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地方财政,正在疯狂自救!

0
夏虫 董事长联盟俱乐部 2022-08-19 05:00 Posted on 山西

作者:夏虫

来源:楼市黄大大(ID:HouseLeader)

2022年,我们竟然迎来了全国31省市地方收支差额,均为负值的时代。
即便是最为富裕的上海,也迎来了暴击。
Image
地方ZF,开始疯狂卖卖卖!
压力,是从一个个小县城开始传导的。
公共交通停摆,竟然已经悄悄上演了。前几天,河南郸城县发布一则公告,宣布:
因为经营困难,公交司机们的工资连续几个月发不上,导致城市公交全部停运。
Image
这可是有着140万人的城市啊!
不到70个司机,月工资仅3600元,统共就25万的薪资,竟然也发不出了?
一片哗然中,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关部门承诺的补贴发不下来,个人垫付已经付不起了,停运实属无奈。
嚯!原来,更穷的是郸城县?
我翻了翻,发现今年郸城县的财政收入仅为13亿元,但一般公共支出就高达57亿,是收入的四倍有余。
那么,剩下的窟窿怎么填?答案是上级补助。
郸城的上级补助高达41亿,是当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Image
即使是发达省份的广东惠州博罗县,也摊上了类似的事情。
或许是背靠“大哥”好乘凉,这里倒是还没有完全停运,只是由于经营困难,导致班次过少,相关的补贴方案也已经准备好了。
Image
然而,如果连有钱的“财政奶牛们”都开始囊中羞涩,下一个停运的,还会只是公车吗?
要知道,就连一向富裕得流金淌银的深圳,也把裤腰带勒得一日比一日更紧。
深圳龙岗区,就掀起了体制内降薪潮,让铁饭碗里的粮食,分出一部分到防疫上。其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开两半花——
直接收回全区编制人员奖金、编外正式工奖金、离退休人员退休费等共计6.5亿元,并将其投入用于核酸检测、疫苗接种以及一线防疫人员的工作补助。
罗湖区也不例外。其收回了公务员们的6.1亿元经费后,增加了1.2亿资金用于疫情防控等支出,还掏出6000万元建设健康驿站。
当奶牛们也挤不出奶,共克时艰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当下,财政自救行动已经在铺天盖地展开了。
第一步,自然是先从节流开始。就在今天,两大城市同时宣布,常态化核酸检测不再免费。
Image
先是成都表示,从8月13日起,“愿检尽检”人员核酸检测,按相关收费标准规定收取费用。
随后,上海也斟酌着宣布,常态化核酸检测服务,只免费到9月30日,后续看情况调整收费。
不过,地方财政的自救,更重要的还是开源。
7月16日,四川阆中市在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上发布招标公告,要拍卖全市学校和各行政单位10万人口食堂的配送服务,共计30年的特许经营权要价1.8亿元。
简单来说,就是卖“饭碗”。
Image
而2021年阆中全市常住人口还不到65万,这意味着未来30年,全市15%人口的饮食都被交了出去。
一届地方官把下下下下下届班子的饭碗吃得一干二净,一粒米都不剩。
虽然阆中的做法很快被叫停,但此举似乎打开一些地方的新思路——
手上没有东西,可以卖未来的嘛!
于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景区也被挂上了拍卖网,其观光游览车和摊点30年的经营权,足足被卖出了17亿元的巨款。
Image
这,或许就是我佛慈悲,庇佑一方的特殊方式吧。
上述情况,绝不仅是个例。
过去短短几个月,河北香河县、四川什邡市、重庆南川区等县城们,突然不约而同都开始走向疯狂“卖卖卖”的道路。
Image
什邡市的一万多个停车位,卖了3.8亿元;贵州习水县也把未来20年的部分广告载体特许经营权,卖出了1亿多的价格。
但让人大开眼界的,还属贵州榕江县。其把其殡仪馆未来20年的特许经营权都挂上了拍卖网,要价高达1.2亿元
Image
但如果地方造血不足,卖完“饭碗”卖“棺材”,这种寅吃卯粮的游戏,还能再玩多久呢?
不可持续啊。
话说回来,楼市不振,土地出让金暴跌,才是这场“财政大困局”的重要推手之一。
地方收入主要看两个帐。
一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这一部分收入要跟中央分成;
另一部分则是政府性基金收入,这部分主要就是卖地收入。
从2020年开始,卖地收入就已经超过财政收入,成为地方的主要收入来源。
根据Wind统计,地方土地出让收入从1998年的507亿元,一路飙涨至2020年的8.4万亿元,增长165倍。
Image
地卖不出去,钱就进不来。
以南京为例。今年上半年,其土地出让金收入仅为去年同期的16%,可谓暴跌千亿。
而凭空消失的这1000亿,足够买下乐山大佛1764年的特许经营权了。
Image
有人可能会说,让城投拿地呀,左手倒右手的把戏,他们不是玩得最溜吗?
但你敢相信么,曾经兜底无数城市的地方城投,如今竟然需要员工贷款来养?
在前段时间经济观察报揭露了部分区县的城投平台,通过利用员工借消费贷维持运转,来保障基本民生的情况。
据业内人士表示,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知乎上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自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每人都要承担县城投的融资任务,具体数额根据职级有所区分:职工10w,副科30w…
Image
无疑,当卖地收入被卡了脖子,地方已经开始亮起了红灯。于是,我们看到有些地方动起了歪脑筋——
河北霸州,去年10月开始就对各个街道下了死命令,要收上超过3亿的“非税收入”。
这背后,是截至2020年12月25日,霸州供应的90宗地中,仅有53宗成交,流拍率高达41%,仅成交14.3亿元的残酷现实。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罚款运动席卷了个体户和中小企业:
街上卖糖葫芦的,店里头卖烧饼的,无一不被逮住罚款。
这年头,开店的都要为卖不出地承担一份责任了。
Image
山东成武更加“聪明”,他们晓得强制收款不如“做生意”,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地赚钱。
于是,地方交通局创造性地弄出了“罚款月票”,专门与货车司机合作,只要办卡,不管是超载还是超速,统统畅行无阻。
与之相对应的,是倘若不买月票,就要扣车,甚至还要给出高额罚款。
Image
具体是一部车一个月1000-2000元,实行预交罚款机制。
无力的普通人,只能被时代推向漩涡中心,扛下本不该由自己承担的重担。
这一幕,着实令人无可奈何。
怎么办?市长、县长们也很无奈。一些地方,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房地产。
在湖南常德石门县,2022年房地产交易展示会开幕仪式上,领导大声号召:
“希望在今天的会议上,各位领导要带头购房!”
“买了一套买两套!买了两套买三套!买了三套买四套!”
Image
觉悟之高,决心之重,让人叹为观止。
转念一想,这何尝不是一个最优解呢?——
有钱的地方领导出面买房,既盘活了地方库存,又拉动了地方经济,还能充实领导荷包。
这么好的办法,建议全国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