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被人间蒸发4年 知情者称已离世而当局仍封锁消息

0
37
01630000 0aff 0242 437c 08da832678b1 w1023 r1 s
01630000 0aff 0242 437c 08da832678b1 w1023 r1 s

资料照 – 2016年12月,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

2022年8月21日 13:17  叶兵

华盛顿 —

中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为质疑习近平不得人心的“撒币外交”而被失踪四年,关注者持续追问其下落,而当局讳莫如深。近日有消息人士披露,孙文广先生去年已经过世,终年87岁。但是有关当局至今没有对外公布消息,也未回复美国之音的多次求证提问。人权活动人士指,中共当局惧怕这位异议人士的影响力,刻意隐瞒他在秘密关押中去世的真相。

被失踪四年后传噩耗

被济南国保长期关押的“孙文广教授去年8月中旬病危,不久就去世了”,一位知情者近日告诉美国之音。出于安全考虑,他要求匿名。

知情者:“这个消息是很确实的。去年9月,这个事情就已发生了。“

据这位熟悉孙家情况的人士说,孙教授去世后,他夫人韩女士曾到场料理后事,在香港居住工作的独生女并未前来奔丧。

知情者:“当时,孙教授去世的时候,他夫人在场,但是他女儿没有在场。”

关注中国人权的海外活动人士此前曾在社交媒体发布未经证实的相关讯息,美国之音获悉后一直力求多方印证,并于日前发电邮向孙文广的女儿询问,但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复。

这位知情者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非常了解和尊敬孙文广先生,得知老人过世的消息后,他心情异常沉痛,宁愿这只是一个谣言。他说,并不知道这位老人去世的确切日期,但是鉴于当前中共残酷打压异见人士的现实,不便透露孙家的更多情况。

知情者:家属遭国保封口心有余悸

今年清明节期间,几名支持者曾到山大南院高层住宅楼21-04号孙教授家探访,见到孙教授老伴韩女士。其中一女性探访者告诉美国之音,韩女士见到他们显得很紧张,只说几年没见到孙文广了,也不知道人在哪里,孙教授的朋友来访,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这名探访者说:“他老伴上次还说,‘有监视我的,’我说,我上楼没看见。她说,‘他们都藏起来了,不知道在哪个屋里看着。’她说,‘你们也不要来了。’”

曾与孙文广及其家人很接近的知情者还表示,处于孤立无援状态的孙文广家人无疑受到了当局威胁警告,陷入恐惧当中。他指出,孙教授去世,女儿不在身边,韩女士考虑到自己家人的利害关系,不敢对外发声,可以理解。

知情者:“孙夫人她本身可能由于出于很大的压力,或者恐惧,或者是考虑到她自己的这种关系,所以她没有敢太多说一些什么。”

外交部未回应 山大态度暧昧

中国当局至今对孙文广逝世的消息置若罔闻,既不证实,也不辟谣,外交部新闻司发言人室没有回复美国之音多次电邮求证问询。

资料照:山东大学一个校门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资料照:山东大学一个校门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美国之音上周早些时候致电山东大学宣传部,接电话工作人员称不了解孙文广情况,领导们要等暑假后开学才能联系到。

山大离退休工作处副处长室接电话者自称是外来值班人员,知道孙文广这个人,但不肯回答孙教授是否仍然在世的问题。

记者:你刚才不是说你知道这个人吗?

副处长室:我听说过这个人。

记者:是,你了不了解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副处长室:不了解。我现在不了解情况。你具体情况等上班以后再问好吧?我们一般不接待外边媒体,有宣传部接待好吧。

记者:我只问你一件事,他还在不在?你告诉这这件事好吗?

对于记者的问题,对方挂断电话,没有回答。

维权者:当局因惧怕而“秘不发丧”

流亡英国的维权人士王剑虹5个月前曾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被失踪的孙文广不幸罹难的消息。其后她多次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对她所说的中国当局刻意隐瞒消息提出质问:如果已经离世,他的死因是什么?死亡日期是什么?是否已经安葬?墓地又在哪里?

她引述一位山东维权人士指出,国保曾表示当局不公布孙文广去世消息的主要原因是维稳需要,因为害怕人们悼念和纪念这位宁死不屈的零八宪章签署人、异议人士和人权捍卫者。

流亡荷兰的中国异议人士姜福祯(姜福祯推特照片)

流亡荷兰的中国异议人士姜福祯(姜福祯推特照片)

原籍山东青岛的异议人士姜福祯是孙文广的友人,目前流亡荷兰。他也提到山东国保私下对一位维权人士透露的当局“秘不发丧”的原因。

姜福祯说:“国保说的嘛,意思是说要防止纪念、悼念孙文广嘛。他们要防如果这事外边知道了要纪念孙文广,这个它要防是肯定了。他们以前也防(发生重大事件)。”

孙文广的许多同道和友人得知这位老人去世消息后纷纷表示哀悼,在网上发文致祭。

姜福祯在政论类网媒《议报》刊文指出:孙文广教授非常重视清明祭祖悼念,2005年就撰文提出清明节放假的建议,可恰恰是这位“悼念文化”的倡导者,不但不能入土为安,连象刘晓波、杨天水那样把一抔骨灰沉入大海的机会也沒有。

姜福祯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有理由认为,中共当局可能蓄意不让重视祭奠先辈传统的孙文广得到一块供后人和支持者纪念的墓碑。

姜福祯说:“孙文广每年悼念赵紫阳。他就站在台阶上讲话,底下只有十个八个人,它(当局)都不许嘛。正是因为你越重视这个问题,就越让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位向美国之音爆料的知情者指出,孙文广八十多岁时依然满口牙齿完好无缺,正常情况下有望活到九旬甚至百岁,但像刘晓波那样在关押中被病亡,也不是没有先例。

友人:因犯大忌,当局必欲除之而后快

姜福祯表示,2018年春节,当时还没有逃亡海外的他和其他友人一道,绕过看守人员的监视,进入孙文广家中拜访,看到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

他说:“教授从身体状况来说,如果在关押期间没有受到虐待,应该是现在活着没有问题。他的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他游泳全身锻炼。当然关押期间,他是否受到折磨,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要是没受到折磨,从身体状况来分析,他能坚持到现在,不至于没了。”

资料照 - 2016年12月初早六点多,孙文广到山大一食堂等待前来就餐的师生员工宣传竞选参政理念。

资料照 – 2016年12月初早六点多,孙文广到山大一食堂等待前来就餐的师生员工宣传竞选参政理念。

姜福祯认为,孙文广遭遇劫难的主因是犯了当局禁止批评习近平的“大忌”。他在纪念孙文广的文章中指出,由于孙教授坚持行使公民言论自由权利,“2017年开始他就写文章和接受采访直戳习的软胁。2018年初国保委托校方警告他后,但他并沒收敛,3月被停发教授退休金,只给讲师级别退休金,而他继续撰文抨击”大撒币”和当时为准备青岛峰会大规模耗费民脂民膏的恶行,5、6月份已全部停发退休金,完全断了孙文广的‘粮草’。”

孙文广夫妇被秘密关押数次的黑监狱之一——济南燕子山庄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孙文广夫妇被秘密关押数次的黑监狱之一——济南燕子山庄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孙文广四年前与外界失联后,去年冬季传出消息说有人见到了孙文广,称其身体很好。不过,姜福祯怀疑这是当局故意放风迷惑外界,混淆视听。

他指出,这种消息缺少具体细节,而孙文广见到熟人却不向关心他的朋友们和媒体报平安,不符合常理,更不符合孙老师的为人处事之道。

孙文广被破门带走事件曾引发国际关注

外界听到孙文广被失踪前最后发声是2018年8月13日晚他在家中隔着防盗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现场采访,痛批中共当局新闻封锁,揭露济南国保逼迫他夫人对外谎称他们自行出游十余天的丑恶行径。

孙文广:“拉出去10天,跑了4个宾馆。有的房间窗都是堵死的,就是一个黑监狱。回来以后,他们就派了4个国保在我家睡觉。”

他还告诉记者,1962年起就收听美国之音,文革开始后被打成反革命。

之后,孙文广夫妇再次与外界失联,采访他们的两名记者被绑架殴打恐吓,随时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及多个手机等采访器材遭故意损毁。

此前,孙文广8月1日在家中连线接受美国之音电视节目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大撒币”的外交政策,遭到当地国保破门而入抓走,致使舆论哗然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和国际媒体报道。150多山大校友联名致信母校对孙文广事件表示关注。

孙文广在VOA电视节目中说:“这个撒钱啊对国家对社会都没有好处。”(嘈杂声)“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我跟你说,砍了你。你到我家来是犯法的!我有我的言论自由!”

毕生追求民主自由

资料照 - 2016年12月,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的孙文广向山大学生宣传他的参政理念。

资料照 – 2016年12月,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的孙文广向山大学生宣传他的参政理念。

2016年12月,时年82岁的孙文广第三次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因为在山大校园张贴散发“独立参选人孙文广告山大选民书”被限制自由,拘禁在家近100小时,之后遭当局报复迫害,退休金被大幅削减。当时,他是济南市十余名独立参选人之一,也是全国年龄最大的参选者。

云南自由作家,异议诗人欧阳小戎几年前撰文推崇孙文广毕生追求民主自由、勇于践行公民权利的精神。

他写道:“愿意站出来为中国之人权与民主事业做出努力,此举本身便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无论这些努力的结局如何,都是人权与民主本身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