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0
20220818 16608546755300
20220818 16608546755300

2022年8月17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深圳考察期间向邓小平铜像献花 网络图片

内自媒体刘晓博说财经文章:8月16日,总理在深圳主持召开了“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分析经济形势,布置下一步的工作。

17号这天,山东省省会济南市,就出台了楼市新政,成为“经济大省会议”之后第一个出手“促销费”的。

下图是济南日报、每日经济新闻的相关报道,这个创新叫“带押过户”。

也就是说,你买一套尚未还贷完毕的二手房时,可以直接交易、不用“赎楼”。这样,不仅节省了赎楼的资金成本,还大幅提高了交易效率。

据当地官媒报道:

“带押过户”新流程实施后,“进一个窗口,提交一套材料,办理一次业务”,买卖双方无需跑腿,转移和抵押“双预告登记”通过银行就可以完成线上申请,转移登记和抵押登记可同步办理,抵押预告登记自动转为本登记,卖方在办理转移登记的当天或第二天就可以拿到购房款,结清原银行贷款。一方面减少了群众跑腿次数,另一方面,办理时限由原先的十几天压缩至1-3个工作日办结,将进一步激发二手房市场的交易活力,为市场注入新的动力。

这是二手房交易中的大利好。

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那么,为什么“经济大省”要在深圳开会?“经济大省”的提法意味着什么?官方希望传递哪些信号?

“经济大省”,是7月28日政治局会议新创造的一个词汇。在会议通稿里,有这样的表述:

“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有条件的省份要力争完成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力争实现最好结果”。

至少传递了两层意思:

第一层:由于2022年黑天鹅不断,全年GDP增长5.5%的目标,已经不太可能实现。如果非要实现,必须在下半年大水漫灌,这样会产生很多负面效应(比如资产价格大涨、贫富差距拉大等),所以今年不再保5.5%。

第二层:不保5.5%,不意味着经济增速不重要,不意味着大家不需要努力了。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有条件的省份要力争完成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

哪些省才算是经济大省?

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上图是2021年经济总量最大的10个省。

湖北及以上的7个省,GDP都超过了5万亿,可以算作经济大省。如果宽一点,福建也能算。

但昨天在深圳举行的“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召集的是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南、四川这6个省。(注意顺序)

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在中央眼中,这6个省就是“经济大省”。

在这次会议上,总理强调:

1、6个经济大省经济总量占全国的45%,6省进出口和利用外资都接近全国的6成,它们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顶梁柱”。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发挥稳经济关键支撑作用。

2、稳经济也是稳财源。6省里4个沿海省在地方对中央财政净上缴中贡献超过6成,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

3、6省市场主体数量占全国4成以上,贡献了40%以上的就业。要结合实际加大助企纾困力度,帮助他们恢复活力,在吸纳就业上继续当好“主角”。

4、经济大省人口多,要多想办法促消费,扩大汽车等大宗消费,支持住房刚性和改善性需求。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支持住房刚性和改善性需求”被写入了“促消费”中。中央要求各地要“多想办法促消费”。

在救楼市、稳增长方面,河南在今年是较早出手的。比如:郑州最早取消了“认房认贷”,让货币棚改重出江湖,也较早允许符合条件的家庭在限购区域购买第三套住房,并最早成立了房地产纾困基金。目前看,河南的楼市仍然偏冷。

随后大力度放松楼市的,是江苏。南京一马当先,今年以来至少做了15轮松动,最近也出台了大幅降低“认房认贷”门槛的限制措施。苏州、无锡等省内主要城市,也紧紧跟随。

山东一度对松绑楼市比较慎重,在北方省份里出手较晚,但最近有发力的倾向。比如在“经济大省深圳会议”前夕,济南降低了二套房首付。

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经济大省深圳会议”之后,山东成为第一个“多想办法促消费”的省份,标志就是今天济南宣布二手房“带押过户”新政的诞生。这将为全国楼市,开创又一个先例。

深圳会议,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上图是31个省市区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

6个经济大省里山东增速第一,为3.6%;第二是河南,增速为3.1%;第三是四川,增速为2.8%;第四是浙江,增速是2.5%;第五是广东,增速为2.0%;第六是江苏,增速为1.6%。

从上半年增速看,江苏、广东有必要出台更积极的稳增长措施。江苏已经在楼市上走在前面了,山东也已经跟上,广东会有新动作吗?

由于深圳、广州是一线城市,楼市出台宽松政策影响较大,所以至今没有明显松动,只有佛山、东莞、惠州、中山、珠海等城市出台了一些松动措施。

估计接下来深圳、广州也会有所动作。毕竟,深圳楼市明显偏冷,而深圳如果不动,则整个大湾区、广东楼市的回暖也会受到制约。

但深圳、广州的政策力度,应该不会太大。

总之,深圳会议传递出了重要的信号:

虽然2022年不追求“保5.5%”,但也不允许经济二次探底。央行突然降息,就是这个原因。

深圳会议告诉我们:在经济增长上,“势要起而不可落”。宏观政策“松油门”了一个半月之后,官方再次踩油门了!

另外,会议还传递了这样的信号:随着房地产行业进入新常态,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再加上北京、上海、福建)对全国财政变得更加重要,中央对中西部、东北的转移支付压力将更大,上述5省2市要多做贡献。

这5省2市有两大优势:第一,实体经济发达,税源充沛;第二,土地还能卖出去,土地财政尚能维持。

这次会议还有两个看点。

第一,6个经济大省的排序,浙江在山东之前。

如果按照GDP多少排序,山东应该在浙江前面。但如果看经济活跃度,浙江超过了山东。比如浙江汇聚的资金,就比山东多了将近4万亿,超过了“青岛+烟台”的资金总量。

这个排序意味着,在高层眼中浙江更重要,需要承担更多的使命,比如共同富裕示范区等。

第二,经济大省经济座谈会选在深圳召开,而不是广州。自去年11月以来,总理主持的、有多名省长参加的经济座谈会,分别在上海、南昌、昆明、福州举行。只有这次,选择的是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

这说明深圳在中国经济版图中日益重要。

这次会议还有一个重要议题,那就是稳财源——“6省里4个沿海省在地方对中央财政净上缴中贡献超过6成,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

如果以省级区域来计算,每年上缴中央财政最多的前三名分别是:广东、上海和北京;如果看城市,对中央财政贡献最多的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在广东省每年向中央财政净贡献的8000多亿收入中,深圳占了超过50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