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放:北戴河会议结束:恶斗才刚刚开始

0
29

中共北戴河会议已结束。北戴河会议到底谈了什么,有什么决议,达成什么共识?对这种黑箱作业,人们都只能猜测。

不过从李克强第一时间南巡深圳,高调亮相大谈改革开放,可以看出北戴河会议对未来20大“打改革开放旗、走改革开放路”已达成共识。这点几乎已无可质疑。李克强甚至说出“黄河长江水不会倒流”这种近似誓言的重话。

争论较大的是“习下李上”的问题,也就是习近平是否连任。在这个问题上,分歧颇大。“连任派”坚信习必连任,已是板上钉钉。“李上派”则相对底气不足,但也有不少理由,举列出许多例证。到底谁上谁下,已经成为一个当前的政治猜谜游戏。

北戴河会议应该同时对重要人事安排,如总书记、总理人选已作出了决定(或有了个共识)。

因为会议已确定了20大以后中国的政治路线:再次走改革开放之路。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习近平十年来坚持的政治斗争路线(包括对内的兴无灭资,对外的战狼外交等)。一般来说,习近平再留任总书记已不合适。由他来执行反对自己的路线,在逻辑上说不通。他在感情上应该也无法接受,对社会也无法交代。但是作为各方一种政治妥协,让他继续留任军委主席或国家主席是有可能的。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比较体面的收场。

因此,习下并非全无可能。

再看李克强。他在北戴河会议甫结束,就风风火火赶到南方做了那么多动作,说了那么多话,又是召开连省会议,又是到莲花山给邓小平献花圈,明改革开放之志。可谓是雄心勃勃,一副要干大事的样子。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事。他的总理马上就要卸任。根据相关规定,他也不会在下一届连任总理(最多两届)。按惯例,他最大可能是到人大当委员长。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如果没有北戴河会议的许诺和委托,他断不敢这么做。所有这些行为,他应该连躲也躲不及。而最近以来他的作为,早已开罪了习近平,等待他的命运如何,还真不好说。

假如他日后成为人大委员长,那就是一个橡皮图章。关于改革开放、政治路线方针这些党国大事根本轮不到他说话。那应该是总书记、国务院总理操心的事。甚至就是总书记一个人的事。

也有人将他与温家宝卸任时说过的那些话相比较,认为他也就是在临走前说几句漂亮话,留点好名声。显然并非如此。温家宝卸任前那些话,明显是临别感言,虽慷慨激昂,都是虚的,就算比较真诚,也已经没有多少实质意义。说了,他也不会有任何政治风险。

而李克强是在做实事(如召开会议),说的话也是具体政策性的。而此时正处在政治敏感的风口浪尖上,习的权势正当头,李说这些话,做的这些事都是针对习近平的,存在相当的政治风险。

再说说习近平。所谓的习下李上,这种“华国锋模式”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下已完全不适用。首先,习不是华国锋。习的性格又楞又横,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他决不会善罢甘休,不可能就这么下来。他准备连任当终身皇帝已苦心经营了十年,甚至修改了宪法。他集中了几乎所有权力资源,安插了大量亲信。也做足了大量的舆论准备。他早已是志在必得。

他在北戴河会议后即北上辽沈战役纪念馆,就含博弈之意。他掌握的党媒宣传机器对他的吹捧造势一如既往。最近连李克强在深圳的部分讲话、视频都被习掌控的媒体封禁。恶斗已在进行时。

还有他直接掌控的军队,至今无法判断他们的立场。

再看看华国锋的对手,邓小平、陈云、胡耀邦、赵紫阳,那都是什么等级。而习近平的对手在哪里?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能够挑战他。

习近平唯一致命的软肋是他的政绩。他已将中国经济搞得一塌糊涂,将国际关系搞得一塌糊涂,像一个赌徒把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创造的家业全盘输光。这让他在北戴河理亏,不得不弯下腰来。

但他毕竟掌握着所有权力,掌握着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加上他的性格,因此20大将会发生什么事是无法预料的。他可以打的牌太多了。他可以用文的,在20大上搞突然袭击,利用他的亲信以压倒性的多数选票,搞袁式颂圣劝进,倒逼会议接受既成事实。

他也可以用武的,效法华国锋“粉碎四人帮”。他做事从无底线,也从不顾后果。

总之,发生什么事皆有可能。

话说回来,哪怕就是李克强上,他也无法解决中国面临的政治经济困局。已经是病入膏肓,积重难返。再次改革开放谈何容易!如今已没有了当年改革开放的环境,没有了当年的人心党心。更主要的是,外部环境也变了。西方各国再不会上当受骗。也不会再有香港、台湾同胞的鼎力相助。因此,现在谈再次改革开放,已形同梦想。

除非,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彻底洗心革面。但看来,李中堂缺乏政治改革的魄力和智慧,他身边也没有一群这方面的人才。

在此再说说那些“加速派”。有些人认为与其让李上,当裱糊匠,苟延残喘,还不如让习近平连任,让他加速崩毁,迎来一个新中国!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习连任的话,迎来的就是一个北朝鲜,就是1984。中国将进入更严酷的寒冬。独裁社会是有规律的,一般都只能是等独裁者死了,才有可能结束独裁统治。当然也不一定,例如北朝鲜,第一代独裁者死了,二代三代也会延续下去。

以目前中国的现实,是换任何一个上,都可能会比习好一点。这不是盼望明君,而是只要能变,就存在机会,就可能松动,就像墙只有出现裂缝,就有倒塌的可能。

因此,习下李上应是目前能看到的最好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