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大碗们一撤 中芯举步唯艰

0
8
20220823 16613046929050
20220823 16613046929050

近日中国半导体大厂中芯国际(SMIC)成功产出7纳米芯片,让外界好奇,中国为何能在美国制裁与设备缺乏之下持续推进先进製程?为打压中国科技业,美国组织芯片四方联盟(Chip4)、通过芯片法案并施压艾司摩尔(ASML)不准向中国出口极紫外光(EUV)曝光机、深紫外光(DUV)等先进製程设备。

分析指出,中芯7纳米问世的最大功臣,可能就是中国长年以暴利挖角、数以千计的台湾工程师,替中国IC产业造就庞大产值。当年一手规划建厂的是世大积体电路的创办人张汝京,在台积电收购世大并改名为世界先进后,2000年张汝京带领一批工程师,到上海替中芯建厂,2009年中芯因侵权案赔款给台积电,张汝京请辞离开,后来接手的包括两位来自台积电的蒋尚义与与梁孟松。

台积电告侵权 中芯赔款让股权和解

2009年梁孟松从台积电辞职,2年后至韩国三星(Samsung)担任研发副总经理,推动三星28奈米至14奈米製程快速发展,甚至早台积电一步推出14奈米,因而被冠上台积电叛将之名,更遭台积电控告泄漏技术,此后,中芯于2017年延揽前台积电大将梁孟松,成为中国半导体业崛起的契机。

也因为梁孟松等人带枪投靠,台积电提告中芯不当使用营业秘密,2009年两造达成和解,中芯将分年分期赔偿台积电2亿美元,并且无偿授予台积电8%的中芯股权,台积电另可在3年内以每股1.3港元认购2%的中芯股权,中芯创办人、执行长张汝京宣布辞职下台,形同为此案“负责”。

梁孟松致力于推动先进製程,这也是他选择离开台积电的原因之一,凑巧的是,他转战中芯几年后也碰上相同问题,由于高层希望能专注在获利更多的成熟製程,甚至延揽蒋尚义出任中芯副董事长,引发梁孟松反弹决定请辞,不过最终仍被中芯慰留,尚未离职。

蒋尚义:加入中芯是人生最愚蠢的决定

另一位芯片大佬蒋尚义2013年从台积电二度退休后,2016年至中芯担任独立董事。然而,蒋尚义日前曾透露,加入中芯是个错误决定,更是他一生中做过最愚蠢的事情之一。

为何这麽说?因为蒋尚义除了是台湾人还是美国公民,夹在两岸与中美关係间,身份显得更加敏感,也因此较难获得中国信任,蒋曾二度进出中芯,回锅后仅担任副董事长1年便再度请辞,退休回美国生活。

梁孟松恐成欧美阵营公敌

为壮大半导体产业抗衡美国,中国陆续从台湾挖角多名台积电工程师与专业人才,不只梁孟松、蒋尚义,还有“台湾DRAM教父”之称的高启全及联电前副董孙世伟2015、2017年先后加入紫光集团。 此外,中芯历任执行长多来自台湾,包括:张汝京、邱慈云及王宁国等人,可见台湾多年来已有多位顶尖半导体人才外流中资。

受美国制裁衝击,中国近几年除了先进製程推进停滞,不少跳槽老将也为了避免招惹美方选择出走,中美争霸迈入科技战,至今恐怕已从国家跟国家的竞争晋升成对个人的清算,中国因芯片厂烂尾频传,掀起一波半导体整肃贪腐风暴,大基金高层纷纷中箭落马,遭带走调查。

至于美国,除了祭出芯片法案、组织Chip4划清界线,再透过媒体报道形成社会的舆论压力,如:美国电脑历史博物馆(CHM)对蒋尚义的访谈,以及《华尔街日报》表面上讚扬梁孟松为“台湾芯片魔法师”,实则警惕在两岸紧张情势升温与中美科技战进入白热化的情况下,梁孟松恐成了欧美阵营的公敌。

半导体寒冬将至 中芯7纳米何去何从?

与此同时,随著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剧,半导体产业的前景也出现更多杂音,虽然在製程技术上有所突破,但也可能使中芯陷入两难,受限于美国制裁,中芯难以取得先进设备,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透过DUV生产的7奈米製程不只良率、效率低,整体成本更高,中国是否会不惜成本持续推进7奈米製程,抑或是选择专攻成熟製程,确保产线获利,备受外界关注。

此外,中国虽大举砸钱,以“挖牆角”的方式汲取台湾人才,但仍旧无法成功複製台积电的营运模式,至今半导体实力仍大幅落后台积电与三星,不止如此,中国还有芯片厂烂尾与贪腐的问题,对其半导体未来发展来说更是一大阻碍。