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老习和老江命运可能已紧紧捆绑在一起

0

送交者: 胡亥 2022年08月17日22:07:46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今天海外媒体集中关注了北戴河会议之后,中共领导人习李的动向。李克强先声夺人赴深圳视察,祭奠邓小平,展示亲民身段,发表“长江黄河水不会倒流”的激情演讲,似乎传递出中共在北戴河会议上达成共识,仍然要坚持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方针政策的信息。

但我们翻开历史的记载,李克强不止一次做出类似的发言,试图传递同样的改开信号。今年三月份,国务院网站的一篇文章,《总理记者会:十年风雨,初心如磐》,记载着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所做的激情发言:“长江黄河不会倒流,中国开放40多年,发展了自己也壮大了别人,这是个机遇的大门,我们绝不会也不能让它关上”,“持续发展经济、不断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正,这是我们政府基本方针”,“保民安和惠民生,是不可分割的,各级政府一定要把尽力惠民生、尽力保平安,作为自己的基本职责”。这次讲话,似乎在宣示,国务院一直把改革开放作为政府工作的最高准则;李克强作为总理,只能保证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至于其他党的层面,李克强不能越俎代庖,他也无权代替总书记做更广泛的宣示和保证。海外媒体普遍认为李克强在传递改开信号,我觉得他的讲话并没有那个意思,他是在试图说明,他在总理任期内,国务院始终都要走邓小平改革开放之路。

同样的讲话,李克强今天又重复讲了一遍。虽然这一次是在20大前,北戴河会议结束之际,他的一言一行确实能够反映中共的某种动向,但是与上次的记者会讲话一样,仅此而已,一点点,信号极其微弱,且似是而非,他可能是断言20大以后的执政方针,同样可以解读为,给现政权涂脂抹粉,是在为习近平的十年辩护。归根结底,李克强毕竟不是总书记,说这些空泛的比喻,并不能真正说明20大上中共政治格局的变化,也不能保证下届中央国务院就一定坚持他所说的改开路线。也就是说,李克强说的仍然是空话居多,从政治上找不出破绽,经得住历史考验;无论20大上习近平连任还是其他情况,李克强今天的讲话都没有把柄可抓,因为即使习近平,也没有否定改革开放,无论谁都不能说他错。如果一些人认为李克强在宣示20大后的中央路线方针政策,是在暗示未来中共领导班子将发生巨变,那是你个人的想法,是你自己想多了,李克强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李克强的讲话滴水不漏,政治上无懈可击,正体现了他几十年来的风格,这也是他长期刀尖上跳舞,多年修炼的精华所在。

与李克强深圳之行的同时,总书记习近平北上辽宁沈阳,参观辽沈战役纪念馆,缅怀先烈,追思前辈的南征北讨,还是政治挂帅,口号山响,话题沉重。从流出的视频中看出,老习所到之处,与历次视察一样,大驾徐行,清水泼街,黄土垫道,屏蔽闲杂人等,交通禁绝,如临大敌。与李克强轻装简从,谈笑风生形成鲜明对比。海外媒体纷纷下结论,习下李上即将成为现实,老习认栽。但说实话,我却没有看出有什么巨变的迹象,反倒是看了习李的视察动向,萌生出隐隐的不安情绪。

当今的政治形势经纬万端,诡谲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从派系山头,利益冲突入手,还是可以了解到一些端倪。大致可以看出。老习及其追随者,和现任政治局中的反对派,以及元老帮,这三种政治群组,构成了当前中共高层博弈的主要阵营;反习派与元老联手,正在策动老习放弃连任。这个基本判断大致不错。但是情况依然很模糊,需要进一步分析。特别是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元老帮是不是铁板一块?难道元老中都是反习的人,就没有老习的同盟者?

我认为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从历史和现实分析,江曾在习连任的问题上,似乎应该与绝大多数元老帮成员的诉求有所不同。朱镕基、宋平、李瑞环的反习连任,比较单纯一些,无非是忧国忧民的情节居多,不忍看共产党发生脆断,希望坚持邓小平路线,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等等。

但是江泽民、曾庆红与他们不一样。作为前国家最高领导人,历史包袱尤为沉重;对昔日在台上时所发生的大规模腐败风潮,负有直接的历史责任,被看作昔日全党腐败的总后台,众矢之的,政治风险如影随形。特别是老江,垂帘听政多年,大权独揽,集数十年中共社会发展的所有矛盾于一身,到处树敌,恩恩怨怨,历史责任推也推不掉。如果选错了接班人,用错了人,一旦形势失控,随时就会翻车,被人抄家灭族,碎尸万端。历史上数不清的反攻倒算,“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相似案例,数不胜数;政治继任者发起对前任的政治声讨和经济追责,往往会给后来的发起人带来巨大的政治经济收获,这是历史上颠扑不破的真理。头顶上的这个雷有多大,信奉“闷声发大财”的老江心里比谁都清楚。

以江曾的立场,保家保命的现实需要,可能要超出国家民族利益等宏观目标许多;他们希望新一代接班人管控能力更强,不惜以经济社会发展为代价,避开社会革命以及重大改革,引导中国走向混沌,乱中求稳,稳中求乱,争取一二十年时间,在风雨飘摇中,让中国这整整一代人忘掉江曾这些历史人物以及这段历史,从而更好地掩护家人子孙撤退。老江十年来所做的唯一工作,就是尽可能地把老习的政治权势与自身命运紧紧捆绑。所以我认为,把江泽民和曾庆红与朱镕基等放在一起,归类于反习派,既没有证据,在政治逻辑上也明显说不通,很可能只是海外不明真相的人想当然的结果。

从历史现实中分析,在元老帮中,除了江曾,有可能拥护习连任的退休常委还应该有一些,贾庆林、贺国强、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等都有可能。这个可能有出入,但道理很简单,如果江曾联合几个退休元老支持老习,再加上王沪宁、韩正等铁杆江派现任常委的力量,老习在20大上连任应该不成问题。

说来老江的垂帘听政,几十年大权不坠,并非只是依靠昔日威风,空口说白话,而是有铁杆人物效忠,有现实军事力量支撑。中央警卫局就是老江的政治杀手锏。自1995年起,警卫局就掌握在老江的忠诚卫士由喜贵手中。由喜贵生于1939年,本已在2007年退休。但他先后扶持了两个亲信党羽,曹清中将和王少军中将先后担任空头局长,自己则以警卫局第一书记的名义,继续掌控中央警卫局大权,一直到2017年19大召开时。

习近平于2021年7月任命炮兵少将周洪许担任中央警卫局长。但退休已久的王少军中将却在今年一月出现在正式场合。来自非正式消息,说周洪许军事素质过硬,但政治上比较单纯,应付不过来,所以派王少军回来帮助其管理,回锅任警卫局顾问。这种说法明显不成立,政治上不过硬,可以找一个过硬的,何必又把老江的人请回来?这不是把刀把子抢过来后又还给人家吗?

我大胆猜测一下,真实的情况可能是周洪许不能配合老习;或者可能由于老习粗放管理,玩不转警卫局的复杂业务,身边又缺少有资历的人来接手这个摊子,老江不放心,才把王少军找来代管;好在江习一体,老习不屑于管理这些敏感事务,让老江管更为放心。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当不得真。但无论如何,王少军回锅,确是事实;按照以往的模式,江泽民➔由喜贵➔王少军➔中央警卫局,这个权力链条应该是最真实的答案。另外,很可能老习由于种种原因,不喜欢中央警卫局的如影随形,想另外成立公安部特勤局,专门负责自身安全保卫,这对老江来讲小事一桩,江习就此谈妥,由王小洪做老习的保镖。老灯爆料说,警卫局与特勤局经常互相拆台,象征着反习派于挺习派的相互斗争。这种说法可能不符合事实,警卫局和特勤局互为表里,分工不同,都是在江习领导之下,算是一家人。除此之外,很难有其他解释。

对此,我心血来潮,想起来一个创意,把老习的权势地位用个数学公式来表达:

因为:习近平+C=毛泽东;
所以:习近平=毛泽东-C。
设定:常数 C=中央警卫局

上边的公式,我们可以理解为,老习离毛泽东只剩一步之遥,就差一个警卫局;目前最迫切的是实现连任目标,化茧成蝶,练成金刚不坏之身,随后再派钟绍军接管中央警卫局,就和老毛真正平起平坐了,最终登上伟大领袖的宝座。

说这么多,就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安情绪。我想即使习连任,李克强依然会被留任,因为老习需要李克强这样形象清新的人来装点其政权的门面;而且老习明白,李克强并非决策者,他只是演好自己的角色而已,属于人畜无害。如果因反习派力道太大,中央七中全会上老习连任不了,搞不定二十大,那用不着老习动手,老江就可能要翻脸不认人,动用警卫局力量,出手痛击反习派,力保老习连任,即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在所不惜。这样说来,年底之前,很可能有一番腥风血雨。从各方面判断,发生矛盾激化诉诸武力的情况似乎很难避免。

这一通意识流,天马行空地想象一番,不知最后是不是如此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