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钱了!中国政府敛财出“阴招”

0
20220818 16608710638246
20220818 16608710638246

资料图

中国财政危机来临,地方政府想出了各种奇葩招数,进行紧急自救。由此引发的政治爆雷,已隐隐作响。

每年高达近30万亿的收支,中国的各级政府为什么还不够花?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真没钱了!各地政府各种阴招敛财

从这段时间我们看到的各种消息看,中国的地方政府真的没钱了,所以把镰刀伸向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来扩张财源。我们在昨天的节目中分析了,李克强从北戴河开会刚结束,就在深圳召开东部经济大省的负责人会议,要求他们“勇挑大梁”,其真实的目的,是希望他们帮助中央和其它省市抓紧筹集资金,填补财政窟窿。

而各地政府,实际上早就行动起来了。比如,一向富甲全国的上海,在6月份也居然向国资委系统的党员干部发出了捐款的通知。今年上半年,还首次出现了财政收支亏空。

而其它地方,为了解决财政困难,办法也是层出不穷。比如,四川乐山把大佛区的主营收入,一次性打包,卖了17亿。各地还加强了交通罚单,大抓摩托车、电瓶车、三轮车的无证驾驶。更多的高清摄像头被启动,专拍前排驾驶人员系安全带,开车使用手机,以及小孩坐副驾驶。甚至,山东成武县还出现了罚款“月票”,只要预交1,000~2,000元的当月罚款,就可以享受畅通无阻,而不买月票的会被扣车、高额罚款。

大洛阳的交警更奇葩,居然在公交车上查不系安全带的乘客,每人罚款5元。我到现在没有搞明白,公交车上哪来的安全带。但是,网友都很明白:土匪没钱了,开始抢了。

河南焦作政府也很奇葩,市民居然因为步行不走人行道挨罚。近日网上传出河南焦作市交警开出的一张罚单,显示被罚款人王某8月9日在孟州路和人民路交叉路口行走时,没有走在人行道内,因此被处以5元人民币罚款。网民自嘲:“走了32年路”,“喜提人生第一张走路罚单”。

不仅是交通罚款激增,工商企业的罚款也出现各种新名目。比如,上海、合肥等地,都有餐馆因为出现凉拌黄瓜被罚款五千或一万元。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营业执照上没有写凉菜。

普通韭菜割不动的时候,镰刀也割向了自家人——公务员和老师们。从去年年底,各地的公务员、教师也出现了大面积的被迫减薪,财新网报道,大陆沿海多地确实已出现公务员“降薪潮”,且薪资下调幅度达到两三成。

不过,即使这样,公务员们的待遇依然远高于一般企业。比如,深圳龙华区一位科级官员估算,过去加上各类奖金补贴,他的年薪达到人民币37万元左右,现在收入缩减超过20%,将减少人民币7万4,000元。江苏苏南地区一名副科级公务员降薪幅度约25%,到手也依然有二十多万人民币。即使基层的乡镇公务员,现在也可以年收入4万~5万元人民币。

8月15日,《环球时报》前主编、现在的特约评论员胡锡进发帖说,某地两位公务员告诉他,从去年底开始薪水下降,预计今年全年要减少近三分之一。他还为公务员们减薪鸣冤叫屈。不过,在网友们一边倒地指责“公务员们确实不应该减薪,应该减掉三分之二的人”,胡锡进的微博被删。其它转载的大陆网站网易、搜狐、凤凰网,也已经删去了胡锡进的文章。显然,当局不想再为自己拉仇恨,毕竟维持这部政府机器的正常运转和对老百姓们维稳,还需要广大公务员们拉磨。

地方政府的这种种的奇葩收入到底有多高?今年7月份,《南方周末》统计了2021年全国三百余个地级市的罚没收入,其中111个城市公布了相应数据,有80个上涨,占比超过了72%。

在罚款前14强城市里,年度增长率从29%直到惊人的155%。面对记者质疑,江苏盐城和常州给出的理由是“大案要案罚没收入增加”。然后,当记者要求他们披露数据时,却拒绝提供进一步信息,理由是“要案是涉密的”。

然而这样的理由,连中共最高当局也看不下去了。近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罚款事项的决定,称:为进一步推进“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国务院开展了清理行政法规和规章中不合理罚款规定工作。经清理,决定取消公安、交通运输、市场监管领域29个罚款事项,调整交通运输、市场监管领域24个罚款事项。

不过,这一纸公文也被很多人解读为,这代表中共当局知道和默许地方政府这种增收的做法,只是提醒它们:别割得太狠了,尽量蓄水养鱼吧。

全国性的罚没收入增长有多厉害?按照中共财政部的数据,1—7月份,全国非税收入(含行政罚款等)22,31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9%。

那么,为什么今年的中共财政这样困难,让各地政府饥不择食呢?目前看,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

  1. 各地疫情支出加大,虽说习近平要求各地防疫算政治帐,但是毕竟坚持清零是需要真金白银支出的。

  2. 经济形势很不乐观,一般性税收大幅下降。

  3. 为了帮助企业复苏,各地留抵退税额度加大。8月17日,中国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前7个月税收收入,按照自然口径同比下降13.8%,这里包括了税收下降和留抵退税增加导致的两重因素。

  4. 房地产销售腰斩,各地政府的卖地收入也锐减。前7个月,地方政府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8,27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7%。

专家估计,今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或腰斩,房地产加上经济下行影响,中共地方政府今年全年财政缺口将达6万亿元人民币(约8,896亿美元)。

日前,标普全球评级更是发出了警告,称约20%的中国开发商有破产风险,30%的地方政府今年底前恐陷入财政困境,必须采取削减支出等修正行动。

如果地方政府的这种财政危机,未来继续发展,还将爆发更大范围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包括:

——土地财政崩盘,三线城市将大量出现类似鹤岗那样的,需要通过破产方式进行财政重整。

——房地产崩盘,并且带来金融爆雷。

今天(8月18日)经济学家任泽平还提出,当前中共房地产调控肯定是希望不涨价,以避免增加实体企业成本,不降价,以避免增加金融市场风险,不要既不涨又不跌,因为没有涨价预期老百姓不会再进场买房,但是不降价老百姓又不肯生孩子。任泽平说,这是“房地产不可能三角”,谁能解开这道世界难题,谁有希望获得下届诺贝尔经济学奖。

——为了挽救政府,地方融资平台、城投公司们不得不拿出巨额资金从地方政府手里买地,由此必将带来城投公司们的巨额亏空,将导致更多爆雷,进一步可能引发城投债大量爆雷。

——为了帮助地方政府解决债务危机,中共当局只能大量放水,这又将导致中国巨额通胀。

——权贵和外资将加速转移资产,导致外汇加速外逃。即使按照目前速度,有分析称,中国外汇储备可能在2023年的某一时间出现净外汇储备归零(外汇储备减去全口径外债)。

——人民币大贬值。

——由此引发更大范围的经济和社会动荡。

中共政府每年财政收支30万亿 为何还不够花?

中共政府每年收入多少钱呢?税收等一般财政预算收入高达近20万亿元、卖地收入8万多亿元,还有每年国企利润新增近2万亿元,这收上来的30多万亿去哪儿了?为什么各地政府和中共最高当局依然感到入不敷出,还要通过加大卖地、发债、盘活国资等渠道增收节支,弥补收支缺口呢?

另外,从广义的政府支出的角度看,中共当局的财政收支有“四本账”,分别是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第一财经》的统计发现,2020年,上述“四本账”累计全国财政支出规模约为43.72万亿元,比前一年增加了4.9万亿元。

这笔巨额的支出,又去哪儿了呢?

解读好这个问题,我觉得也可以得诺贝尔奖,而且需要花很多时间解释。所以,我们今天主要想跟大家谈谈中国财政的特殊问题:吃饭财政。

中国财政实际供养的到底有多少人呢?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会长陈剑估算,到2014年年底,超过6,400万。而到了现在,担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的陈剑(6—7届副会长)估算,公务员,加上广义上的公立学校的老师、公立医院的医生、街道、社区、村委会等都属于财政供养人员,合起来有8,000万人。

除了中共党务系统和庞大的政府机构,中共还设立了五花八门的各种团体,如工会、青联、妇联、共青团、残联、侨联、科协、足协、作协、记协、律协等等。可以这样说,在中国大陆,除了民营企业之外的所有机构基本都是中共的附庸。——当然实际上,今天民营企业里也被中共加上了党委书记。

我们简单地算一下,如果一个财政供养人员一年需要花费10万元,那么8,000万人一年就是8万亿元。而实际上,这些人员除了工资、福利,还要消耗大量的办公设施和耗材,以及三公(公费旅游、公车消费及公款吃喝)费用,所以,每人10万元的估算只能低估,没有高估。

何况这些人还要利用各种采购和建设,进行大量贪腐,表面上看起来现在的各项教育科技等财政支出在扩大,但是其中有多少实际上落入了中共权贵腰包呢?

除此之外,中共还有各种对外大撒币。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鲜可以,政府可以,官员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那么,面对当前的财政危机,这个刚性的以吃饭和贪腐为主的财政支出,将如何继续养活这庞大的8,000万人员呢?我们找时间再继续深入分析这个问题。/秦鹏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