舰巡航导弹、线导和尾流自导鱼雷和水雷。美国海军情报局(ONI)预计,中国的潜艇力量将从 2020 年的 66 艘增加到 2030 年的 76 艘。

台湾海军目前只有四艘常规潜艇,其中两艘茄比级“海豹号”(Hai Pao)和“海狮号”(Hai Shih)是二战时期开始服役的老式潜艇。另外两艘剑龙级潜舰“海龙”(Hai Lung)与“海虎号”(Hai Hu)设计于上世纪80年代从荷兰引进并经过与中国的外交角力后加入台湾海军。

廷米贺指出,台湾在80年代获得的潜艇虽然经历了实质性升级,可以对入侵者造成伤害,但几乎没有威慑力;而中国现在拥有的约 60艘常规潜艇可以用作加强海上封锁,攻击水面战舰,猎杀台湾潜艇。

前台湾战争学院荣誉讲座教授廖宏祥(照片提供:廖宏祥)

前台湾战争学院荣誉讲座教授廖宏祥(照片提供:廖宏祥)

据台湾媒体7月份报道,台湾自造潜艇计划(IDS)原型舰于2019年5月开工,消息人士透露装备筹获阶段已进入稳定期,船段组合作业将于今年9月开始,预计明年9月下水,最快甚至可望提前到6月,自制率约4成。

美国海军潜艇前声纳技术员史特恩(Richard W. Stirn)告诉美国之音,台湾的两艘剑龙级潜艇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还在运行的潜艇, 甚至不确定能不能发射武器,“尽管我知道海龙级正在升级,配备更现代的桅杆和天线。我猜台湾的新型本土防御潜艇将在他国帮助下采用最新技术(非穿透式潜望镜、UHF 卫星通信、最新的 ESM电子支持系统等)。”

路透社去年11月披露称,中国多次阻止其他国家参与此项目,不过美国丶英国等7个国家的厂商与专业人员秘密协助台湾打造自产先进柴电潜艇。

廷米贺介绍说,多年来,台湾在寻找和聘请外国专家方面颇具创意。美国迄今是提供潜艇专业知识的关键技术的主要合作伙伴,今后应该吸纳更多国家加入,比如能够制造优秀潜艇的日本可以有更深的参与。

廷米贺表示,自造潜艇计划(IDS)有其必要性,台湾、美国或日本的潜艇虽然无法阻止解放军入侵,但构成强大的威慑力量,“在海峡巡逻的潜艇使用背景声音作为掩护以保持持久性和危险性,可以将使关键的解放军运输船处于危险之中。”

他补充道,反潜战一直被认为是解放军海军的弱点,可能不具备最优质的装备和训练来发现和消灭台湾潜艇。相比之下,台湾潜艇将具有熟悉周围水域的优势,尤其是台湾海峡对于追踪潜艇非常困难,因为它充满背景噪音有助于潜艇无声地隐藏。

但廖宏祥认为,台湾国产潜艇的前景并不乐观,除了缺乏设计和制造经验外,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还面临进度延误和成本超支等问题;而且潜艇部队保卫台湾的成本和有效性值得怀疑,潜艇作战还需要多年经验和操练,战斗力并非一蹴而就。

“解放军越过台湾海峡,必然会受到空中、海面和水下反潜力量的护航,这会降低台湾新建潜艇的效能。而且由于敌方的反潜力量,即使台湾的潜艇有机会发射几枚鱼雷攻击敌方,潜艇也必须立即躲藏起来;就算敌人不击沉他们,也几乎等同于撤出战场。”

廖宏祥解释说,“台湾的八艘潜艇,如果服役,将部署在8个区——每艘守卫一个区,原因是为了至少在训练台湾潜艇人员熟练识别声音信号之前,避免友军开火。当解放军海军穿越台湾海峡时,如果一艘台湾潜艇攻击一群解放军水面战舰,实质上是在执行自杀任务。为什么?因为潜艇一旦发动攻击,必然会向敌人暴露自己的位置。在那之后,要从敌人的反潜武器中逃脱火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智库约克郡研究 (Yorktown Institute)创始人、前美国海军部副次长塞思·克罗波西(Seth Cropsey) (照片由本人提供)

美国智库约克郡研究 (Yorktown Institute)创始人、前美国海军部副次长塞思·克罗波西(Seth Cropsey) (照片由本人提供)

他建议说,从不对称作战的角度,台湾应该致力于发展性价比更高的其他武器。台湾和中国的潜艇能力存在巨大差距,即使未来几年内新添八艘新潜艇也无法弥补这一鸿沟。

“为了侦查和消除水下敌对威胁,台湾国防部可以在台湾水域周围部署 SOSUS(声音监视系统)或 SURTASS LFA(监视拖曳阵列传感器系统和低频主动声呐系统)。两种系统都使用水听器阵列来监听水下声音,尤其是潜艇,并且可以精确定位入侵的坐标和深度。为了压制敌方潜艇,智能水雷和远程阿斯洛克反潜火箭(ASROC)比潜艇更便宜、更有效。”

克罗波西表示,如果日本每年将退役潜艇移送台湾,将极大助力于台湾国产潜艇。此外,发展航空母舰、反舰导弹(Anti-ship cruise missiles)等武器,以及日美台指挥官在危机爆发后的协同行动机制, 都对于台湾防御非常重要。

“佩洛西议长访问台湾和最近返回的两党国会代表团, 表明了美国人民履行我们对台湾防御的承诺的意愿。台湾增加国防预算是一个积极的发展并且在自造潜艇计划(IDS)方面取得重大进步。”他说, “这些还不够,但是一个良好的基础。 如果那些希望看到台湾民主存活下来的民主国家能够共同努力,他们就会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