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蝴蝶梦:灾难就是灾难,不是什么「奇观」

0
7
 边城蝴蝶梦 码头青年 2022-08-23 10:16 Posted on 广东

七月初,我出差成都。刚到蓉城那天,微风习习,还有点小雨,凉爽宜人,和当时酷热的华南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没想到第二天,成都就开始变脸,气温陡升至三十六七度,而且没有一丝风。这种蒸笼般的炎热,比广东的热,更难捱。
 
虽然我只在成都待了三四天,但是成都今年的高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万万没想到,成都这样的高温天气,竟然一直延续到今天,而且变本加厉,最高甚至飙升到44摄氏度。三十几度时,我已经快撑不住了。四十多度的天气,四川盆地的人民,要受什么样的罪?
 
不仅仅是四川盆地,江汉、江淮、江南等地,都遇到了历史罕见的高温。
 
根据国家气候中心近日监测评估,综合考虑高温热浪事件的平均强度、影响范围和持续时间,从今年6月13日开始至今的区域性高温事件综合强度已达到1961年有完整气象观测记录以来最强。
 
这么理性的文字,不足以描述人们在高温下所遭受的痛苦。
 

Image

这场史上罕见的高温,绝对算得上一场灾难。四川盆地是这场天灾的最大受害者。
 
在全国最高温天气城市排行榜上,川渝地区基本上天天霸榜,有时甚至包揽了前十名。
 
42℃以上的高温,把川渝人民日夜放在火炉上蒸烤。
 
上周,重庆北碚区以45℃的高温,不仅突破了当地的历史极值,也成了本轮高温国家观测站出现的最高气温纪录。
 
四川也不遑多让。8月20日,渠县以43.6℃的最高气温登顶全国。
 
高温,会带来很多问题。
 
首先是干旱。
 
Image
七月以来,四川降水量比往年少了50%,16市79县出现旱情。
 
重庆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高温天气时间太长,34个区县受旱,山火频频。
 
高温带来的严重干旱,导致往年江水满满的长江重庆段、嘉陵江,今年水位明显低于往年。截至8月18日,长江重庆段8月平均水位相比过去三年同期降低3.03米~6.06米。
 
8月21日,四川省节约用水办公室向全省发出节水倡议,希望大家共克时艰。
 
缺水又带来用电紧张。
 
四川是水电大省。四川水力发电装机容量高达8947.0万千瓦,稳居全国第一。来水不足,自然会影响水力发电。7月,四川水电来水偏枯四成。8月以来,水电来水偏枯达五成。全国一盘棋,四川还把四分之一电力输送到东部地区。四川火电装机容量又偏小,煤炭现在又非常紧缺,从而导致四川严重缺电。
 
缺电到什么程度呢?
 
成都现在基本停掉了全部工业用电,全力让电于民。但这也不够,于是又开始限制商业用电。8月17日这一天,成都的商场几乎全部关闭了公共区域的电灯,节能以保证居民用电。上班的办公楼能不开灯就不开灯,有的办公楼甚至发了冰块,让员工用风扇对着冰块吹。
 
成都著名的太古里,3D屏幕停止运行。春熙路步行街,大部分灯光已关闭。成都地铁站只有微弱的灯光,下行电梯停止运行。
 
重庆是以热著名的城市。但是现在的热,让以前的热相形见绌。穿皮鞋走路都烫脚,吓跑了跳广场舞的嬢嬢们,观音桥下空空荡荡。嘉陵江底已经露出大片浅滩,再这么干旱下去,船可能都没地方靠了。
Image
高温对农业的打击是致命的。稻谷是我国最大的口粮品种,占秋粮产量的40%以上,对我国粮食安全的意义至关重要。农谚讲“七月十五定旱涝、八月十五定收成”。七八月连续的高温和干旱,会让水稻无法灌浆。高温覆盖的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是我国主要的水稻产区。
高温、干旱、山火、缺水,接下来希望不会是缺粮。
这场灾难中,人是主角。
高温中的川渝人民苦不堪言,悲剧也因此接连发生。
 
热射病,这个以前很少听说的名词,今年夏天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所谓热射病,其实就是严重中暑。长时间在高温环境下劳作,核心温度迅速升高,一旦超过40℃,就会导致严重中暑,死亡率极高。
 
谁会得热射病呢?不会是坐在空调房的人,只能是在户外挥汗如雨的劳动者。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你看,蒸馒头的、背水稻的、开出租的、镇上的老人……都是卖力气的人,或者是年老无依的人。这些无名无姓的生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在报纸版面上、在电视画面中,不会有他们的姓名。但我们知道,很多家庭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孩子失去了爸爸,妻子失去了丈夫。
 
似乎无人应为他们的逝去负责,但好像他们也不应该如此仓促走掉。
 
奇怪的是,这么一场灾难,这么多在灾难中死去的生命,有些媒体不但看不到报道,还转身把如此级别的灾难描绘成风光无限。这种强烈的不适感,让我找不到词来形容。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